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恋与】【许墨/Ares】月半明时 - 6 -

前文: - 1 -   - 2 -   - 3 -  - 4 -   - 5 -



随后的半个月,他们就真的如同热恋的情侣一般,在恋语市的每一个可以约会的地方约会。

悠然的眼中有对许墨毫不掩饰的爱慕和崇拜,而他也配合地代入“许教授”这个身份,体贴入微得让所有人羡慕。

当她挽着他的手出现在商场时,没有人怀疑他们只是逢场作戏,只有对金童玉女的羡慕和感慨。

“许墨,你觉得是这件好看还是这件好看?”悠然站在镜子面前比划着手里的两件连衣裙,却难以抉择。

“都试一下便知道了。”许墨坐在为顾客准备的沙发上,他的手边已经堆了好几个购物袋,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不耐烦的情绪,温和地提出建议。

然而当悠然换好了衣服从试衣间走出来之后,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我觉得两件都好看。”悠然在镜子面前转了一圈又一圈,对自己身上的衣服感到十分的满意,“怎么办啊?”

许墨走到了她的身后,伸手环住了她的腰。

穿在她身上的这条裙子是收腰设计的,显得她的腰不盈一握,让他忍不住将手搭在她的腰间,将她拉到自己怀里,低头细嗅她发间的清香。

“那就都买下。”

悠然看向镜子,原本站在她身侧向她推销自家产品的销售员因为这旖旎的氛围已经远远躲开,此时正低着头假装什么都看不见。

“你就不怕我把你卡刷爆了吗?”悠然的手指点在他的手背上,眼中的爱慕已经褪去,“Ares?”

许墨沉默了一会,才慢慢地收回了搭在她腰间的手,在她耳边低声地说:“我想公司会报销的。”

悠然重新扬起了笑容,转身亲在了他的唇角,声音也换上了撒娇用的语气:“许墨,你对我真好。”

然而就在她打算抽身离开时,却被他重新揽入怀中,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语调说道:“我真的很好奇,到底哪一面才是真实的你?”

“你看见的是我想让你看见的我。”悠然的双手攀上了许墨的背,加深了这个拥抱,这个姿势在外人看来亲密无间,可是她说出的却是疏离的话语,“或许都是真的,或许都是假的,谁知道呢?”

“服务员。”许墨主动结束了这个拥抱,他看向了在一旁装鸵鸟的服务员,眼中的笑意一如初时那般温柔,让人看不出一丝倪端,“麻烦帮我把这两件衣服都包起来。”

悠然走进试衣间,正对着她的镜子将她染上红晕的脸清晰地映照出来,她捂着脸,想要将温度降低下来,可是却制止不了胸膛里剧烈跳动的心脏。

许墨的手触碰过的地方似乎有火在烧。

她有那么一点后悔接下这个项目,去招惹许墨了。

她按照着自己的喜好去培养他,等她发现自己是在作茧自缚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她像是玩火自焚的人,偏偏他却越来越清楚该如何撩拨她。

更可怕的是,他要用她教他的手段去撩拨另一个女生。

他问她哪个面目才是真正的她,那么他呢?他的真实面目到底是许墨还是Ares?

悠然换好了衣服,走出了试衣间,许墨正提着买好的东西站在门口等她,看见她的身影,便扬起了那抹熟悉的笑意,整个人因此而明亮了起来。

走近了,便发现他的眼底只有她。

“累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休息一下?”许墨看着挽上他手臂的悠然,低声问道。

“不要。”悠然另一只手捏了捏肚子上几乎不存在的肉,“天天吃,我都胖了!”

“胖一点好。”他用的是她最喜欢的声线,声音里的温柔让人一个不注意便要溺亡其中,“你怎么样我都喜欢。”

“胖了这堆买回来的衣服就穿不上了。”虽然他说过可以向公司报销,可是这毕竟都是他用命换回来的钱,还是珍惜一点花比较好。

“穿不上了就再买。”可惜本人并没有这个自觉,他眼底的笑意更深了,让人一时之间分不清他说的是戏言还是承诺,“我养得起你。”

这话听上去真让人心动,而悠然确实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一声声,如同雷鸣般让人难以忽略。

快点结束吧,她快要招架不住了。

 

“难得你会约我出来。”李泽言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悠然了,虽然他们同在一个城市,可是只要出现在公众场合,她必然是跟许墨在一起的,像现在这种单独约见他的情况,更是他们回到恋语市的头一回,“玩腻了?”

“我看上去像是玩腻了的样子吗?”热恋的人还有三个月的热恋期呢,就算他们只是为了逢场作戏,也才过了不到一个月。

“那就是玩脱了。”对这个结果李泽言倒是感到不意外,从她那天和他说那番话的时候,他就料到了这个结局。

“我感觉你是在幸灾乐祸。”悠然并没有从他身上得到一丝丝的安慰,甚至能从他的脸上捕捉到一丝戏谑。

“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持续不懈地按照我的爱好培养女人往我床上扔。”李泽言是惯着她的,这一点体现在她无论干了多少混账事他都会耐心地替她收拾残局上面,可是这不代表着他不会落井下石,“看你在同样的事情上面吃瘪,我还是很开心的。”

李泽言还能开得出玩笑的情况下,代表着这件事的事态还不算严重,悠然的心稍微平复了一些,她一手托腮,一手拿着勺子搅拌着玻璃杯的冰块,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末了还忍不住叹气。

“要不我也往你身边塞几个男人?”看着她瞪向自己的眼眸,他还唯恐天下不乱地加了一句,“只要你喜欢,女人也行。”

“李泽言,我不缺男人。”

“那不就完了,Ares不过也只是个男人。”

悠然往后一靠,娴熟地交叠起双腿,姿势一变,她身为Queen的气场便又回来了,她一侧头,夹在耳后的发丝便往下滑落,虽不及长发那般妩媚,却别有风情。

李泽言并没有掩饰眼中的赞许,眼前这个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风情的女子,是他呕心沥血培养出来的,怎么能让他不自豪?

“你说,到底哪一个我才是真正的我?”

李泽言眼中闪过一丝讥讽,却并不是针对谁,对于这个问题他也是沉吟良久才说道:“面具戴久了,便不再是面具了。”

他们这些浸淫在风月场合多年的人,又有几个人能把持住自己,保留所谓的“初心”?



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谁都不肯率先踏出最初的那一步

不会开虐的放心,顶多吃吃醋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