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恋与】【许墨】追光者

之前有人点的配音演员许墨X小粉丝悠然

和三次元没有任何一点关系,请大家理智看文,不要对号入座

还有就是,祝大家端午节快乐啦~


悠然是许墨的小粉丝,她暗暗喜欢着那个拥有百万粉丝的配音演员。

她和其他粉丝没有什么两样,会在他配了新剧的时给予支持,也会在他开直播的时候疯狂给他刷屏送礼物,还会在他发关于自己生活的新动态时,觉得离他更近了一点。

可是她也有那么一点和小粉丝不太一样的地方。

她和许墨是同一所传媒学校毕业的,他是她的学长,在他还没有像现在那么出名的时候,她已经默默地喜欢上他了。

像追逐着光的影子一样。

“悠然,这是这周的粉丝来信。”同事将一整箱堆得乱七八糟的信推到悠然面前,“还是照旧筛选一下之后给许墨送去吧。”

“好的。”因为已经接手这件事很久了,所以她也显得很坦然,倒不像一开始那样畏畏缩缩的,害怕被别人发现她的别有用心。

在大学毕业之后,她放弃了其他公司向她抛出来的橄榄枝,毅然地混进了许墨所在的公司,即使不再接触配音,而是选择了文书和后勤方面的工作,她都甘之若饴。

在喜欢上许墨之后,她的心里就只剩下一个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让他念上自己写的稿子。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她一个播音系出身的,要转行做写稿子那一类的,谈何容易呢。

可是喜欢一个人,偏偏就能产生无限的勇气和动力。

就像人类追求月亮追求星星一样,千百年来,不断努力,不曾动摇,于是就能近一点,再近一点,最终得偿所愿。

悠然将那一大箱的信分类放好,然后在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偷偷地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写好的那封信,夹在了众多表白信中,然后给许墨送过去。

她来到许墨的工作室门口,深呼吸了几次,然后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

“请进。”

她将码得整整齐齐的信放到了书桌上,换来了一句:“每次都这么麻烦你,真是辛苦了。”

“倒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这是她为数不多能和许墨接触的机会,而且还夹杂了自己的一点私心,这让她有些局促,毕竟她是受不起这样的感谢的,“这毕竟是我的工作之一……”

“那之后也拜托你了。”悠然抬头,刚好对上了许墨冲她温和地笑,他似乎对谁都是这般温柔,像冬日的阳光一样,照耀在每一个需求阳光的人身上,不多不少,不偏不倚,“悠然小姐。”

“不客气。”她不敢和他对视太久,怕一个不注意就在他的面前暴露了心思,或许是因为她对他怀揣着的是“喜欢”而不是“仰慕”的感情,这让她无法像一般的粉丝一样,在面对他时表达出狂热的喜爱之情,“那我先走了。”

她对他的喜欢,是默默的,小心翼翼的,像距离地球最遥远的那颗小星球,虽然存在,却因为光芒太弱而就此被忽略。

就连她写给他的信,都只是暗地里观察他这周的做了什么,身体状况如何而写的“最近天气有点冷,记得多加件外套”之类的关心。

就连“山有木兮木有枝”“东边日出西边雨”之类的暗示都不敢提的那种。

可是只字不提喜欢,却处处透露着喜欢。

 

许墨难得开了直播。

因为他之前提过说不太希望粉丝们破费给他刷礼物,所以他一直很少开直播,只是会经常在社交平台和粉丝们互动。

悠然准时观看了直播。

直播的内容无外乎聊聊新的广播剧,还有从粉丝给他寄的那么多信里挑出几封有代表性的回复一下,以及用粉丝们喜欢的角色的声音和她们进行互动。

许墨的脾气很好,虽然观看直播的人数众多,做不到有求必应,可是他还是会看粉丝们在公屏上刷的内容,挑问得多的事情做回应。

不知道是由谁带起的头,屏幕上突然铺天盖地地刷起了“许墨老师,请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可以阐述一下吗”这种话。

作为一个炽手可热的配音演员,除了有着过硬的实力以及俊美的外表之外,仍旧单身这一点让很多女粉丝为之狂热。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悠然犹豫着,虽然她知道问这种涉及私生活的话题并不好,可是她依旧控制不住自己,跟着那些女粉丝开始刷屏。

许墨一开始还显现出有些为难的样子,可是看到粉丝们热情不减,便宠溺地笑了笑,说道:“我啊,大概是喜欢女孩子吧。”

紧接着他又补了一句:“不是年纪小的那种女孩子,是由砂糖、辛香料和某些美好的东西组成的那种女孩子。”

粉丝们又刷起了“根本听不懂嘛,许墨老师你再解释一下啦”之类的话。

许墨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他解释道:“辛香料的种类有很多,不同的辛香料和砂糖混合会有不同的味道,女孩子们也是一样的,而我呢,喜欢有自己特殊味道的女孩子。”

末了他还眨了眨眼:“所以啊,不要为了成为我喜欢的人而掩盖了自己的闪光点,每一个女孩子都是特别的,你们都值得被宠爱。”

许墨说话是一种艺术,听他说话总能让人感觉到心动,会让人不由得为他的魅力所折服。

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他的原因。

可是悠然是不一样的,她当然也会被许墨撩人的话语所折服,可是真正让她喜欢上的,是他的另外一面。

鲜为人知的那一面。

 

悠然所在的公司是有年会的,而年会则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

上半场就是所有同事聚在一起,普通地吃个饭,聊聊这一年的工作心得,领导发发言讲述一下下一年的目标,让他们回去做做计划之类的。

等到下半场,所有有老婆有老公的,有男朋友有女朋友的,就各自散场回家,留下单身狗们凑一块争取一下,看看能不能抓住旧年的尾巴脱个单什么的。

作为钻石王老五,许墨每年年会的下半场都是要坐镇的,而公司里的无论新来的还是老同事,只要是单身的女的,都会冲着他留下来,而其他单身的男生们,则都会为了自己心仪的女生留下来。

就算表白被拒绝了,只要有幸被他送回家,就足够她们吹嘘一整年了。

而在这种大型的牵手现场,最能活跃气氛的,就是真心话大冒险了。

悠然看着转向自己的啤酒瓶,再看了看刚刚选了大冒险,吹了一整瓶雪碧,正在厕所吐得死去活来的同事,咽了口唾沫,小小声地说:“我选择真心话。”

一听到这句话,很多男同事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她只来了不到一年,可是样貌和工作能力都是得到认可的,即使不熟的业务也会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而做得比其他人都要好,很多人都暗戳戳地关注着她,就等年会的时候看看能不能一举拿下。

“你有喜欢的人吗?”

悠然下意识想要抬头看许墨,可是又觉得这个动作太明显了,于是强迫自己看向提问的人,结果愣是把别人盯得脸都红了。

原本真心话这种东西,也是看个人的,特别是这种含糊不清的问题,就算是否认的话,也没有人能够证实是对是错。

可是偏偏喜欢的人近在咫尺,悠然还没开口脸就红了,于是只好承认道:“有的。”

同事们开始起哄,追问她喜欢的人是谁,都被她以“不是只问一个问题吗”敷衍了过去。

可是该来的总是躲不掉的,瓶子转了几轮之后,又指向了她,她看着同事们八卦的目光,觉得如果自己选择大冒险的话会死的很惨,于是还是选择了真心话。

“你喜欢的人在我们公司吗?”

悠然点了点头,依旧闭口不答到底是谁这个问题。

等到瓶子再度指向自己的时候,她有些绝望了,同事们看着她一副不想提自己喜欢的人是谁的样子之后,也不为难她了,只是问她是怎么喜欢上他的。

其实这是一个很俗套英雄救美的故事。

只是救她的并不是学校里的小混混,而是老师眼里的乖学生,同学们眼中的尖子生,家长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那也是悠然第一次知道,原来之前一直以模范学生标榜的人,居然打架抽烟喝酒样样精通,而且还会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而威胁她。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一点真是话糙理不糙,原本以乖宝宝示众的男生只是她的学习目标,可当她发现了他的另外一面时,目光就不由自主地追随他,等她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被他吸引,无法自拔了。

悠然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特地偷梁换柱,并没有提到那个男生是跟自己一个学校,只是用“刚好路过”“略有耳闻”来混淆视听,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了,而且自己当时十分狼狈,她能保证许墨认不出她。

可是毕竟是在他面前讲述暗恋他的心路历程,所以悠然并不敢看向他,以至于错过了他越来越幽深的眼眸。

在那之后,悠然不再选择真心话,而是选择了大冒险,毕竟是女生,所以大家都会对她优待一点,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能保持清醒的也没剩几个了。

“那么我今晚负责送她们回家。”因为每年都负责送喝醉的女生回家,所以许墨并没有怎么喝酒,而他选择的女生里,就属悠然醉得最厉害,醉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尚有意识的女生们都一脸羡慕嫉妒恨地看着许墨抱在怀里的悠然,恨恨地想自己为什么酒量那么好或者怎么就没人家长得好看呢。

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在许墨转了一轮,把其他女生都送回家之后,发现清醒的人里面,根本没人知道她的住址,于是只好把她带回了自己家。

悠然第二天就是在许墨的床上醒来的。

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许墨这一点,对于她来说,惊吓大于惊喜,以至于她开口的第一句问的不是她在哪里,或者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而是:“我昨天晚上没有说一些奇怪的话吧?”

“你的酒品很好,喝醉了就一觉睡到天亮。”许墨将手里冒着热气的杯子递给她,对她温和地笑,“这是醒酒汤,趁热喝了吧。”

悠然低着头,小口小口地喝着醒酒汤,她的大脑还没回复运转,需要一些时间缓缓。

而许墨并没有给她这个时间,他在看到她咽下最后一口汤时,低声问道:“你是不是怕喝醉了,就控制不住自己说出喜欢我这件事?”

悠然蓦然抬头,震惊地看向他,手一松,杯子便从她手里落下,被早就准备好的许墨接住,放到一边。

许墨已经收了那温和的笑容,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那表情她就见过一次,就是威胁她不许说出他其实是个不良少年这一点的时候。

这将悠然所有否认的话全部堵在了喉咙里。

“这么害怕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许墨慢慢地逼近她,将她逼得无路可退,然后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强迫她和他对视,“明明是你自己说喜欢我这个模样的,现在又害怕了?”

“我……我没有……”悠然的浑身都在颤抖,眼泪也不受控制地往下掉,她觉得委屈,她可以接受任何嘲讽,却唯独不能接受有人否认她的这段感情,那些曾经独自爱慕度过的时间给了她无限的勇气,将一直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从你为我打架的那一刻开始,喜欢到现在,喜欢了,喜欢了很久了……”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表白?”泪眼朦胧间,她也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被他的气场所镇住,只能乖乖地跟着他的话语走。

“万一你不喜欢我,赶我走怎么办?”压抑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宣泄口,她也破罐子破摔了,“不说的话,起码还能留在你身边,我很容易满足的,我只要看着你就好了……”

“可我觉得不行。”许墨找来了抽纸,将她的脸一点点擦干净,“我想要你贪心一点,想要你拥有我。”

人在看到或者听到一时间无法接受的事情时,第一反应是呆滞,悠然也是如此,她一脸错愕地看着许墨,许久才发出了一个单音节:“啊?”

“我说的是,既然你那么喜欢我,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许墨看着她呆滞的表情,觉得甚是可爱,于是便挪揄道,“如果你感觉到满意,或许还可以成为我的许太太?”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暗恋的人回应你的喜欢更幸福的事情了,被巨大的惊喜淹没的悠然有些不知所措,许墨便耐心地等待她回过神来。

“为什么是我?”

“是啊,为什么呢?”许墨用食指刮了刮她的鼻梁,“这个答案,我用时间慢慢告诉你,如何?”

“好狡猾。”悠然因为害羞而低下了头,视线刚好落在他节骨分明的手上,她的手一点点地靠近,最后被他一把握在手心里,“我觉得我一时半会接受不了,明明那么多人喜欢你……”

“那些都不一样。”许墨笑了,这是跟以往不一样的,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容,“你是特别的,还有,谢谢你喜欢我。”

我最后的感谢要给那些明知我不完美,却仍爱着我的人。

 

新年的第一天,许墨在网上发了一条动态,是两个人十指紧扣的手,以及配文“我的小粉丝”。

这无疑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粉丝的反应各种各样,有祝福的,有羡慕的,有哭喊着说失恋的,更多的是后悔自己当初没有主动一点,她们离男神只有一步之遥了啊。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脑补出了一部小粉丝通过不懈努力终于逆袭追到男神的偶像剧,而许墨也任由他们自由发挥,不参与评论,而另一位当事人,则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幸福中无法自拔。

许墨的这场恋爱谈得很高调,同事们在知道了悠然的对象是他之后,神情各异,嘴上说着祝福,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少参加过聚会的人不由得对号入座,看向许墨的眼神有几分怪异,可是终究还是没胆上去说些什么。

而这些许墨已经不在乎了,虽然之前藏着掖着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是在知道有人在知道他的另一面之后,仍不曾放弃爱他之后,他就释然了。

他看着一脸傻笑的悠然,她始终觉得和他谈恋爱是她的幸运,殊不知真正感觉到幸运的那个人是他。

不过这些,还是不要告诉她比较好。



“女孩子是由砂糖、辛香料和某些美好的东西组成的”出自《鹅妈妈的童谣集》

“我最后的感谢要给那些明知我不完美,却仍爱着我的人。”出自泰戈尔

因为我是一个不追星的人,所以对于粉丝和明星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了解

所以这篇文章只是仅凭个人感觉写的,算是包含了个人臆想的一篇文章,请大家不要深究里面的合理性

毕竟我创作的是许墨的同人,和其他人没有一点关系。

评论 ( 7 )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