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恋与】【许墨/Ares】月半明时 - 9 -

前文: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许墨没想到会在这种场面下见到悠然,在分别的两个月后,她似乎完全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无迹可寻。

可是就在他以为她不会再出现的时候,她又突然地以他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了。

聚会的地点是目标选的,是一家颇有格调的酒吧,老板是个风雅人,不仅将酒吧装饰得与众不同,还喜欢请一些名气不大却颇有实力的乐队来演奏。

许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看到悠然的。

她看上去并没有经过精心的准备,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素净的妆容,坐在舞台的高凳上调整着眼前的麦克风,配上一副漠然的神情,像是误入凡间的仙子一般散发着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唯有从耳垂处垂落至项间的那双耳坠,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晃动,折射着舞台上的灯光,给她平添了一丝人气。

在舞台的灯光打下来的时候,整个酒吧突然间就安静了下来,人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坐在舞台上的悠然,就连呼吸声都压抑着,生怕惊动了台上那位精致的人。

她拨弄了一下垂落肩上的头发,然后低头和舞台下的人交流了几句,似乎在争执些什么,最后皱着眉头妥协地点了点头,转头和身后的乐队商量了几句,音乐便响起了。

“盼我疯魔还盼我孑孓不独活,想我冷艳还想我轻佻又下贱。”开口的瞬间她的表情就变了,眉角微微上挑,配上微微沙哑的声音,勾人心弦,“看我痴狂还看我风趣又端庄,要我美艳还要我杀人不眨眼。”

许墨的目光几乎无法从她的身影上移开,即使她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他见过她许多模样,却依旧还是会被他没见过的她的样子所吸引。

“为我撩人还为我双眸失神,图我情真还图我眼波销魂。与我私奔还与我做不二臣,夸我含苞待放还夸我欲盖弥彰。”

她就像一朵兀自盛开的罂粟花,诱人上瘾,而后引人走向毁灭。

“请我迷人还请我艳情透渗,似我盛放还似我缺氧乖张。由我美丽还由我贪恋着迷,怨我百岁无忧还怨我徒有泪流。”

一曲歌罢,她就这么毫不眷恋地走下舞台,在路过许墨他们这一桌子的时候被他不着痕迹地拽住了裙摆,脚步才停顿了一下。

悠然的目光只在他的脸上停留了非常短的时间,眼神中只有对他会出现在此处的惊讶,然后便掠过他停留在他身边的女生脸上。

BS公司对目标的保护工作也做得不错,再加上悠然自己本身没有兴趣,所以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这个女生的脸,她的样貌并不属于让人感到惊艳的类型,五官却十分柔和,属于很耐看的那种类型。

那模样,一看就是被家里保护得很好,一副不喑世事的模样,尤其是在看她停下来之后,下意识紧握着身边的许墨的手,生怕他被勾走的模样。

“这位小姐。”悠然的手撑在桌子上,一侧头,耳坠便随着她的动作剧烈晃动着,她勾起一抹无害的笑容,晃得身为女生的她也有一瞬间的失神,“不知我是否有幸,请你喝一杯?”

似乎没想到她会来那么一出,女生愣住了,在对上了她的目光之后,脸上浮现了一抹绯色,她“我”了半天,始终没有给出一个答案。

悠然并不着急,一直笑吟吟地看着她窘迫的模样,她越害羞,她脸上的笑意越深。

被晾在一旁的许墨心里莫名地燃起了一股无名火,他安抚似地反握住女生的手,对着悠然说道:“我的女朋友怕生,怕是不能应约了。”

“有主了啊。”悠然将轻佻贵公子的模样演绎出了十分,此时露出了一副可惜的模样,可是目光在女生身上流连一转,又低声地道,“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

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

女生似乎没想到,刚刚还坐在台上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到了自己跟前就变得这般轻佻,可偏偏她又笑得好看得紧,让人无法生出一丝一毫的厌弃感,反而被她这么一勾,她的三魂七魄似乎都失了一半。

她当然不知道悠然这一颦一笑,婉转撩人的语调,暗地里不知道练过了几百回的,一旦拿出来撩人便是一击即中,绝不含糊的。

而唯一能够透过表象看清本质的许墨,却并不点破。

等到悠然觉得时机差不多的时候,才暗暗地踢了他的小腿一下,得到启示的他立刻开口解围道:“既然你执意要这么做,那么由我代替她,你觉得如何?”

“差强人意。”悠然瞥了他一眼,似乎对这个结果十分不满,可是还是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他,“可倒不是不行。”

看到这个情形,女生立刻有些紧张地拽住了许墨的手臂,可是一想到她是冲着自己来的,便也没有那么担忧了,只能由着他去了。

“终究还是太嫩了。”悠然坐在吧台上,转头便看见盯着他们一举一动的女生,在对上她的目光之后对她笑了笑,吓得她又缩了回去,“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个道理都不懂,怕是被人卖了也只能帮人家数钱。”

“你来做什么?”许墨当然不会觉得悠然是来搅局的,毕竟他们现在也算是维持着合作关系,“只是来单纯勾引我的女朋友?”

“我当然是来帮你的啊。”悠然的手指点在吧台上,漫不经心地敲打着,姗姗来迟的乐队开始了他们的表演,悠扬的乐声刚好掩盖了他们的交谈声,“女生嘛,总是要有点外界因素刺激一下,才会对你死心塌地的。”

“那你打算,怎么落井下石?”许墨盯着她的眼睛,却什么也看不破,她似乎真的就只是来推进他和别人之间的感情,不带一点私心。

悠然侧头,将耳坠摘了下来,放在他的手心里,在幽暗的灯光下,依旧能从石头上流转的光泽里判断这是价格不菲的东西。

许墨抬头,刚好看见她斜倚在吧台上,暧昧的灯光落在她的脸上,照得她的睫毛如同小扇子一样,目光相交的瞬间,她挑起一抹慵懒的笑,对他说:“星星送你了,美人得你自个讨好了,费用我会找公司报销的。”

他将那串耳坠送出时,果不其然地换来了女生惊喜的笑容,她在看到它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他并没有察觉到,悠然却察觉到了,于是便顺水推舟地卖了他一个人情。

许墨回头,看向悠然,她对他遥举了一下酒杯,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然后离开了。

她由始至终的从容,以及无法从中揣测情绪的眼眸,让他无法从中窥探的是,她今天的出现,到底是蓄谋已久,或者只是一个美好的意外。

袖子被拽了一下,他低头看着靠在他怀里撒娇的女生,她已经将那双耳坠戴好,眸中毫不掩饰想要得到他夸赞的想法。

明明是同样的东西,戴在不同的人身上,怎么就差了那么多呢?许墨小心地收好心底的情绪,温柔地笑道:“好看,就像坠落凡间的星辰一样。”

星星从天上坠入凡间,不过只是换了个人的差别而已。

 

“很开心?”李泽言看着出去了一趟回来嘴角就一直上扬的悠然,问道,“遇见了什么有趣的人吗?”

“确实。”她晃着手中的酒杯,杯中的红酒便沿着玻璃壁转动,眼看着就要挣脱杯子的束缚,又被晃回了杯子底,“见到了有意思的东西呐。”

“你注意点分寸。”李泽言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大事不妙,每次她露出这种饶有兴致且跃跃欲试的表情时,就以为着他要跟在身后替她收拾麻烦了,“别太过火。”

“我这不是有你吗?”悠然倒是一点都没有身为麻烦的自觉,态度坦然得令人发指,“对了,你让人去BS公司帮我报销一下我的耳坠呗,就我刚刚戴着的那对。”

“说到这件事。”他将那对全世界仅有唯一一条的耳坠子的事放到一边,毕竟什么独一无二的玩意到她手里都得不到应有的重视,“我之前派人去报账时,提到了Ares带你去购物时的花费账单,得到的回馈是,他从没提交过任何账单,也没有提出需要报销的申请。”

悠然的手一抖,酒杯从她手中滑落,落到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滚了两圈,并没有碎。

她突然开始看不透,他们这场戏里,到底夹着几分真情,几分假意了。




其实两个人都在扮猪吃老虎,只是看谁的演技更胜一筹

谁陷得比较深,谁先妥协而已

歌词是陈粒的易燃易爆炸

评论 ( 6 )
热度 ( 5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