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恋与】【许墨/Ares】月半明时 - 10 -

前文: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 9 -



自从那晚发生了酒吧那个小插曲之后,BS公司暗地里给李泽言发了一封投诉的邮件,悠然被训了一顿之后就开始乖乖地将工作档期排满,每天忙得脚不沾地,总算是将许墨这个人完全地抛之脑后。

可是恋语市那么小,她的涉猎范围又如此之广,无论怎么躲还是会碰上的。

只是碰面的场合让人有些意外。

李泽言并不经常带着悠然出席私人宴会,但是一旦轮到她出场的时候,那就证明了有十分重要的任务需要她去完成。

悠然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将需要她出马拿下的目标资料背的滚瓜烂熟,然后又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将自己从头到脚包装了一遍,最后挽着李泽言的手,踩着点步入了那个觥筹交错的大厅。

那些上流社会的精英参加这种私人的隐秘性很好的宴会,为的不过是认识多一点对自己有利的人,只要是有用的人,自然是认识得越多越好。

他们到达的时机刚刚好,宴会刚开始,人差不多都来齐了,这个时间点过来,可以避免和那些提前到场的不太入流的角色交谈,节省很多不必要浪费的时间和精力。

宴会的主人已经出现了,李泽言便挽着她过去寒暄两句。

操持这场宴会的主人姓青,年七十,主业和海运方面的有关,副业是走私。

枪火毒品这种东西,李泽言是不会碰的,他和青家交好的缘故,是女人,当然不是贩卖人口,而是将搜罗回来的女人按照顾客的喜欢培养之后,送到他们手中。

“青爷。”这是李泽言第一次带悠然见他,毕竟青家这种牵扯甚广的大家庭,即使是他也惹不起的,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贸然带着悠然出现,无疑是送羊入虎口,“这是义妹悠然。”

站在他身侧的悠然乖巧地喊道:“青爷。”

即使有着“Queen”的身份,李泽言还是将她保护得很好,适当的变装,伪造得完美的身份,以及截然不同的性格,几乎没有人能够将这两个身份联系起来。

李泽言那么多年来还是打探到了这位老人的喜好,他喜欢乖巧却又灵动的女孩子,这对别人来说或许要琢磨半天,可是对于悠然来说确是信手拈来的活。

表里不一的活她可没少干。

此时此刻她乖乖地站在李泽言身边,安静地做一个木头美人,只在提到她的时候搭上一两句话,努力地将“乖巧”这个形象深入人心。

适当的闲聊后,李泽言似乎不经意地提起道:“今天不是青少爷的接风宴吗?怎么宴会都开场了还不见人出现?”

悠然在听到“青少爷”这个名号后眼睛亮了一下,被青爷捕捉到,于是他笑着说:“我说你今天怎么舍得把你的宝贝妹妹带出来,原来是冲着我的宝贝孙子来的。”

李泽言故作烦恼地说:“我原本也没想着要带她来的,只是她不知道从哪听到了青少爷要回来的消息,把我缠得没办法,只好把她带过来了。”

悠然一听到他这么拆她的台,脸一下子就红了,也顾不得自己乖巧的模样,抓着他的袖子,有些娇嗔地喊道:“哥……”

两种性格间的切换浑然天成,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

这显然让老人眼里多了几分满意,有女孩子中意自己的孙子这件事自然是让他感到自豪的,特别是像悠然这种性格对他胃口,家世又好的孩子。

虽然李泽言护得紧,青爷还是暗中调查过他的这个妹妹,得到的结论是她刚成年就被送到英国读书,还是跟自己孙子是同一所学校的,看她现在这副怀春的模样,怕是在学校里就暗自对他的孙子有意思,回来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接触的好机会。

悠然确实是从他孙子那所学校毕业的,可是去读书的并不是她,在她“出国留学”那几年,就以“Queen”的身份活跃在各种社交场合上,毕业证拿到后,身为公主的名号也闯响了。

至于读书嘛,在她十八岁之前,该教的李泽言都找私教教了,去读大学不过是走个流程罢了。

“我的孙女刚放假回来,好久没见他哥了,两个人聊天估计就耽误了点时间。”正在青爷解释的时候,正主刚好出现,“说曹操曹操到,这不是来了吗?子衿,子佩,来这里。”

悠然抬头望去,用的是演练过千百次的表情,带着五分羞涩,三分仰慕,两分惊喜的眼神,将一个怀春少女的模样表达得淋漓尽致。

许墨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悠然。

她那毫不掩饰的爱慕,专注的眼里只容得下一个人的神情,落在不同的人眼里自然是看出了不一样的东西,直到李泽言低咳了一声,她才如梦初醒般羞红了脸,低下头拽着裙摆不吭声。

这场戏演到这里,该骗的人都骗到了,不该骗到的人也忍不住信以为真了。

“跟你们介绍一下。”青爷笑吟吟地看着羞得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的悠然,开口介绍道,“这是我的长孙青子衿,这个是我最小的孙女青子佩,还有这位是……我孙女的男朋友,许墨。”

悠然在听到许墨这个名字的时候表情僵硬了一下,还好她低着头没人发现,短短的瞬间内她已经将来龙去脉摸了个大概,表情也恢复自然,正好听到青爷介绍到她,便换上了一副怯生生的模样抬起了头,在对上“心上人”的目光时,又害羞得低了回去。

一切伪装合情合理,却又偏偏是青子衿喜欢的那款。

于是在他爷爷的半推半就之下,他向她伸出了手。

悠然的表情一下子就明亮了起来,她那副雀跃的模样直直地撞进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让人对她难以生出一丝一毫的厌弃感。

包括从看见她第一眼开始就有些欲言又止的青子佩。

“我怎么觉得,她有点像那个在酒吧调戏我的女生?”等到他们离得足够远之后,她才向许墨小小声地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觉得不像。”许墨负责误导她,“她毕竟是李泽言的义妹,怎么可能会去酒吧那种地方献唱呢?”

“是吗?那大概是我看错了吧。”不谙世事的她立刻就被带偏了,紧接着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一整晚,悠然都和青子衿相谈甚欢,在完美演绎一个爱慕他许久的少女的同时,还不动声色地完成了李泽言交给她的任务,得到了下次再叙的约定后,便找了个理由回到了李泽言身边。

还没等她开口回报工作,李泽言率先说道:“你知不知道Ares看你的那个眼神,就像要把你生吞活剥了一样。”

“那我是不是要象征性地表示一下害怕?”在外人看来,悠然是在缠着李泽言撒娇,可是他们咬耳朵的内容早就跑偏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毕竟他可是排在BS公司的十二杀手榜的首位呢。”

“他敢?”李泽言一脸宠溺地将她抱在怀里,安抚似地拍了拍她的肩,“哥罩你。”

悠然抬头笑得一脸灿烂,然后踮起脚尖“啵”地亲在了他的唇角,声音欢快,尾调上扬:“我就知道哥对我最好了。”

这副模样落在别有用心的人眼里,又是另外一番解释了。

 

随后悠然便称身体不适,让人送她到宅子的一间房间里休息,等着散场之后李泽言带她回家。

等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那副伪装出来的病态便消失不见,随之消失的还有持续了一整晚的娇羞模样。

她蹬了高跟鞋,拿起了床头放的那本给她解闷的书,斜靠在床栏上,漫不经心地翻动书页。

“你说我一个女生还能找一个身体不适的理由随便糊弄过去。”许墨翻进房间的那瞬间悠然就察觉到了,或者说她本来就是在等他,“你这个大男人以什么理由脱身的?来大姨夫了?”

“我喝醉了。”许墨走到了她的面前,阴影投落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光。

悠然却不为所动,头也没有抬,伸手翻了一页继续说道:“哦?之前我试探你酒量的时候,喝了四斤白酒都没见你变脸色,怎么,几杯红酒就醉了?”

“呵呵。”许墨低笑两声,悠然从他呼出来的气息里感受到了酒气,证明他确实没少喝,但绝对不到喝醉的程度,“酒不醉人人自醉。”

悠然总算抬起头看向他,还没等看清他的表情,便被拉了过去,被迫承受他毫无章法甚至有些粗暴的吻。

李泽言倒是说得没差,许墨确实想把她生吞入腹,这样就能让她融入他的骨血之中,让她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许墨你疯了吗?”悠然被他咬得倒吸一口凉气,猛地推开他,一缕鲜血便顺着她被咬破的唇角流下,“你属狗的吗?”

“我是疯了。”逆着光,许墨的表情阴沉得可怕,就连悠然都被他震慑,愣在原处,任由他再度凑上来,舔去她唇角的那缕鲜血,“不然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你?”

悠然突然觉得,今晚单独会面许墨这个决定是错误的。



考虑了很久,决定不再给李泽言加戏了,怕自己把握不好那个度

所以加了个男三,算是给后面的剧情润润色吧

总不能只有许墨一个人因为任务出轨是吧

评论 ( 3 )
热度 ( 4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