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EC】【番外】夜莺与玫瑰(一发完)

Soul promisor 的番外,不过和前文联系不大,可以当做独立短篇来看

前文:同人文文集汇总


窗外是纷飞的鹅毛大雪,屋内壁炉里的柴火烧的正旺,Charles如同一只慵懒的猫,窝在壁炉旁的沙发里,专注地看着书。

屋内很安静,只听见柴火燃烧的声音,以及书页翻动的声响。

“这该死的天气。”Erik的到来打破了这片宁静,他带来了屋外寒冷的气息,以及凛冽的风声,“干脆下刀子算了。”

“真要是下刀子那还得了。”Charles头都没有抬,翻了个页接着看下去,“把门关上,有点冷。”

Erik关上了屋门,风声跟寒冷都被关在了门外,屋内的温度很快将他身上的风雪融化,化作水珠流落在地上。

他将外衣脱掉,挂在门口的晾衣架上,然后拖着猎来的猎物走进了厨房。

浓重的血腥味终于吸引了Charles的注意力,他抬头,看了一眼Erik拖着的东西,再往窗外看了一眼,才说道:“这么大的雪,你都能猎到鹿?”

“我以前在森林待过。”Erik熟练地处理着手里的猎物,不一会就将内脏掏干净了,“Charles,帮我去外面弄一桶雪回来。”

“不去。”Charles往毯子里缩了缩,“外面冷。”

Erik只好自己拿了两个桶到外面装了两桶雪回来,放到壁炉旁边,等它们化成水。

“在看什么呢?”Erik凑近缩成一团窝在沙发上抱着书的Charles,想要看清他手中的书名,“那么入神。”

“夜莺与玫瑰。”Charles有些嫌弃地往后躲了躲,“离我远点,你身上的血腥味太重了。”

“你居然也会看这种童话故事?”Erik故意往他身边凑,不过倒是注意着并没有将身上的血迹蹭到毛毯上,“没记错是王尔德写的吧。”

“偶然了解到这个人。”Charles将书签夹到书里,抬头对上Erik的双眼,“觉得还挺有趣的,便搜了些作品来看。”

“有趣在哪里?”Erik细细观察着眼前的人,才发现岁月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太多痕迹,他还是和初见时一般美好。

“我觉得你跟他是同一类人。”Charles的手轻轻附在Erik的脸上,温柔地摩挲着,“一样的自信和强大。”

“我就当你是在夸赞我。”Erik反握住他的手,放到唇边轻吻着,“你就不打算给辛苦狩猎的恋人一个拥抱吗?”

“拥抱是没有的。”Charles还是很嫌弃他那件沾满了血的外衣,他的双手环住Erik的脖子,抬头给了他一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亲吻的话可以考虑一下。”

Erik反手扣住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亲吻,直到他面红耳赤几乎喘不过气时才意犹未尽地放过他。

“我饿了。”Charles的双手抵在Erik的胸膛上,阻止他进一步的贴近,“水已经化了,先把晚饭做了。”

虽然不情不愿,但Erik还是拎着两桶雪水去处理他们的晚餐去了。

Charles将书本重新翻开,可是注意力已经无法集中在上面的文字上了,他的思绪飘到了几天前,突如其来地收到了来自Erik的信件,若不是有他的精神力残存在上面,他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恶劣的玩笑。

直到那时,Charles才发现,这个男人已经在他的世界里消失了十年了。

若不是他一直在追随着他的身影,若不是他们之间的连接一直没有被斩断,他都以为他已经消声灭迹了。

事实上并没有,这个男人还是时不时会在世界各地搞出一些大事情,来强调一下自己的存在感,然后再度沉寂,没有人知道他的动向,也没有知道他在筹谋什么。

Charles一路上都在思考,若是见到Erik的时候,自己会有什么反应,他又会是什么反应,会惊喜,惊讶,还是会沉默着流泪?

事实上并没有,他们就像相处多年从未分开过一样,就连一句好久不见都省了,似乎这十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们还是刚刚分别的样子。

没有沉默,没有尴尬,更没有难堪,他们默契地不去提这十年间发生了什么,他们遇见了谁,又做过了什么。

不过其实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Charles还是Charles,Erik还是Erik,这就足够了。

烤肉的香气弥漫开来,Charles合上了书本,抬眼望去,Erik已经将鹿肉搭在了烤架上面,金色的油脂在从肉块上渗出,配合撒上的香料,肉香四溢,让人食指大动。

“再等会。”Erik看着被香气吸引过来的Charles,不慌不忙地将手中的肉串翻了个面,撒上香料,“还差点火候。”

“你以前在森林里的时候也是这么讲究的吗?”Charles的目光落在Erik的手上,他一直觉得他的手指节骨分明很好看,刚刚握住他的手时,他摸到了细密的伤痕,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的,让他有点在意。

“哪有那么讲究。”Erik空出了一只手握住了Charles的手,用粗糙的指腹细细抚摸着他的掌心,“那时候饿的连等肉烤熟的时间都等不了,吃下去的肉都是半生不熟的,吃多了就知道什么肉生吃也没那么腥了。”

“很辛苦吧,那段日子。”Charles反握住了Erik的手,接着火光,看清了他的指节上那些已经淡化的疤痕,即使颜色已经消退了,可是仔细看的话还是看得到的。

“将注意力转移的话,也没有那么难以下咽。”哨兵被加强的五感让他的丛林生活虽然难熬,却不至于出现大的意外,不过也是靠着那段时间的锻炼,才会有今时今日的Erik,关于这一点,倒是没什么好抱怨的,“不吃的话可不行。”

那确实是身为向导的Charles无法体会的经历,即使是身处这种与世隔绝的林间小屋,即使设备基本齐全,对于他来说,一个人生活下去都很艰难,更别说是就连容身之所都没有的野外求生。

“尝尝?”Erik将烤的金黄的鹿肉递到他面前,他接过吹凉后咬了一口,残留在肉里的油脂溢了出来,嘴里被油脂和辛香料的味道填满,外焦里嫩的鹿肉在唇齿间流连了一圈,口感让人回味无穷。

“好吃。”Charles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他将手里啃了一口的肉递给到了Erik嘴边,“你也尝尝。”

Erik咬了一口之后,也对自己的手艺表示相当的满意。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就埋头于烤鹿肉跟吃鹿肉中,最后腻得再也吃不下了,便将剩下的肉处理好,挂到屋外,留着备用。

“去洗个澡。”吃饱的Charles再度裹着毛毯蜷在沙发上,翻开了书,“脏的不行。”

不得不说这件林间小屋虽然地理位置偏僻,甚至说得上是与世隔绝,可是除了冬天水管冻住了没法供水之外,其他设施都很齐全。

浴室更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专门设置了烧柴火的地方,以便将雪水煮沸用来沐浴。

若只是短期度假的话,Charles还是对这里感到非常的满意。

“不一起洗吗?”Erik发出了邀请。

“我可不想被煮熟。”Charles毫不留情地拒绝。毕竟上次他们在浴桶内干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花了太长时间,下面的柴火几乎都要将水煮沸了,从那以后他就拒绝和Erik一起洗澡了。

万一真煮熟了怎么办。

“在看什么?”没有了Charles的陪伴,Erik洗澡速度还是很可观的,不一会便从浴室里出来,凑到他的身边,和他共享同一张毯子。

“于是夜莺就把玫瑰刺顶得更紧了,刺著了自己的心脏,一阵剧烈的痛楚袭遍了她的全身。痛得越来越厉害,歌声也越来越激烈,因为她歌唱著由死亡完成的爱情,歌唱著在坟墓中也不朽的爱情。”Charles慢慢地念着,这是一个很短的故事,可是他却看了一遍又一遍,心中百感交集,却找不到宣泄口。

“如果是你,会用生命来成全爱情吗?”Erik将Charles圈在怀里,刚沐浴完的身体散发着的热度让他忍不住贴近。

“那你呢?”Charles也不甚清楚心中的答案,他将书本合起来,将脸埋在Erik的胸膛上,听着他心跳的声音,这能让他感觉到安心。

“活下去。”Erik抚摸着Charles的背,只是单纯的安抚他的情绪,并不带别的意味,“只有活下去,你才能见到我。”

Charles沉默了很久,久到Erik都以为他睡着了,才听到他幽幽地开口:“我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一个人能够为了虚无缥缈的未来坚持多久,Charles并不知道。可是只要Erik还活着,他就会一直坚持下去,终点在哪里,他并不知道,能不能够厮守,他也不清楚。

他只知道,只要活着,就能再度相见。

无论要等三年五年,十年还是五十年,一定会见面的。

“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血液都往刚吃饱的胃里涌了,以至于大脑缺氧,睡意来袭,“我希望,明天早上醒来,你还在我身边。”

“好。”Erik看着怀里意识已经模糊的Charles,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睡得更舒服一点,“睡吧,晚安。”



对王尔德这个人的了解仅限于百度百科,如果有偏差,还请谅解

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他的名言名句的,印象最深刻还是那句

每个圣人都有过去,每个罪人都有未来

想写出缱绻缠绵的场景,结果刻画失败了,真是遗憾啊

真是恨自己不是个画手,不能将脑子里想的场景全部描绘出来

果然还是要趁着年轻多学一点东西啊

评论 ( 5 )
热度 ( 4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