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是时候把阻碍我写文的小妖精晒出来了

【EC】【NC17】【羞耻AU】【无能力】日久生情 - 11 -

前文:同人文文集汇总


性瘾。

这个病一直困扰着Erik。

在平时,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业界精英,有着良好的业绩,令上司满意的办事效率,让人羡慕的薪水。

但是一旦性欲主导了他,那么就如同毒瘾发作的人一般,无法抑制,必须得发泄出来。

那是Erik无法控制的事情。

人们总是对无法控制的东西产生恐惧,Erik也不例外。

被Charles轻易挑起的性欲正在折磨着Erik,渐渐蚕食他的意志,他想要将注意力集中在正在向Emma阐述的事实上,可是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直到他发现自己的叙述变得凌乱起来,谈话已经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之后,他不得不起身准备离开这间房间:“抱歉,我去一趟洗手间。”

察觉到Erik的状态有些糟糕的Charles连忙跟着他一起起身,想要追上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Emma拉住了他的手,在他手里塞了一样东西。

“只有你能帮他,Charles。”Emma似乎知道些什么,又或许只是她的第六感,“可是你要记得保护好自己。”

Charles根本没有去看Emma到底塞给了自己什么东西,只是点头答应之后,将手中的东西塞进了裤袋里,追着Erik出去了。

他不知道能不能帮助Erik,可是他不想看见他如此难受的模样。

Charles刚走进厕所,就被Erik拉了过去,关在狭小的隔间内,被狠狠地堵上了嘴唇。


后续戳我


最近有点小忙,更新也是相隔挺久的,而且一次也就只能更一点

因为最近精力实在有限,所以其他坑都要往后拖一下,想集中一下把这篇先写完

可能中途会抽点时间写一下酒茨什么的,但是哨向那篇可能还得往后拖了

最后,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w我会努力的

【EC】【羞耻AU】【无能力】日久生情 - 10 -

前文:同人文文集汇总


“抱歉我……”Charles匆忙赶到了和导师约定的治疗室,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超出了十分钟,可是当他推开门看见坐在导师对面的人时,不由得愣住了,“迟到了……”

坐在Emma对面的男人从容地坐在椅子上,若不是身处治疗室,Charles都怀疑他是来谈生意的,而不是来看病的。

“进来吧。”Emma在Charles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开始,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坐在对面的男人,可是他将情绪隐藏的太好,以至于她根本不能从他的表情里窥得他的情绪,“我想Lehnsherr先生不会介意的。”

“叫我Erik就好。”虽说是Erik自己找的心理医生,但是他并不打算在一开始都和盘托出,即使是Charles的突然出现,他也能将自己的惊讶掩饰的很好,毕竟那么多年来他都是这么过来的,“这就是你之前跟我提过的实习生是吗?”

就在早上Charles说出自己实习的时间的时候,Erik就已经有预感他们会在这里碰面,所以跟站在门口有些手足无措的Charles相比,他显得更加平静一些。

“是的,Charles,过来坐在这里。”Emma察觉到了Erik的意图,并不是每一个病人都会在一开始选择和心理医生毫无保留地坦白一切,可是若是不能让病人开口,那他们就可以回家养老了,“非常感谢你愿意让Charles过来,毕竟很多人不是很喜欢有旁人在场。”

“既然选择过来,那人多和人少便不在考虑范围内了。”

“这么说来,你是自愿过来的?”

“那是自然的。”

“那挺难得的,毕竟很多患者都是走投无路才会选择过来,看你的状态应该还没到那个地步。”

……

理论知识和实践之间总是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Charles虽说不太理解为什么Emma和Erik并不是立即讨论病情的问题,而是开始了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安静的坐在一旁听他们的聊天,并偶尔做一下笔记。

他不明白是什么不可告人的心理问题让Erik来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但他相信他很快就会说出真相,毕竟Emma可是出了名的心理医生,他可是申请了很久才申请到的实习机会的。

即便Charles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却依旧能吸引Erik的注意力,在闲聊中不自觉放松了警惕的Erik开始克制不住地看向他。

他还记得早上那场没有做到最后的欢爱,以及Charles虚软地躺在床上的媚态,光是想想,就足以让他的下腹紧绷起来。

Emma虽然察觉不到Erik的身体反应,可是她却能感觉到他看向Charles的目光不一般,于是她决定将Charles作为一个突破口。

“Erik你似乎对我的学生很感兴趣啊?”

Emma的话让Erik收回了在Charles身上露骨的视线,不过即使是这样,已经燃起的情欲却没有那么容易消散下去,他只能换一个坐姿掩盖住自己有些不受控制的部位。

神游天外的Charles回魂的时间比Erik慢了一点,过了几秒钟才发现Emma提到了自己,他连忙低头假装认真做笔记,可是才发现他的笔记本上写得密密麻麻都是Erik的名字。

真是糟糕。Charles连忙将笔记本翻了页,将写满Erik名字的那页隐藏起来,他在为Erik占据了自己大脑而感到烦恼,却不知道Erik也因为自己占据了他的思维而感到烦恼。

一步错,步步错,Erik并不想让Emma知道自己和Charles之间的关系,即使他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接下了和他的那场交易,至少在老师眼里,他应该维持一个乖学生的形象。

“只是怀念一下学生年代的日子罢了。”其实Erik的学生年代并没有什么值得怀念的,那是段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时间,“我觉得我们应该进入正题了。”

“愿闻其详。”

“我来之前有在邮件里提到过。”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要将自己隐藏了很久的事情告诉别人对于Erik来说还是有点艰难的,“但是我还是要问一下,你了解性瘾吗?”

性瘾。Charles在听到了这个词的时候倒吸了一口气,他了解过这种病的病症,毕竟它常常和性侵一起出现在教科书上面。

可是。Charles低下了头,若不是因为Erik有性瘾,他们之间,或许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任何交集。

他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他们的对话上,然后在笔记本上将他们的对话的重点记录下来。

这毕竟不是属于他的时间,而且就算知道了那又如何?Erik求助的并不是自己。



嗯,其实被肉拖了很久很久很久的剧情,虽说因为主题是性瘾,所以肉是必不可少的元素,可是这篇可是一篇剧情啊!

若不是因为要写肉,这篇应该是一篇中短篇吧……应该早就完结了才对

虽然如果中间没有拖那么久也该完结了……

我争取尽快写完吧,毕竟手上还攒着好多坑

【EC】【羞耻AU】【无能力】【NC17】日久生情 - 09 -

前文:同人文文集汇总


Charles不得不承认,Erik在床上做得让人无法挑剔。

就像明知道早上起来是要做的,但是他依旧将Charles的睡衣穿好,据他形容,亲手脱下别人的衣服是一件很有情趣的事情。

Erik是一个传统的德国男人,在生活细节上有着自己固执得几近刻板的坚持,只有在激情的时候,才会变得完全放开自己。

 

当Charles睁开眼的时,毫无防备的撞进了Erik那双灰色的眼眸。

有些时候Charles有些害怕对上Erik的双眼,他似乎要透过他的眼睛看透他的思想,看透他伪装在身体下面的灵魂。

就在Charles马上就要屈服在那审视的目光下时,Erik移开了目光。

可是就在Charles偷偷松了口气之后,他又马上变得紧张起来,因为Erik的目光并没有离开他的身体。


后续戳我


为什么要和谐我!!!

哇,仔细一看,这篇文已经将近一年没有更新了

我其实也已经接近半年没有上LOFTER了!

突然来了更新,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想说所有坑都应该不会弃,只是没想到这个不定期更新隔了那么久,这片应该也没有人再等了OTZ


呜呜呜我最爱的茨木终于出了,49天的乞讨根本没有改变我对他的爱,然后说到做到,出茨木就写肉文,剧透一下,下一篇是狮酒猫茨的梗,太太点的各种黄暴各种污还有生子育儿那种,这次保证全程甜饼绝不翻车!全是提前给2000粉的贺文吧!谢谢你们的关注!给你们比哈特!

【酒茨】【NC17】咬(带♂枪出巡后续)

前文带枪出巡:阴阳师同人文汇总


玩火之人终将引火自焚。

这句话用来形容现在的茨木是再适合不过了。

他还是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酒吞。

“嘴再张开一点,不要用牙齿。”酒吞慢慢诱导着动作略显生涩的茨木,“转动你的舌头。”

茨木抬眼瞪向那个不断向他提要求的男人,殊不知现在的他看上去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更像是在抛媚眼。


后续戳我


跟太太们一起开车感觉真刺激!

认识了好多画手太太还一起开车扯淡超开心的!

这本来是应该插在带枪出巡里的一个片段,后来没时间写就没写上去,然后再后来突然被告知今天得开车就又码出来了

过程一波三折最后还是写出来了,主题是颜X,希望大家吃的开心

【酒茨】【NC17】带♂枪出巡

灵感来源于歌曲《带枪出巡》,人设灵感来源于纯纯爹的艳鬼茨木

OOC是我的


“茨木呀,帮个忙好吗?”

对于一般人的请求茨木是不会给予回应的,但是对象是红叶就不一样了,毕竟是认识那么久的朋友,再加上看她的表情似乎是真的很困扰的样子,茨木决定帮她一把。

“这次又是什么?”因为长得漂亮又加上经常出没在红灯区,红叶被纠缠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是哪个贵公子还是登徒子?”

“两个都不是。”红叶苦恼的表情让茨木感觉这次似乎有那么一点不简单,“这次是一个……和尚。”

“和尚?”茨木想过很多种可能性,但是却没想到是这种,“这道题有点难啊。”

“帮个忙吧茨木。”生怕他拒绝的红叶提出了交换条件,“大不了我请你喝酒噢。”

“好吧。”连交换条件都提出来了,看来红叶这次是真的被逼急了,“十场酒,一场都不许少。”

“十场就十场。”红叶咬了咬牙还是答应了,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茨木喜欢去的酒吧可是一般人消费不起的,更何况是十场呢,“事成之后我就请你。”

“成交。”茨木的食指沿着酒杯的边缘来回滑动,他开始期待与这个纠缠红叶的人见面了,直觉告诉他应该是一场让他感兴趣的相遇。

酒吞遇见茨木是一个意外,而茨木遇见酒吞是蓄谋已久。

若不是红叶给了茨木一张高清照片,他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是她口中的“和尚”。

还是现在的寺院都允许和尚染一头桀骜不驯的大红毛和穿着弯腰就可以看见粉色乳头的衬衫?

茨木找到酒吞的时候,他正在撩妹,一头红发在霓虹灯下特别好认。(霓虹光影里象只妖兽出现)

感受到茨木的目光而回头的酒吞,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美人正向自己走来,及腰的长发随着她扭动的腰肢来回晃动,那妖娆的姿态让他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假发甩甩腰胯间扭来扭去)

“这位美女。”有美女在眼前不撩简直是不符合他的性格,“有兴趣和本大爷我一起共度春宵吗?”

茨木抬眸,琥珀色的眼眸中有波光流转,就连自诩阅人无数的酒吞也看的愣住了,只能看着美人的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点了点头。(带着美瞳的双眼笑得妖异)

事出反常必有妖,可是当茨木柔软的双唇贴上他的时候,酒吞闻着他身上奇特的香味,然后发生的事情他就记不清了。(第一眼我看到他就不再犹豫)


后续戳我


说要写了很久的这篇带枪出巡终于写出来了!!!

那么色气的歌词!虽然写不出同样色气的肉,可是总是控制不住打了鸡血的自己!!!

来个太太做个MV也好啊!!!我要控制不住我自己了啊啊啊

【狗崽】美男与野兽(中上)

前文:阴阳师同人文汇总


哪有人初次见面就让别人喊他大人的?妖狐虽然心中不快,可是他现在正在别人的家里,躺在别人的床上,怎么想都是弱势的那一方,于是他只好不情不愿地喊:“大天狗大人。”

这个称呼似乎打开了什么开关,大天狗身上带来的压迫感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让妖狐松了口气。

“你不是要挑战我吗?”大天狗越过他往门外走去,“我在餐厅等你。”

没有人会在餐厅里打架,大天狗在委婉地邀请妖狐共进早餐,而他并没有拒绝的意思,没有人会和自己的胃过不去。

妖狐坐在梳妆桌前,桌子上放着朱砂和眉笔,虽然不知道是谁准备的,但是既然放在他房间,那自然就是为他准备的。

坐在餐桌前的大天狗也不着急,他很清楚妖狐有描眉的习惯,事实上,他清楚他的每一个习惯。

相处的几百年的时光,足以让他熟悉那个人的一切。

“灯姐说。”妖刀姬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既然你已经醒了,那么也该见见老朋友们了。”

“转眼间又是一百年了。”百年对于他们这种大妖来说只是弹指一瞬罢了,可是对于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沉睡的大天狗来说,见见老朋友聊聊天足以让他清楚世间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时间过得真快啊。”

“这次也是只有一百天吗?”虽然不是自愿留在这里,可是妖刀姬也陪着他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百年。

“诅咒总有被解开的时候。”大天狗早已厌倦这样的生活,他以为自己已经痛到麻木了,可是现实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失去挚爱的痛苦永远无法被习惯,“轮回总有结束的那一天。”

而他能做的只有等待。

一百年一个轮回,而他不过也是在轮回中无法挣脱的可怜人罢了。

 

早餐是丰盛的,每一样菜都意外地合妖狐的胃口,这让他这个不速之客有一种自己是被宴请的客人的错觉。

妖狐抬眼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大天狗,他确定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对方,可是对方却给自己一种他了解自己一切的感觉。

这让他不由得联想到昨晚的青行灯给他讲的故事,以及那个真实却无法想起的梦,这一切让他忍不住怀疑他就是大妖一直在等的那个人。

可是他的命定之人难道不应该是温柔可人的漂亮妹子吗?眼前这个完全不符合他审美又冷冰冰的男人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啊?

大天狗是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看着他一时三变的表情,也能猜到不是什么好事了。

“怎么?饭菜不合胃口?”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妖狐的口味上千年来都没有发生过变化,只是大天狗觉得说“再不吃饭菜就要冷的”不太符合他的风格。

“啊?”沉迷于自己思绪中妖狐一时半会没有回过神来,愣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明白大天狗在问他,“饭菜很美味,谢谢大天狗大人的款待。”

妖狐这么客套的样子可不多见,可能是还没睡醒亦或者说睡傻了吧。大天狗这么想着,放下了手中的餐具。

看到他吃饱了的妖狐也不好意思多吃,只好赶紧多吃了两口就放下餐具以示自己已经吃饱了。

“走吧。”大天狗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羽毛扇,吃饱喝足就该解决一下遗留问题,“去外面打。”

刚从长眠中醒来的他,确实需要一些活动来舒展一下筋骨,和妖狐对战确实是一个好方法,毕竟要做到打赢他却不让他受重伤对于他来说一直都是一项挑战。

妖狐也拿起扇子紧随其后。

传闻在森林深处住着一位大魔王,他是御风的高手,古堡外围常年有飓风环绕,只有同样御风的高手才能穿越风层来到古堡挑战大魔王。

这就是支撑妖狐穿过森林穿越风墙来到大天狗面前的原动力。

可是,他能打败大天狗吗?

大天狗的翅膀在阳光下完全舒展开来,那第一眼看上去俗不可耐的翅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让人完全移不开目光。

最让妖狐感到惊奇的莫过于萦绕在那双翅膀上的风,随着大天狗动作而掉落的羽毛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随着他身上的气流而飘在翅膀的周围。

那是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让风都归顺于他啊。妖狐的表情开始严肃起来,他开始感到兴奋,那是即将与强者交手所带来的紧张感。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面对大天狗释放出来的气场,妖狐感觉自己的身心都颤抖了一下,但是他还是故作镇定地说,“若是小生赢了,你随小生处置,若是你赢了,小生随你处置,怎样?”

“可以。”大天狗没有多加犹豫就答应了,那爽快的态度让妖狐寻思自己是不是挖了个坑然后自己跳了进去。

“那小生就不客气了。”妖狐挥动折扇,气流在聚集在他的身边,然后随着他的动作往大天狗的方向打去。

大天狗翅膀一挥,萦绕在他身边的气流立刻卷起了狂风,那看起来无害的羽毛此刻变成了最致命的利器,妖狐感觉自己的手腕传来一阵刺痛,手中紧握的扇子从手中滑落,被狂风卷走。

狂风很快就停止了,风停时,妖狐看见自己的折扇落在大天狗的手上。

胜负已分。妖狐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臂,不得不承认自己彻底的输了,他们本来就不在同一个档次上,若不是大天狗手下留情,或许他就不仅仅只是手腕受伤那么简单了。

“愿赌服输。”妖狐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大天狗,他身上的气息已经收敛起来,不再给他带来压迫感,“你想怎么处置小生?”

大天狗抬起了妖狐受伤的手腕,在确认那只是皮肉伤之后将折扇放到了他的手中。

“我没有别的要求。”妖狐想象不出他面具下是一副怎么样的表情,只是他能看见他眼中那抹让他怦然心动的温柔,“我想你陪我三个月。”

“可以。”三个月,对于妖怪来说不过是生命中短短的一瞬,这个要求对于妖狐来说也不算过分。

命运之轮又重新开始转动,以百年为轴的故事又重新开始轮回,若是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局会是怎样。

余生太长,若是可以,大天狗想将剩下的时间拿来好好体会恋爱的感觉,而不是在重复的得到和失去中一遍又一遍地感受撕心裂肺是一种什么感觉。



最近忙到爆炸,更新时间都是挤出来的。

手上想写的坑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什么都好萌什么都想写啊!

可是完全没有时间啊!没有时间啊!!!痛苦!

【双酒】【NC17】无双

请大家看好TAG,这篇是双酒,我不接受以任何形式的掐CP,谢谢合作。



酒吞觉得自己是讨厌自己的哥哥的,讨厌那个明明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却完全相反的哥哥。

讨厌他到处沾花惹草招蜂惹蝶的性格,讨厌他勾人的模样,也讨厌他从来不顾虑自己感受的我行我素的样子。

但是酒歌就如同一团发光发热的篝火,吸引了无数飞蛾扑火的人,很少有人能抵抗他的魅力。

这一点,没有人比酒吞更清楚了。

 

“我回来了。”酒吞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从玄关开始就落了一地的衣服,一直延续到酒歌虚掩的房门口,暧昧的呻吟传入他的耳中,不用看也知道房内在上演什么戏码。

酒吞认命地将地上散落一地的衣服捡起来,丢到了沙发上,房间里传来的声响听得他心烦意乱,却又无可奈何。

最终他还是决定不再听这场活春宫,而是选择回到自己的房间。

在路过酒歌的房间时,酒吞还是没忍住往里看了一眼,正好对上了酒歌的目光。

汗水从他的脸颊滑落,沿着脖子一路往下,滑落到酒吞看不见的地方。在注意到他的目光后,酒歌微微勾起嘴角,并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被吻得艳红的唇,那模样要多勾人有多勾人。

仅仅只是一眼,酒吞都感觉自己的魂都差点被他勾走了,更何况是被酒歌压在身下的人,估计连自己姓谁名谁都忘了。

酒吞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作业上,但很明显的是他根本做不到,他满脑子都是酒歌那双红唇,以及在那上面滑过的舌。

他终于放弃了眼前一点吸引力都没有的作业,打算去洗个澡冷静一下。

 

酒吞看着镜子里的人,除了这张脸以外,他们没有任何的相似点。

他的手指轻抚在镜子里的人的脸上,他照着记忆中酒歌的模样,微微勾起嘴角,却始终没有办法像他一样笑得那么勾人。

即使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在想什么?”酒歌的声音从酒吞的背后传来,用的是他熟悉的懒洋洋的声调,“在想我吗?”

“才没有。”酒吞收起了笑容,将镜子上的手指收回,“比起这个,哥哥你那么快就完事了吗?”

“一点都不可爱。”酒歌走到酒吞的身后,赤裸的身体贴上了他的后背,将他压在镜子上,并在他耳边说道,“你想试试你哥哥我的持久度吗?”

“没有兴趣。”酒吞想挣脱酒歌的禁锢,却发现他无法挣脱,“放开我,我要去洗澡了。”

“那么巧啊,我也要洗。”在镜子的倒影里,酒吞看见他所熟悉的笑容,“不如一起吧。”

酒吞觉得自己应该是要拒绝的,毕竟他已经不再是小时候那个缠着哥哥要一起洗澡的小孩子了,可是他没有办法拒绝来自酒歌的邀请。

毕竟光是他呼在自己耳边那炽热的吐息,就足以焚烧他的所有理智,让他无法思考了。

没有人比酒歌更清楚怎么利用自身的优势去达到想要的效果,所以看着乖乖脱下衣服跨进浴缸的酒吞,他一点都不意外。

比起这个整天叫嚣着看不惯他的弟弟,酒歌还是很喜欢酒吞的,当然是很喜欢捉弄他,喜欢看他那故作镇定的面具被自己撕破,露出惊慌失措的模样。

那样子,真的是怎么看怎么想欺负他。

“我说,弟弟呀。”酒吞家的浴缸很大,大到足以容纳四个成年人在里面洗澡都不会觉得拥挤,而此时此刻酒吞则缩在了离酒歌最远的角落里,“离我那么远做什么,难不成你还害怕我吃了你吗?”

“当然不怕。”酒吞这么说着,向酒歌的方向挪动了一点点,但是也仅仅只有一点点。

酒歌在确定他不会在向自己靠近之后,便起身向他走去,最后坐到了他对面。

“你在害怕什么?”感觉到酒吞的身体因为自己的靠近而绷紧,酒歌的身体往前倾,逼近了他,“我们以前不都经常这样坦诚相见吗?”

被逼得无处可去的酒吞只好直面眼前的酒歌,在对上那双和自己眸色一样的双眼时,他又突然退缩了,和他对视只会被其吸引,这一点他早就知道了。

被吸引却又得不到的后果可能是万劫不复,这一点酒吞也很清楚。


中间这段戳我


“看你这样子,肯定又做了坏事吧?”阎魔还是坐在酒吧的老地方,翘着她那双白皙的大长腿,等着酒歌的到来。

“你怎么就不想想,我或许做了好事呢?”酒歌还是穿着他那件低领毛衣,阎魔眼尖地看见他几乎什么都遮不住的衣服下面那双被啃的又红又肿的乳尖。

在这天底下,酒歌几乎只会容忍两个人这么玩弄他的乳尖,一个还没出现,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

两人往吧台一坐,就足以吸引全场的目光。

“你疯了?”光是想到那个人是谁,阎魔就觉得头疼,“你不是不知道他是谁吧?”

“我知道啊。”酒歌接过酒保递过来的鸡尾酒,对他报以一个魅惑的笑容,然后又成功地获得了一枚芳心,“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阎魔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杯中的液体鲜红似血,“你们本就是同一个人,百年之后,总有一个人会消失,你可想好了?”

“有什么值得想的?”酒歌毫不在意的说道,“这副身体本来应该是他的,若不是那场意外,我本来就不该存在,所以当他想起一切的时候,就是我该消失的时候。”

“你不后悔?”

“有什么值得后悔的?”酒歌似乎在说一件与他毫无关系的事情,“他的性格本来经历了百年的磨练形成的,我是与他完全相反的存在,你若让我去经历千百年的孤单和寂寞,我可做不到。”

“你有考虑过他的想法吗?”阎魔看着他心意已决的模样,问了最后一句。

“若他有记忆的话,就不会有别的想法。”

这或许是对他们而言最好的结果,可是为什么在听到这个决定的时候,她的心里会有那么一丝难过呢?

不过这世间终究是没有所谓的两全之法,鬼王酒吞童子的回归,就意味着这个本来不该存在的人格必须消失。

阎魔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不再多想。



我个人是很喜欢这对CP的,所以一直在爆肝写,可是呢,应该不会有后续了,有后续也是酒吞X酒吞X茨木这种3P

结局已经交代,这篇脑洞我开的很大,可是应该是没时间写下去了,于是只好简要交代一下剧情。

两个酒吞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因为某些缘故酒吞从身体里分裂了出去,然后喝了孟婆汤走了奈何桥,酒歌是一个与酒吞完全相反的人格,然后因为耐不住寂寞所以玩忽职守跑到了人间去找酒吞,也就成为了他的哥哥。

就是酱紫,大家吃我安利可好!

【狗崽】美男与野兽(上)

我就纪念一下我那个一去不复回的童年


“你好,有人在吗?”妖狐推开了那扇古老而又沉重的大门,迎接他的是一片黑暗,“小生前来挑战大魔王。”

黑暗中,有一盏青灯幽幽燃起,妖狐才看清了有一个面容清丽的女子坐在油灯上,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你就是大魔王?”妖狐一向是爱美人的,他觉得自己不可能对如此漂亮的小姐姐下手。

“当然不是。”青行灯开口,声音让妖狐沉醉,“我只是这个城堡里一个掌灯的人罢了,你可以叫我青行灯。”

“那么,你可以告诉我大魔王在哪里吗?”妖狐松了一口气,然后问道。

“他目前还在沉睡,不过应该很快就会醒来了。”青行灯打量着眼前的妖狐,眼中流露出了一抹他看不懂的情绪,“在他醒来之前,你要听我讲一个故事吗?毕竟,又是一百年了呢。”

既有故事又有美人,何乐而不为?

“愿闻其详。”

青行灯讲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不懂得爱为何物的大妖,被下了诅咒之后不得以真面目示人,只能戴着其丑无比的面具,直到他懂得如何爱人为止。

剧情很老套,大妖最终遇见了一个他爱的人,但是结局并不是和童话故事一样以大团圆结局收场。

故事的最后,在人们对妖怪的讨伐中,大妖的爱人为了保护他被杀死,最终在大妖怀里离世。

失去爱人的大妖,并没有解除诅咒,只能在漫长的岁月里,独自等待爱人的轮回转世。

“那么他等到了吗?”妖狐不自觉地被这个故事吸引,他早已忘记他来到这里的目的。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青行灯笑着,将他推到了楼梯口,在那里,姑获鸟在等着他,“天色已晚,姑获鸟会将你带到你的房间,今晚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吧。”

等到妖狐躺在那张松松软软的床上,他才想起他的目的。

“小生不是来挑战大魔王的吗?”

目的似乎已经变得不太重要了,妖狐的脑子里满是青行灯给他说的那个故事,最终沉沉睡去。

在梦中,他看见自己满身是血地躺在一个陌生的男子怀里,他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记得对方有一头如同阳光一样耀眼的金色短发,以及一双黑色的翅膀。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微弱的像是随时会消失一般,说着:“若是有轮回,你还会等小生吗?”

“我等。”

“那如果……小生没有来呢?”

“五十年也好,一百年也罢,你若不来,我就一直等你,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等到你。”

妖狐不敢去细想他话里的深情代表着什么,百年的等待并没有让他学会放弃,反而让他变得更加坚定。

他可是自己的命定之人啊,从出生以来,一直在寻找的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妖狐睁开眼睛的时候,残留在他眼角的已经变得冰凉的泪水沿着他的眼角滑落,这让他感到疑惑,他隐约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可是无论他怎么回想都想不起来。

依稀只记得梦中的人有一头如同太阳般耀眼的金发,以及一双纯黑色的翅膀。

就在妖狐努力回想自己做的梦时,窗帘突然被拉开,清晨的阳光照了进来,洒落在站在床边的人身上,似乎为他镀上了一层金光。

妖狐被这突如其来的阳光蒙蔽了双眼,一时无法看清是谁站在窗边,只能模糊地看见一双巨大的翅膀。

“阁下是谁?”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妖狐还是对这个突然出现在他房间的人没有一丝好感,“大清早的,出现在小生房间是有何贵干呢?”

“这是我家,我想去哪里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吗?”那人开口,声音陌生而又熟悉,妖狐却想不起是在哪里听过。

待到妖狐终于习惯了光亮,才看清楚眼前的人的模样。

与那好听的嗓音不符的是,那人戴着丑陋无比的面具,翅膀也并非梦中那般是纯黑色的,而是夹杂着金色,虽然算不上难看,但是也绝对不符合他的审美。

“我就是这座城堡的主人。”大天狗站在窗边,享受着久违的阳光,“听说你在找我?”

“你就是小生要挑战的大魔王?”眼前的人看上去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妖狐以为他要找的是什么异于常人健硕无比的妖怪,很显然眼前的人并不符合他想象中的那副模样。

“我并非什么大魔王,你可以叫我大天狗大人。”



为了写这篇文还特地去看了一遍美女与野兽,感觉迪士尼出品必属精品这件事情确实没错,那么久之前的动画我现在看起来还是会被触动

大家有空也可以去回顾一下,不过也可以等一下即将上映的真人版!

反正就是一个很俗套的故事,但是感觉莫名地适合狗崽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