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恋与】【许墨/Ares】月半明时 - 14 -

前文: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 9 -   - 10 -   

- 11 -   - 12 -   - 13 -



悠然是见过眼前的这个人的。

那时候她刚刚脱离了李泽言的羽翼,第一次以“Queen”的身份出现时,就曾经见过他一面。

虽然只是匆匆一面,但是她却忘不掉他给她带来的恐惧,那是那么多年以来,她第二次直面到死亡的威胁。

人们称他为F先生,至于真名是什么,知道的人大概都已经死了。

“好久不见啊,Queen小姐。”即使过去了那么久,悠然在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还是会发自内心地恐惧,可她却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她了,调整了一下呼吸之后,她便可以掩盖住自己的恐惧,平静地和他对视,“果然和之前相比,要稳重许多了。”

“能被F先生记住,也是我的荣幸。”场面话还是要说的,即使是在十几支枪对着脑门的情况下,在她还没有交出底牌之前,他还是不会轻易动手的,“这里就是青家的实验室。”

“我要的东西在里面吗?”F先生看着眼前的建筑物,轻轻摩挲了一下拇指上戴着的那个戒指。

“不全在,但是剩下的都在。”拖时间是没有用的,因为她根本没有后援,于是她就这么落落大方地走到了门口,通过层层检验,打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许墨紧随其后。

悠然打开了实验室的电源,惨白的灯光将整个实验室照亮,里面的尸体早就被人清理干净,但是仍有大片的血迹残留在地上,和那些被打碎的实验成果混杂在一起,她的高跟鞋踩过那些破碎的玻璃,发出“吱嘎”的声响。

她径直走到了中央电脑面前,输入密码之后,所有数据全部呈现在了显示屏上。

“你要的东西全部在这里。”她做完这一切之后就将位置让开,在F先生的示意下,便有人坐到了那个位置上,一项项核对眼前的资料,在确认无误之后向他点点头。

“我原以为李泽言教出来的人性子必然是刚烈的。”F先生环顾了四周,所有的实验体都已经死亡,所有的研究成果都在他的脚下,留下的只有一堆数据,“没想到你倒是一个识时务的。”

悠然沉默着,等待着他的下半句。

“只是为什么要在关键时候犯傻呢?”

被十几支枪指着脑门的感受其实不太好,说白了她就一普通人,中了枪会受伤,流血过多就会死,而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因为我很弱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悠然握紧了站在她身侧的许墨的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她足够的勇气让她把话说完,“我没与拯救世界的能力,为了保护我想保护的人,我也只能将这些资料和盘托出。”

“我虽然没有能力反抗,但是我受到的教育让我没法将一切交给你。”越是紧张,越要笑得云淡风轻,即使她的手已经冷汗涔涔几乎要握不住许墨的手,“所有实验成果我都已经毁了,你就算杀不杀我,都不会得到它。”

“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F先生此时此刻便展现出他的绅士风度来,即使他的笑容更像是死神的微笑,“既然你提供了资料,那我不能不给予回报。”

“那你会放我们一条生路吗?”

“如果你能将成果交出来的话。”

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对话。悠然在心底暗自叹息,不过她也没有抱多大希望,大家不过都是象征性地走走流程,倒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那我希望你可以放过我身边的人,毕竟他们是不知情的。”

“只要他们不来找我麻烦,我可以答应你。”

“他们会来找你麻烦不过是人之常情,还请你多担待一些,如果实在闹得烦了,就直接跟他们说这是我拿命换回来的,他们自然会消停了。”

F先生应了之后,便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身边的许墨,“不过你身边的人包括站在你身边这位Ares吗?”

“当然不包括。”悠然显得十分的理直气壮,“我大老远地把他骗到这里,不就是怕黄泉路上寂寞,想要找个伴吗?”

天底下大概只有她能把殉情这件事说得那么坦然了,许墨一时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好,只能在心底安慰自己,这都是他惯的。

“那么,我还能提最后一个要求吗?”得寸进尺是悠然的本性,在得到首肯之后,悠然露出了一个笑容,“给我们留个全尸行吗?”

“你不怕死?”

“怕啊。”悠然找了个干净的椅子坐下,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倒不是破罐子破摔的放任,而是真的无所畏惧,“可是我没得选啊。”

F先生觉得,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他们或许可是挑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坐在花园里共进下午茶,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就褪去初见时的青涩,成长为一个足以让所有男人都移不开目光的存在。

死在这里,着实可惜。

“倒不用觉得惋惜。”悠然轻易地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他的情绪,反倒来安慰他,“像我们这种剑走偏锋,刀口舔血的人,死到临头了,不仅不用受折磨,还能选择死法,已经和别人的寿终正寝差不多了。”

“那么你呢?”F先生的目光投向了一遍默不作声的许墨,作为一个杀手,他很清楚如何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你和她的想法一致?”

“我一直认为,生存高于一切。”许墨的条理很清晰,这代表着他的行为并不是临时起意,“可是事实证明,感情凌驾于理智,理智决定我选择的是生存还是死亡。”

“换句话来说。”他的目光落在悠然身上,她正支着下巴看着他,“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行了,废话说到这里就足够了。”悠然没有纠缠下去的意思了,“说吧,你打算用什么方式送我们上路?”

“我以为你会问更多。”F先生向他的手下示意,立刻有人递上了一个药瓶,“比如说我们的目的,研究方法,以及和谁合作之类的信息。”

“传递不出去的信息就算问了也是白问,而且有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是一件好事。”悠然接过药瓶,晃了晃,并不急着打开,“我倒是比较好奇这个药叫什么?”

“美人香。”F先生眼中浮现淡淡的笑意,“它会引发心脏骤停,从而导致死亡,并且因为药效的缘故,可以保持尸身长久不腐,我想这种毒药,应该配得上你。”

“真好啊。”悠然打开药瓶,里面的液体是鲜艳的红,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像是自然界最毒的毒物,身上永远流转着最艳丽的色泽,“有酒吗?”

 “酒没有。”F先生从手下那里接过了两个玉质的酒杯,“酒杯倒是有两个。”

悠然将杯子握在手中把玩着,心知对方是做了十足的准备的,便也暗叹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于是便不多废话,感慨了一番这酒杯的成色真好,将毒药倒进里面,而后递了一杯给许墨。

她看着他紧皱着的眉头,以及一副强装镇定的表情,终是没忍住“噗呲”地笑了出来。

在吸引到他的目光之后,她的手指轻点在杯子的边缘,用指甲敲打出节拍,然后轻轻地哼道: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

“二愿妾身常在。”

她的声音原本就很好听,此时带了一点点哑,低音婉转,撩人心弦,许墨的注意力被她吸引,不由得跟着她的动作,举起了杯子,然后在空中轻碰一下,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仿佛那只是夜光杯中的葡萄美酒,而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此时此刻唱这首词是不合时宜的,可是由她做出来倒也没有违和感,许墨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无可奈何的笑容,宠溺地说了一句:“你啊……”

然后便再也没有然后了。

F先生看着倒在椅子上如同睡着了的两人,在手下确认过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特征之后,叹了一句“可惜了”便转身离开了。



磨磨蹭蹭总算磨完了这一章

非典型女主,人类存亡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会有其他救世主存在我就不救了,我喜欢的人我才不让他独活呢必须跟我一起死

果然我的三观真的不正

看多了圣母白莲花女主,就想写这种性格的女主

评论 ( 6 )
热度 ( 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