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狗崽】美男与野兽(中上)

前文:阴阳师同人文汇总


哪有人初次见面就让别人喊他大人的?妖狐虽然心中不快,可是他现在正在别人的家里,躺在别人的床上,怎么想都是弱势的那一方,于是他只好不情不愿地喊:“大天狗大人。”

这个称呼似乎打开了什么开关,大天狗身上带来的压迫感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让妖狐松了口气。

“你不是要挑战我吗?”大天狗越过他往门外走去,“我在餐厅等你。”

没有人会在餐厅里打架,大天狗在委婉地邀请妖狐共进早餐,而他并没有拒绝的意思,没有人会和自己的胃过不去。

妖狐坐在梳妆桌前,桌子上放着朱砂和眉笔,虽然不知道是谁准备的,但是既然放在他房间,那自然就是为他准备的。

坐在餐桌前的大天狗也不着急,他很清楚妖狐有描眉的习惯,事实上,他清楚他的每一个习惯。

相处的几百年的时光,足以让他熟悉那个人的一切。

“灯姐说。”妖刀姬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既然你已经醒了,那么也该见见老朋友们了。”

“转眼间又是一百年了。”百年对于他们这种大妖来说只是弹指一瞬罢了,可是对于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沉睡的大天狗来说,见见老朋友聊聊天足以让他清楚世间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时间过得真快啊。”

“这次也是只有一百天吗?”虽然不是自愿留在这里,可是妖刀姬也陪着他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百年。

“诅咒总有被解开的时候。”大天狗早已厌倦这样的生活,他以为自己已经痛到麻木了,可是现实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失去挚爱的痛苦永远无法被习惯,“轮回总有结束的那一天。”

而他能做的只有等待。

一百年一个轮回,而他不过也是在轮回中无法挣脱的可怜人罢了。

 

早餐是丰盛的,每一样菜都意外地合妖狐的胃口,这让他这个不速之客有一种自己是被宴请的客人的错觉。

妖狐抬眼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大天狗,他确定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对方,可是对方却给自己一种他了解自己一切的感觉。

这让他不由得联想到昨晚的青行灯给他讲的故事,以及那个真实却无法想起的梦,这一切让他忍不住怀疑他就是大妖一直在等的那个人。

可是他的命定之人难道不应该是温柔可人的漂亮妹子吗?眼前这个完全不符合他审美又冷冰冰的男人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啊?

大天狗是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看着他一时三变的表情,也能猜到不是什么好事了。

“怎么?饭菜不合胃口?”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妖狐的口味上千年来都没有发生过变化,只是大天狗觉得说“再不吃饭菜就要冷的”不太符合他的风格。

“啊?”沉迷于自己思绪中妖狐一时半会没有回过神来,愣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明白大天狗在问他,“饭菜很美味,谢谢大天狗大人的款待。”

妖狐这么客套的样子可不多见,可能是还没睡醒亦或者说睡傻了吧。大天狗这么想着,放下了手中的餐具。

看到他吃饱了的妖狐也不好意思多吃,只好赶紧多吃了两口就放下餐具以示自己已经吃饱了。

“走吧。”大天狗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羽毛扇,吃饱喝足就该解决一下遗留问题,“去外面打。”

刚从长眠中醒来的他,确实需要一些活动来舒展一下筋骨,和妖狐对战确实是一个好方法,毕竟要做到打赢他却不让他受重伤对于他来说一直都是一项挑战。

妖狐也拿起扇子紧随其后。

传闻在森林深处住着一位大魔王,他是御风的高手,古堡外围常年有飓风环绕,只有同样御风的高手才能穿越风层来到古堡挑战大魔王。

这就是支撑妖狐穿过森林穿越风墙来到大天狗面前的原动力。

可是,他能打败大天狗吗?

大天狗的翅膀在阳光下完全舒展开来,那第一眼看上去俗不可耐的翅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让人完全移不开目光。

最让妖狐感到惊奇的莫过于萦绕在那双翅膀上的风,随着大天狗动作而掉落的羽毛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随着他身上的气流而飘在翅膀的周围。

那是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让风都归顺于他啊。妖狐的表情开始严肃起来,他开始感到兴奋,那是即将与强者交手所带来的紧张感。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面对大天狗释放出来的气场,妖狐感觉自己的身心都颤抖了一下,但是他还是故作镇定地说,“若是小生赢了,你随小生处置,若是你赢了,小生随你处置,怎样?”

“可以。”大天狗没有多加犹豫就答应了,那爽快的态度让妖狐寻思自己是不是挖了个坑然后自己跳了进去。

“那小生就不客气了。”妖狐挥动折扇,气流在聚集在他的身边,然后随着他的动作往大天狗的方向打去。

大天狗翅膀一挥,萦绕在他身边的气流立刻卷起了狂风,那看起来无害的羽毛此刻变成了最致命的利器,妖狐感觉自己的手腕传来一阵刺痛,手中紧握的扇子从手中滑落,被狂风卷走。

狂风很快就停止了,风停时,妖狐看见自己的折扇落在大天狗的手上。

胜负已分。妖狐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臂,不得不承认自己彻底的输了,他们本来就不在同一个档次上,若不是大天狗手下留情,或许他就不仅仅只是手腕受伤那么简单了。

“愿赌服输。”妖狐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大天狗,他身上的气息已经收敛起来,不再给他带来压迫感,“你想怎么处置小生?”

大天狗抬起了妖狐受伤的手腕,在确认那只是皮肉伤之后将折扇放到了他的手中。

“我没有别的要求。”妖狐想象不出他面具下是一副怎么样的表情,只是他能看见他眼中那抹让他怦然心动的温柔,“我想你陪我三个月。”

“可以。”三个月,对于妖怪来说不过是生命中短短的一瞬,这个要求对于妖狐来说也不算过分。

命运之轮又重新开始转动,以百年为轴的故事又重新开始轮回,若是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局会是怎样。

余生太长,若是可以,大天狗想将剩下的时间拿来好好体会恋爱的感觉,而不是在重复的得到和失去中一遍又一遍地感受撕心裂肺是一种什么感觉。



最近忙到爆炸,更新时间都是挤出来的。

手上想写的坑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什么都好萌什么都想写啊!

可是完全没有时间啊!没有时间啊!!!痛苦!

评论 ( 1 )
热度 ( 4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