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似乎消失了很久,爬出来说明一下,最近在准备期末,国外大学的期末几乎都是争分夺秒的学习,完全没有时间写文,诈尸一下表示我并没有弃坑,等我考完了一定爬上来更新……

【FGO】【 帝韦伯】飓风 - 叁(NC17) -

前文:- 序 -   - 壹 -   - 贰 -


亚历山大本来是想在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之前将韦伯叫醒的,没想到无论他怎么摇晃韦伯的身子,他都无法从睡眠中醒来,于是只好作罢。

“老师……”即使是亚历山大,也无法揣摩自己老师的心思,所以当他看见亚里士多德的眉头一皱,就本能的心虚了,“他的训练都做完了。”

“你太惯着他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韦伯在亚历山大的帮助下完成训练了,亚里士多德很清楚,可是却一直不点破。

“我知道错了。”幼帝底下了头,韦伯还靠在他怀里,睡得很沉对外界的一切都无法感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可否认的是,亚历山大是亚里士多德那么多学生中称得上是优秀的存在,他也很清楚自己这位优秀的学生的想法,他并不善于隐藏自己,也不需要隐藏自己。

“老师,你找到让他回去的道路,或者说他来这里的目的了吗?”

亚里士多德看着马背上的少年,他有着让无论男女都为之倾倒的容颜,也有吸引无数幕僚为他出生入死的性格和能力。

这就是足以让这位少年不惜一切代价追逐着他的脚步,穿越时空来到此处的理由吧。

“既然他出现在这里,必然有他的理由。”亚里士多德给出了一个模凌两可的答案,“他于你而言就像一个宝具,可是以你现在的能力,尚不足以拥有他。”

“那我成为了王,就有拥有的资格了吗?”

“你若成为了王,便无法保护他。”

对于这一切仍毫不知情的韦伯睡的兀自香甜。

韦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正当他仍然处于不太清醒的状态时,他毫无防备的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红色眼眸。

亚历山大正趴在他的床边,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看。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孔明在看到幼帝之后,下意识去抹了抹自己的嘴角,希望自己睡觉的时候并没有做出丢人的举动。

“老师说你昨晚睡的太早,今天起床一定会嚷嚷着要洗澡也要吃东西,所以就让我等在这里啦。”幼帝看着眼前少年幼稚的动作,重复着老师出门前的交代,“还有老师说,他要出去游历一段时间,在他回来之前你的训练都是由我负责哦。”

那个老不休!原来以为他会放过自己一段时间,结果没想到他还是找到方法来折磨自己。

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要来到这个节点啊!

“韦伯你,不想跟我呆在一起吗?”看到那张绝美的脸上露出了难过的表情,韦伯赶紧摇头,幼帝这张脸的杀伤力太大了,他有点招架不住。

“那么!”幼帝向韦伯伸出了手,附带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们走吧。”

啊,这简直就是犯规。韦伯将手搭在那双尚显稚嫩的手上,即使是身为Rider伊斯坎达尔的模样就足以让他心动了。

韦伯希望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毕竟这份心动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后续戳我


最近沉迷活动无法自拔……往死里氪出了师匠结果发现养不起也是难受的不行

还有三次元的一些琐事之类的

不过更新还是要继续的,虽然这些都是存稿了

【FGO】【 帝韦伯】飓风 - 贰 -

前文: - 序 -   - 壹 -


在得到了亚里士多德的承认之后,留在这个地方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未知的节点,无法确认的目标,不知是否存在也不知身在何处的圣杯,对于韦伯来说,这是一次不知目的灵子转移。

既然不知道目的,那么就代表着一直待在这个节点的可能性。

虽然很无奈,可是韦伯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不过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若是能避免战斗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若是不能避免,借用孔明的力量也是可以勉强逃脱的。

唯一让韦伯感到不爽的一点就是,作为君主埃尔梅罗二世的自己,居然被迫重返课堂,作为一个学生与其他学生一起上课。

身为Servant被赋予了在降临的同时便立即了解当地的语言这项技能,而且还依靠着庞大的知识量立于时钟塔教师讲台的自己,怎么说都不像是要上课的样子,可是在亚里士多德的压迫之下,只能乖乖回到课堂上。

在一开始的时候,韦伯不是没有尝试着去联系自己的Master和罗曼,可是无论是通过自己的现有知识或者是通过亚里士多德庞大的资料库所寻找到的资料,他依旧找不到回到迦勒底的办法。

久而久之,便随遇而安了。

所有的偶然都有着它的必然性,既然自己是因为一个意外来到了这个节点,那么就必然会有自己非来不可的理由。

至少韦伯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我说你啊。”在骑术课程上被坐骑颠簸得半死的韦伯,在从马上掉下来的瞬间被幼帝稳稳地接住了,“我以为经过老师的教导你的骑术会稍微好一点,结果还是从马背上掉下来了吗?”

马术训练是韦伯和亚历山大唯一相同的一门科目,所以幼帝见证了他无数次从马背上摔下来的情景。

“我是军师……”韦伯有气无力地为自己平反着,即使这并不能改变什么,“骑马这种那么野蛮的运动根本不适合我啦。”

“明明就是你太弱了。”亚历山大毫不留情地拆穿他一点可信度都没有的谎言,“我发现你和其他人相比体力明显更差诶。”

“胡说。”因为腿软而只能靠在幼帝身上才不至于让自己跌倒的韦伯哼哼道,“明明是因为你们根本就不是人,怎么有可比性嘛。”

作为神之子,幼帝亚历山大的容貌绝对是上乘的,韦伯也曾经因为他不经意的笑容而感觉到怦然心动过,当然,一旦联系到他长大后的样子,那份心悸就立刻变成了顿胸捶足。

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将这个红艳美少年变成那样的!简直是暴遣天物啊!

看到韦伯那副已经将体力彻底透支的模样,亚历山大觉得他似乎已经无法将课程继续下去,只好提议道:“要不今天就到此为止?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行啦。”韦伯发出哀嚎,亚历山大都能看见那双眼睛里有泪花在闪烁,“如果不能完成那个老不休布置的任务,下节课他会给我加倍的!加倍啊!”

仅仅只是基础练习量就已经让韦伯叫苦不迭,在加倍的话估计他要一个星期都下不了床。

“你就不能好好叫老师吗?”

“是他自己不让我叫的。”严格来说,称得上韦伯的老师似乎只有初代埃尔梅罗,虽然亚里士多德的才能足以让韦伯称他为老师,可是他本人却不愿意接受 这个称呼。

其原因,大概是与他体内的诸葛孔明有着脱不开的干系吧,即使他极力隐藏,可是还是让亚里士多德看出了一丝端倪。

亚里士多德让韦伯最忌惮的一点就是这里,即使接触了那么久,他依旧不知道他到底摸清了自己多少底细。

“还差多少啊?”

“还有一套基础练习啦……”耐力一直是韦伯最差的一项能力,魔术回路虽然能强化别的地方,却无法强化耐力,正是因为无法强化才要加强练习,看穿了这一点的亚里士多德每次都会在这一方面给韦伯布置超过他能力范围的练习量。

“真拿你没办法。”亚历山大将宝马唤过来,将身体虚软的孔明扶上马,然后再他支撑不住几乎要摔下来之前翻身上马,将他的身体支撑住,“我帮你一把吧,军师。”

幼帝将弓箭塞到韦伯的手里,用双腿夹住马腹让它保持移动,然后紧握着韦伯的手将弓箭抬起,用自己的力量指引他拉弓。

因为这个姿势,韦伯的后背紧紧贴着亚历山大的胸口,他能感受到他胸膛因为呼吸而上下起伏,也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轻拂在自己的后颈上。

“集中精神。”似乎能感觉到韦伯的分神,亚历山大提醒道,韦伯顺着箭头的方向望去,他的手被幼帝的手包裹住,拉弓的力道也只用了一成,力道全部掌控在幼帝的手中。

在韦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亚历山大松开了手,他只听到离弦之箭划过空气的声音,然后就看到箭稳稳地刺入靶心。

“看清楚了吗?”亚历山大的声音在韦伯耳边响起,鼓动着他的耳膜,让他根本没有办法专心。

“没有。”

“那就再来一遍。”

靠在亚历山大怀里的韦伯将体重全部压在幼帝身上,这让他轻松很多,在他的指引下,最后一组的练习几乎不怎么费劲就完成了。

“送我回去吧,亚历山大。”即使与成年后宽阔的胸膛不一样,幼帝的怀抱依旧让韦伯感受到安全感,“我腿软了。”

“就你这个样子,怎么上战场打仗?”亚历山大虽然感觉到了无奈,可是还是没有将韦伯赶下马,“敌人随随便便就能将你砍死。”

“你会保护我的。”这并非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就像是圣杯战争中无数次战役一样,伊斯坎达尔总是能将坐在他身边的韦伯保护好。

“哦?所以你是要成为我的军师吗?”

“只要你成为王,我便追随你。”或许是因为过于疲惫,韦伯的声音开始变的模糊不清起来,“永远……效忠于你……”

亚历山大看着靠在自己怀里,呼吸逐渐平稳的韦伯,说道:“一言为定。”




最近好忙好忙,更新可能会很慢很慢,但是争取一抓到时间就码文

虽然宁愿躺在床上也不愿意起床开电脑才是现状

但是我会尽力的啦!

说起来在三藏池里歪出了狂兰的我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FGO】【酒茨】【NC17】双缠(一发完)

FGO注意!

GL注意!


待到就茨木察觉到酒吞的气息时,她已经被空气中甜腻的酒气所缠绕,独特的浓烈的酒香代表着独特的人。

“直到现在才察觉到奴家的气息,你变弱了呢,茨木童子~”酒吞苏媚入骨的声音在茨木的耳边响起,她的气息拂在茨木的耳边,那原本就让茨木感到微醺的酒香在她说话的时候变得更加浓烈了。

“酒吞……”酒吞的酒气比起她的酒更加危险,若只是单单的烈酒的话,只会让人因为醉酒而发酒疯而已,如果是酒气的话,还会让人在不清醒的状态下不自觉的发情。

简单来说,就是会催动情欲的气息。

后续戳我


因为立了FLAG,抽到酒吞就写酒茨H,结果没想到一发十连出了两,我也是震惊了

这篇算是一个小小的尝试,所以只有一点点

酒吞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每天抱着我的吞prprprpr一天都不会累!

最后,祝大家都能抽到想要的卡~

【FGO】【 帝韦伯】飓风 - 壹 -

前文: - 序 -


在历史上,始终无法定夺的是亚里士多德到底有没有成为从者,以他的智慧和成就,是足以进入英灵池的,可是因为从未有他被召唤过的记载,所以即使是拥有强大知识库的韦伯,也无法确定他是不是从者。

然而,用能不能成为英灵来衡量一个人的成就,未免太过肤浅了。

在见到亚里士多德之后,韦伯是这么想的。

“老师,我带来了一个迷路的旅者,我想老师或许会有办法帮助他所以就带了过来了。”亚历山大是这么介绍韦伯的,“他说他叫韦伯·维尔维特。”

著名学者用那双深邃的眼睛打量了韦伯半晌,那种如同被看穿灵魂的审视让他感觉到不安,却又无处可躲,维持在青年模样的他即使是像伪装也会被轻易的看穿。

“迷路了吗?”沉吟许久的亚里士多德开口了,可是他的话却让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的韦伯再度紧张了起来,“这可就难办了呢,来自时空的旅者。”

糟糕。韦伯握紧了身上披着的红色外袍,他努力想要维持平静的脸上已经出现了裂痕,在这被识破了身份的自己,在Master不在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多少战斗能力。

或许此时借助诸葛孔明的力量会能让自己摆脱这种困境,可是韦伯并不打算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亮出自己的王牌。

眼前这个状态真的糟糕透了。

亚里士多德看着眼前这个紧绷着身体做好了逃跑准备的少年,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善意的微笑:“不用那么紧张,我想你来到这里并非是因为偶然吧?”

并非偶然吗?韦伯下意识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不明就里的亚里沙大,他似乎不是很能理解眼前的状况。

“我想你应该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亚里士多德似乎也明白了此时并不是最好的说话时机,“在上完课之后,或许我们能好好探讨一下。”

真是糟糕而棘手的一个人。在亚里士多德离开之后,松懈下来的韦伯往后退了两步,无论什么时候,他在对上这些一眼就能将他看穿的人时总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简直就像遇上了天敌一样让他束手无策,即使身为埃尔梅罗二世的自己没少跟这些人打交道,可是每次都让他觉得血液逆流一般难受。

都是一群老狐狸。

“你没事吧?”亚历山大上前一步撑住了韦伯摇摇欲坠的身体,这个时候韦伯才发现自己比这位幼帝高了不止一点。

“还能勉强撑住啦。”韦伯算是近距离地观察了眼前这位幼帝,出了除了发色和瞳孔的颜色与成年后的他一模一样之外,眼前的亚历山大与自己记忆中的那位粗旷的伊斯坎达尔简直就不是同一个人。

“呜哇。”终于支撑不住自己的韦伯捂着头蹲下,忍不住地哀嚎道:“这十年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从这么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长成了糟大叔啊。”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对于后来的事情一无所知的亚历山大完全不能理解此时韦伯的举动,或许正如老师所言,来自时空的旅行者跟其他人的思维回路就是不一样的吗?

不管怎么说,还是稍微远离一下比较好吧。亚历山大心里这么想着,便离开了房间,留下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韦伯独自留在原地,自言自语地抱怨个没完。

 

若是让韦伯抱怨此时此刻的处境的话,给他三天三夜的时间他都讲不完,然而在面对不知道底细的亚里士多德面前,他还是收起来埋怨,认真去面对。

“你是魔术师吧。”

“是的,您说的没错。”

在亚里士多德面前,所有伪装都是没用的,韦伯在挣扎了一个下午之后放弃了抵抗。

毕竟他可是伊斯坎达尔的老师。

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让韦伯对他报以十足的尊敬。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亚里士多德并不会对他做出任何伤害动作的前提之下的。

毕竟一旦牵扯到斗争,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作为圣杯战争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如果没有Rider,如果不是Rider,或许他早就连渣渣都不剩了。

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让自己承认,自己并不是一个优秀的魔术师这件事情。

他不是不羡慕那些有着优秀魔术回路的魔术师,可是无法改变的事情就是无法改变,即使不能作为一个魔术师向他人证明,他也通过自己的方式在时钟塔立足了。

“那么……请允许我再问一个问题。”亚里士多德的眼中闪过睿智的光芒,这让捕捉到这一点的韦伯变的紧张起来,“你和我的学生,亚历山大,有什么关系呢?”

“唔……”韦伯的担心还是变成了现实,呻吟从他的喉咙里不受控制地溢出来,“只有这个……”

“不能说吗?”

“与其说是不能说,倒不如说是不知道怎么说。”韦伯捂住了他的胃,虽然变回青年时期的模样,可是只要一发生让他觉得棘手的事情,他的胃就开始隐隐作痛。

“可是我总不能任由一个无法取得我信任的人留在我的学生身边。”亚里士多德的话如同惊雷一般在韦伯的耳边炸开,惊得他颤抖了一下,似乎一时间无法理解他话里的含义。

“原来是这样吗……”亚里士多德的话惊醒了对自己处境仍然感到迷茫的韦伯,他为他指明了一条方向,这就是他日日夜夜所追求的东西,“我一直以来所追求的,不就是他的认可吗?”

“什么?”一句话就给对面的青年带来了如此大的刺激,这是亚里士多德都没有想到的结果。

“得到那位君王的承认,成为足以辅佐他的军师,想要再次站在他身边和他并肩作战,以及……”青年那张仍显得不成熟的脸上露出了坚定的表情,“以他承认的战友陪他慷慨赴死,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到底是谁,亚里士多德觉得这一点已经不需要被明说了,他眼前的青年说的每一句话的真实性也不必去质疑,他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

那是一种,即使不顾一切都无法改变一丝一毫的坚定。



不知不觉王妃都已经羁绊七了,毕竟只有两个月而已!

天天拉着王妃在迦勒底加班的我良心一点都不会痛呢!

【FGO】【 帝韦伯】飓风 - 序 -

在第三次灵基再临之后,一时半会找不到方法变回埃尔梅罗二世模样的韦伯感到无比的烦恼,可是他又没有任何头绪和办法。

即使斯忒诺解释过这就是他“想法之原点”的模样,可是顶着这幅不成熟的模样,他很难让自己平静下来并接受他。

失去了成熟外表的伪装,对他而言是一件麻烦不过的事情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会给他带来一些麻烦。

然而还没等他找到解决方法,就接到临时的紧急任务,在怀揣着复杂心情的情况下,他们开始了灵子转换。

“一切正常……唔,今天的天气是暴风雪吗?似乎有些不妙呢。”

明明是罗曼的自言自语,放在平时,韦伯并不会在意,可是今天的他却莫名地记住了这句话。

“反召唤系统,启动。开始进行,灵子转换。距离灵子转移开始,还剩3、2、1……”

“全工程,完成。开始,实际验证,冠位指定。”

在经过短暂的失神后,韦伯发现来到了不知名的地方,但是无论这里是哪里,肯定不会是他们原来的目的地。

他们原来的目的地是哪里?中国?没记错应该是。

“啊,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嘛!”韦伯尝试着去寻找他的Master,却发现他们完全失去了联系。

更不用说那个搞出那么大乌龙的罗曼了,之前那么多次转移都不曾出过问题,突然出了那么大的问题,肯定和他逃脱不了干系。

就算留在原地一味埋冤这个已经无法改变的事实,还不如认清现实之后寻求解决方法。

韦伯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体,魔术回路正常,诸葛孔明的力量依旧在自己的体内正常地运作着,唯一不能控制的就是现在的他无法变回埃尔梅罗二世的模样。

如果是埃尔梅罗二世,而不是韦伯·维尔维特的话,一切都会容易很多吧?毕竟还有那堆必要时很有用的伪装。

“居然能说出作为主角而战的时候,这个模样的我是最强的这种话,难道Ride都是那么不靠谱的吗?”

就在韦伯还停留在原地不知道往哪里走的时候,他听见了马蹄踏过路面的声音。

黑色的宝马以极快的速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带起的气流差一点将韦伯掀翻在地。

“什么嘛你这个人!就不能好好看路吗!”话语不经过大脑就直接脱口而出,骑在马背上的红发少年勒住了缰绳,回头看向了站在地上的纤弱的魔法师。

“哎呀原来这里还站了一个人,因为太矮了所以没注意到呢。”少年让马踱步回韦伯身边,毫无愧疚之意的笑着,“你穿的好奇怪啊,是从哪里来的旅者吗?”

本来还想叫嚣“如果你不是骑在马上怎么会比我高”的韦伯在少年转头看向自己的时候,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即使眼前的人的模样跟自己召唤出来的人的样子完全不符,可是在那次圣杯战争之后,他没少查阅关于他的资料。

及时后来发生的事情证实了历史记载的亚历山大大帝和自己所看见的模样不符,可是还是有证据表示,年轻时的他,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

可是,还是不敢确定。

直到他来到自己面前,近距离接触了之后,他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你是迷路了吗?”少年看着韦伯,露出了不解的表情,“我叫亚历山大,这里是希腊。”

上帝啊。韦伯往后退了两步,他知道他脸上的表情肯定很复杂,因为他眼前的少年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他以为今生都不会再相见了。

“你怎么了啊?不舒服吗?”少年从马背上跳下来,面对面站着的时候韦伯才发现自己甚至比他高了一个头,“我现在正在前往老师那里,如果你迷路了的话,或许老师会有解决的方法,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历史上,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师,是古希腊最著名的学者亚里士多德。

“如果真的有帮助的话。”或许去寻找亚里士多德的话,能找到解决的方法也说不定,韦伯这么想着,握住了少年向他伸出的手。

事实上,从以前开始,他就没有办法拒绝来自这个征服王的邀请。

就像一个臣子,无法拒绝自己膜拜的王的邀请一样。

“说起来,我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

“韦伯。韦伯·维尔维特。”

胯下的宝马迈开了蹄子狂奔了起来,韦伯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感觉了,狂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的感觉。

就像是飓风一样。


终于把这篇攒了很久的文发出来了,在肝完活动抽到满宝大帝和二宝孔明之后就开始着手写了。

当时说好的抽到一个就写1w字,这么算算这大概是一篇8w字的长篇??

呜哇好可怕

但愿能如愿以偿的写完吧

愿大家都能抽到自己想要的卡啦~

【EC】【羞耻AU】【无能力】日久生情 - 15(完结) -

前文:同人文文集汇总


彻夜的体力活动让Erik也睡了好久才一团糟的床上醒来。

比想象中还要烈的药性让他们做了整整一个晚上,以至于到最后他自己也体力不支地倒头就睡,直到现在才清醒过来。

Erik转头看向睡在一旁的Charles,然后猛然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

药效退去后,血色似乎也从他脸上退去,昨晚绯红的双颊现在毫无血色,苍白的如同白纸一样。

那并不是正常的现象。

“Charles?”Erik推了推Charles的身体,可是却没有办法将他弄醒。

Erik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仔细观察后发现Charles的呼吸也变得很微弱,可是也不至于没有。

关于之后是如何将Charles的身体简单清理然后送去医院的这段记忆变得十分模糊,等Erik从不知所措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手术室外面,而手术中的灯刺痛了他的双眼。

“我到底在干什么?”Erik将脸埋在手掌里,发出如同受伤野兽一般的呜咽,“我到底做了什么?”

回应他的只有空无一人的走廊,以及还亮着红灯的手术灯。

 

等作为家属被通知的Raven匆匆赶到时,Charles已经被从手术室推出来了,脱离了危险期却依旧在昏迷的他躺在病房里,脸色依旧苍白,如同易碎的幻影一般,轻轻触碰就会碎了。

“我以为你会保护好他。”Raven将坐在床边的Erik拉到走廊上,揪着他原本就凌乱的衣领,咬牙切齿地对他说,“结果你就这样对他?”

“我很抱歉。”似乎只要离开了Charles,Erik的理智就会稍稍回笼,但是他选择彻底放弃整理自己一团糟的大脑,放弃了思考,“对此,我真的很抱歉。”

“放过他,Erik。”Raven也看得出来Erik的状态很糟糕,他的状态并不比她那个躺在床上的哥哥好到哪里去,“如果你对他只有伤害,那就放过他。”

“放过他吗?”Raven的话如雷贯耳,让Erik清醒了过来,可是却又陷入了更深的迷茫,“放开他就是对他好吗?”

如果Charles醒着的话,肯定要说Raven几句,让她不要为他擅自做决定,可是即使违背自己哥哥的意愿,她也无法眼睁睁看着他继续受到伤害。

所以她点了点头。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在Raven以为Erik不会继续这场谈话的时候,她听他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句:“那么……谁来放过我呢?”

“疯子。”Raven看着Erik离开的背影,嘟嚷了一句,可是还没等她推开房门,房门自己打开了。

“你不能替我擅自下决定,Raven。”刚从昏迷中醒来的Charles非常虚弱,可是他依旧坚持地从床上挣扎着起来,想要阻止她,只可惜晚了一步,“造成现在这个后果的是我。”

“你应该回床上躺着去,你刚从手术室出来。”Raven对Charles的行为很不理解,他明明虚弱的就快倒下了,可是他还是踉跄着想要追上离开的Erik,“Charles!”

“我必须去找他。”Charles固执起来,没有坳得过他,“谁都不能阻止我。”

“傻子!”Raven最终也无可奈何了,只能陪着自己任性的哥哥去追Erik。

 

Erik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从跟Raven结束谈话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大脑就变得一片空白,仅凭本能行动。

在医院这种见惯了生离死别的地方,大家都没有空去管一个失魂落魄的人。

希望与绝望,在这里显得在正常不过了。

可是这并不代表没人在意。

“Erik!”在听到Charles声音的时候,Erik还以为是自己太过疲惫而出现了幻听,可是等他停下来回头看的时候,他真的看见了Charles,正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站着。

“Charles?”Erik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一如他充斥着欣喜与难过的心情一般复杂,“你醒了?不对,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不能让你离开。”Charles轻轻推开了一直搀扶着他的Raven,走向Erik,“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面对一切。”

“你真的不会离开我?”这无疑是Erik最想听到的话,可是他在面对唾手可得的幸福时却犹豫了,“不,你应该离开我的,Charles,我不能给你幸福。”

“你不需要给我任何承诺。”短短的几步路却耗费了Charles为数不多的体力,可是他依旧执着地走到Erik面前,直视他的双眼,似乎只有这样让会让他相信自己,“只要你不逃避,剩下的都交给我。”

这是他听过的最美好的承诺了。Erik想。直至此刻他终于将那层迷雾拨开,隐藏在背后的就只有一个想法。

他想得到Charles,想一直拥有他。

即使自己能带来给他的只有无尽的伤害。

“你应该离开我的。”因为知道他有多么美好,所以才不能纵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去伤害,Erik往后退了一步,“我能给你带来的只有伤害,我甚至会背叛你。”

Erik往后退一步,Charles便往前逼近一步,直到他无路可退为止。

“那就伤害我,我说过的,如果无法爱我,如果承认爱我会让你感到害怕,那就讨厌我,那就伤害我,将你的痛苦施加在我的身上。”Charles紧逼着Erik,他都快要贴在他的身体上了,“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这样的距离让Erik感到害怕,在Charles面前他的伪装似乎都被轻易的看穿,他能看透他的灵魂,“我会带给你比现在更多的痛苦,你根本无法承受的,Charles。”

“那就一起去死吧。”Charles的神情认真的不像是在开玩笑,“带我下地狱。”

Erik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无力挣扎了,第一次有人看透了他内心深处最阴暗的想法,并坦然的接受他。

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重的承诺了。

Erik伸出手,将近在咫尺的Charles抱进怀里,紧紧的,似乎想要将他揉进身体里,将他融入骨血里,这样自己的每一次心跳,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我想和你在一起。”Erik已经记不清自己上次坦诚的诉说自己的感情是什么时候了,害怕爱人,害怕被爱,因为他承担不起再一次被背叛的痛楚,“不要离开我。”

对于Charles而言,这是比“我爱你”更重要的承诺,泪水不受控制地涌上眼眶,他用尽所有力气回应着Erik的拥抱,然后用哽咽的声音说:“好。”

或许在那之前,他没有办法拯救他,可是从此以后,他不会再让他孤单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伤害。


END


后记:

真的非常感谢一路陪我走来的你们,从XFC萌上EC之后,也断断续续萌了好久了,文也写了不少,虽然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可是喜欢这对CP的感觉是不会变的。

对我来说,与其管那些破事,还不如圈地自萌开开心心的写自己的文产自己的粮比较好。

因为不管有没有人看,写文就会让我开心这一点是永远不会变的,虽然中间也有瓶颈期,也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构思期,写出来的东西可能根本不是脑子想的东西。

可是想要表达自己对这对CP的喜欢,想写出自己心里的EC,能够写出自己心中的EC,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我欣喜若狂了。

那么,我们下一篇文章再见w

【EC】【NC17】【羞耻AU】【无能力】日久生情 - 14 -

前文:同人文文集汇总


Erik看着Charles那张潮红的脸,无法确认他的脸红是因为自己那杯珍藏的红酒还是因为自己往红酒里加的药。

但无论如何,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Erik将已经瘫软在沙发上动弹不得的Charles抱起,从沙发上挪到卧室的床上。


后续戳我


快点夸奖勤劳的我030

如果没有意外这是倒数第二章,下一章就应该能完结了

这篇文拖了太久了,原本构思好的细节早就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个大概的框架和轮廓

依旧感谢支持我到现在的你们

有生之年的完结系列

【EC】【羞耻AU】【无能力】日久生情 - 13 -

前文:同人文文集汇总


Erik当然不会和别人分享Charles,他只是想看看对方的反应,在看到他如此坦然的接受了自己的诱惑之后,感到惊讶的反而是他。

原来经不住诱惑的不止有他一个人。

Erik将约定好的金钱塞进身下那人的手里,然后拽着Charles离开了。

在寂静的露天停车场里,凌乱的脚步声,交杂的呼吸声显得格外清晰。

Erik拿出钥匙,将车门打开,把Charles推了后座。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没有车。”在狭窄的车厢后座里,Charles的动作被限制得死死的,他无法挣扎或者逃离,他也没有这种想法。

“我只是说没有,并不代表着不会有。”Erik将Charles压在后座上,并关上了车门,密闭狭小的空间虽然限制了他们的行动,却不会影响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其实你是厌恶自己的吧?”即使是在黑暗中,Erik也能清晰的看见Charles的那双蓝色的双眸,他似乎要透过他的伪装,看穿他的灵魂,“讨厌不受自己控制的自己吧?”

“你知道些什么。”Erik不能理解为什么Charles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打扰兴致的话,这让他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技术不够好,“你想知道些什么?”

“明明刚刚在小巷里也是可以做的,可是你却将我拉进车里,只是因为不想在同样的场景跟我做,是吗?”Charles似乎也知道自己此时此刻说这种话有些不合时宜,可是若是错过了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说了,“告诉我吧,将你的想法告诉我好吗?Erik。”

“告诉你又有什么用?”Erik将脸埋在了Charles的肩窝上,轻嗅着他身上的体香,似乎这样会让他感觉稍微平静一点,“你能帮助我吗?”

“我没有头绪。”Charles将手指插入Erik的发间,想要用这个动作给他一点安全感,“若是不这么做的话,你就会离开我了吧?”

Erik愣了一下,Charles的敏锐超乎了他的意料,他这个念头刚起,就被对方察觉到了,以至于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是啊。”Erik抬头,他的鼻息拂在Charles的脖子上,让他感觉有些痒,“那你想怎么留住我?将我关起来?绑在床上,跟我没日没夜的做爱,让我的身体再也离不开你吗?”

“如果能那么简单就解决就好了。”Charles捧住Erik的脸,他的表情看上去无比认真,让人无法怀疑他的话的真实度,“讨厌我吧,Erik。让我感受你所感受的,被挚爱所厌恶的感觉。”

“你在开什么玩笑?”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不是在开玩笑。”

“你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面对Erik突然失控的怒吼,Charles显得平静很多,他紧紧盯着Erik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再确认他没有逃离的想法之后,才开口:“我只知道你讨厌自己,其余一概不知。”

“那你应该很清楚。”Erik深呼吸企图让自己平静下来,“无论是喜欢你,亦或者是讨厌你,我都会选择离开你。”

“那不一样的。”在Erik离开之后,Emma给Charles看了关于他的资料,虽然没有提及他的家庭,却对他交往过的恋人有着相对详细的描述,这是构成他的猜测的最主要的依据,“你没有办法和你喜欢的人做爱吧?”

“你闭嘴!”被戳中要害的Erik再也无法维持表面上的平静,早就溃烂化脓的伤口突然被撕扯开,还被人在上面被撒了一把盐,其中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讨厌我吧,Erik。”Charles似乎不忍看到他这般受伤的表情,可是他还是执着地说下去,“将你的痛苦施加在我的身上,折磨我,蹂躏我,让我感受你的痛苦。”

“这就是你所想到的,让我无法离开你的方法吗?”Erik怒极反笑,在他脑中,那被他强制遗忘的记忆再度翻涌上来,那同情中夹杂着轻蔑的眼神,那温柔而残忍的话语,以及那赤裸裸的背叛,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原来如此吗?原来他自以为的原因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罢了,在真相被剖开展露于阳光下时,所有的掩饰都变得苍白无力。

“那你准备好接受这份痛苦了吗?”

Charles闭上了眼,“嗯”了一声。

因为喜欢,所以不允许自己去破坏,不允许满身污垢的自己去玷污,若是无法理解那一段阴暗的过去,就无法理解那份被隐藏极深的温柔。

无法理解就无法承受,这份有如千斤重般的爱。

Charles算是理解了Emma口中那句“只有你能帮他”的含义了。

只可惜,他不能如她期望一般在好好保护自己的情况下帮助Erik脱离这个泥潭了。



剧情可能跳得有点快,大意就是Erik因为曾经的心伤会下意识逃避和自己喜欢的人SEX,然后查查发现了这一点然后就逼迫他面对自己

拖了好久的文了,因为不想让剧情显得很突兀改了又改

可是始终改不好,我就放弃治疗了

争取在这个月之内将这篇文完结~

【EC】【羞耻AU】【无能力】日久生情 - 12 -

前文:同人文文集汇总


Erik的其实很清楚自己的性瘾是因何而起,只是即使他知道了病因也没有任何用处,他不知道该如何摆脱它。 
十岁之前的他出生于一个正常的家庭,恩爱和睦的父母,学习成绩优异的自己,虽然并不富裕,但是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他的幸福,父母双亡而住进了孤儿院的他,凭借着自己优秀的成绩和表现成功被领养。 
原本以为这是另一个幸福生活的开端,却没想到那是噩梦的开始。 
养父在原本就身体不好的养母去世后,没过多久便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后妈。 
年轻就代表着耐不住寂寞。在Erik对性还处于一种懵懂的时期,便被后妈以“检查身体”为由,在养父不在家的时候夺走了初夜。 
他到现在仍然记得,女性柔软的躯体,以及不受自己控制的律动带来的让他上瘾的快感。 
从那以后,后妈总是会在养父不在家的时候侵犯他,每一次性爱都是不由他控制,也不容他拒绝。 
明知道那是错误的,可是却不容自己控制的越陷越深,到最后便无法挽回了。 
所以即便最后奸情被发现,被淫奸的事情被制止,可是对性成瘾的事情却再也无法阻止。 
可是因为长期受到后妈的压迫,已经强制的性爱,让他对女性有种莫名的厌恶,所以一切需求都是靠着手淫解决。 
直到大学时,交往甚密的男性向自己表白,才为Erik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亦或者说是,让他在这个泥潭越陷越深,直至万劫不复。 
明知道是错的,可是却忍不住一错再错,明知道沉溺于性瘾的自己是羞耻的,可是当欲望覆盖了羞耻时,堕落入深渊的Erik才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他的世界不再有光,因为上帝已经放弃了他。 
Erik开始厌恶自己,厌恶无法控制的欲望,开始厌恶轻易能挑起他欲望的人。 
他和当时的情人分了手,开始不停地交换上床的对象。可是那又如何,他已经轻易地臣服于自己的欲望,他觉得自己和发情的野兽没有什么区别。 
然后他开始屈服,白天维持着从容不迫的模样,在夜晚则化身为被欲望控制的野兽,游走于城市的阴暗处。 
这么一想,Erik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去过酒吧了,自从遇见Charles之后。 
Charles。 
只要想到这个名字,Erik就会联想起他纤细柔软的脖子,以及掩盖在衣领下若隐若现的吻痕。 
就像一剂催情的毒药,催动的是Erik的情欲,毁灭的是他的理智。 
这让他觉得很危险。 
能轻易摧毁他理智的人最好是要远离的,即使Charles并不是刻意的。 
Erik看着已经变得昏黑的天空,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往那一片闪耀着暧昧灯光的街道走去。 
Erik很喜欢约炮的感觉,遇见不同的人,亲吻不同的身体,让不同的脸呈现出高潮的表情。 
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安慰自己,坠入情欲深渊的不只有自己,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自己没有什么不同。 
Erik将手伸入身下人的内衣里,酒精让他的感官变的迟钝,可是这却改变不了什么,情欲在这幽暗的小巷里面蔓延开来。 
喘息,呻吟,碰撞所发出的声响鼓动着Erik 的耳膜,以至于让他差点错过了那一声突然插入其中的呼喊。 
“Erik?” 
在高潮的短暂失神后,他转过头,看见了站在巷口的Charles。 
真是糟糕的相遇。Erik想,更糟糕的是自己居然勾起了嘴角,向看不清表情的Charles发出的邀请:“不过来一起吗?Charles。” 
一切都乱了套。Charles 想,他再度觉得自己遇见Erik是一个错误。 
错误的相遇,错误的情欲,错误的感情。 
Erik在地狱的深处向他发出了邀请,而他明知道那是陷阱,明知道那会令他万劫不复,可是他却接受了诱惑。 
承认吧,Charles。他对自己说,Erik是慢性毒品,一旦沾染了,就再也戒不掉了。 
Charles迈开步伐,走向那会令他万劫不复的黑暗中。





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这章没有h诶,用ipad写文章好不方便
在赶进度所以这一章是回忆杀 
紧接着估计又是h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