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FGO】【 帝韦伯】飓风 - 拾叁 -

前文:- 玖 -   - 拾 -  - 拾壹 -   - 拾贰 - 


韦伯的意识回到了迦勒底。

他看见了许多熟悉的英灵,还有他的御主藤丸立香。

可是他们都看不见他。

他们在他的身边来回地走动,有的甚至穿过了他半透明的身体。

只有罗曼医生在经过的时候似乎察觉到什么,往他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却依旧没有看见他。

“怎么了?”达芬奇看着停在路中央若有所思的罗曼,开口问道。

“我总觉得这里有什么东西存在。”罗曼站到韦伯的面前,企图寻找让他感觉到异样的存在,“感觉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

“稍等一下!”达芬奇似乎想到了什么,飞快地跑远了,边跑边说,“我前段时间新发明了一样东西……”

达芬奇发明的东西果然十分有效,在那个投影机下,韦伯的身影终于显现了出来,能被肉眼所看见。

“这不是……”罗曼对此感到不确定,“埃尔梅洛伊二世吗?”

“是真的。”对于消失了很久却突然以这种形态出现的韦伯,达芬奇也惊讶得瞪圆了眼睛,“得快点通知御主才行。”

“我离开了多久?”这是韦伯迫切想要知道的事情,他已经在那个节点度过了接近十年的时间,可是迦勒底看上去却没什么变化,两个空间的时间流速肯定是不一样的。

“唔,不到十天吧?”自从韦伯在灵子转移的过程中消失之后,迦勒底一直企图定位他缩在的特异点,可是一直没有收获,只能依靠着梅林的能力,得出他并无大碍的消息,“你去了哪个时代?为什么会以这种形态回到迦勒底?”

“我去了马其顿。”韦伯稍微顿了顿,“就是亚历山大在的那个时代,我在那里待了接近十年了。”

“Lord。”这个有点陌生的称呼让他晃了一下神,因为太久没听见了,就连藤丸立香的声音也变得陌生起来,虽然她什么都没有改变,“你没事吧?”

韦伯看着自己如今的模样,最终还是将那句“没事”收了回去,如实汇报情况:“不需要太担心的,Miss,我只是因为魔力供给不上而导致现在的情况。”

藤丸立香举起印着令咒的手,却发现无法催动令咒给韦伯补充魔力,尝试了几次都不行,只能抱歉地看着他,沮丧地说:“抱歉,Lord,我做不到。”

“不用太沮丧,Miss。”作为一个绅士是不应该责备没有犯错的小姐的,看着她愧疚的表情,他感觉到良心不安,“毕竟我的身体不在这里,我想我会回到迦勒底也不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

“是感情问题吧。”藤丸立香露出了了然的表情,从达芬奇手中接过了投影仪,“来我的房间说吧,梅林已经把大体的情况跟我说了。”

韦伯发现自己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

在他们像风一样离开之后,达芬奇似乎才回过神来说道:“说起来,这个投影仪也是梅林提议我才弄出来的发明呢。”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恶趣味啊。”罗曼对于这只梦魇一直没有好感,至少在嘴上不会给他留情面,“明明什么都知道。”

达芬奇笑而不语。

 

藤丸立香的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连一张多余的椅子都没有,他们只能坐在床上聊天。

“所以啊,Lord,你到底在犹豫些什么?我觉得如果是那位大帝的话,应该已经向你表示过好感了吧?”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她说话也不再遮遮掩掩,而是很直接地一下子切入了主题。

“你为什么那么确定这件事?”虽然伊斯坎达尔从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喜恶,可是他从没有来过迦勒底,她对他应该不了解才对。

“我听亚历山大说的。”藤丸立香显然是对此事做足了功课,“‘无论是什么形态的我,大概都会被老师吸引吧’他是这么说的。”

“果然小时候说起情话来是一套一套的。”对此韦伯有些感慨,“怎么越长越不可爱了呢?”

“如果让你选的话,你会选幼帝还是大帝呢?”藤丸立香有些好奇地问道。

“Miss。”韦伯也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虽然性格差别很大,但他们始终是同一个人,好巧不巧他还见证了他的成长,“我觉得我们不需要浪费时间探讨这个问题。”

“那讨论什么?”她歪着头,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你为什么不愿意跟大帝上床?”

“Miss……”韦伯有气无力地喊道,可是事实上他也找不到话来反驳她,“你还未成年……”

“可是你找我不就是为了让我帮你解决这件事情吗?”她伸手,之间穿过了韦伯的身体,“明明可以从那位大帝身上汲取到足够的魔力,却还是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明明你和他做过的吧?在还是韦伯·维尔维特的时候。”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情?

“Lord,是因为身份变了吗?”藤丸立香打断了他的话,“他依旧是伊斯坎达尔,而你却不再是韦伯·维尔维特?”

她并没有清楚地指代所谓身份的转变是从什么变成什么,是从韦伯·维尔维特变成了Lord·埃尔梅洛伊二世,亦或者是从韦伯变成了赫菲斯提安?

或许两者都有。

“Lord。”她的语气柔和了很多,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对他说,“无论你是谁,他都爱上了你,不是吗?”

该怎么形容韦伯此时此刻的心情呢,大抵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感觉。

“你说得对。”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形容的不过如此,他一直在纠结的是回到了迦勒底之后,伊斯坎达尔的记忆中将不再存在“韦伯·维尔维特”这个人,而是“赫菲斯提安”,别的都好说,可是如果是亲密的事情呢?

明明和他亲吻拥抱的是自己,在他脑中却会被代替成另一个人,光是想象,就让人觉得难以忍受。

可是那又如何呢,因为现在大帝喜欢的,仅仅只是自己而已啊。

“你该回去了,Lord。”藤丸立香看着韦伯的身影一点点变淡,她脸上的笑容不变,依旧带着温暖人心的力量,“我会在迦勒底等着你回来的。”

“我很快回来。”

历史的齿轮已经轮转了一半了,回到迦勒底是迟早的事情,毕竟他是属于这里的。

作为藤丸立香的英灵,他是属于迦勒底的。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即使他还活着的时候,顶着君主的称号,在埃尔梅洛伊的教室里教导着学生,他都没有一种确切的归属感。

只有在伊斯坎达尔身边,或者是在藤丸立香这个御主身边,才是他可以“回去”的地方。

韦伯闭上眼,任由意识再度沉入黑暗。




今天坐在窗前码飓风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信息说外面要下暴雨

然后我就打开窗,一遍感受着飓风一遍码飓风,然后一个下午码了两章,心情非常愉悦

其实飓风是我码的最舒服的一篇文,因为剧情早就在脑子里构思好了,只需要写下来就好了

我是真的很喜欢这篇文,即使看得人不多,可是写起来真的很开心,也让我有种我可以一直写下去的感觉

还有就是非常感谢一直追文的你们啦,我是一个非常喜欢聊天扯淡的人,每次更新都希望有人告诉我感受,跟我聊剧情

而飓风几乎每次更新都会有人给我评论,超开心的

最后,非常感谢你们看我的文,比哈特❤

评论 ( 4 )
热度 ( 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