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FGO】【 帝韦伯】飓风 - 拾玖 -

前文: - 拾柒 -   - 拾捌 -



宿醉和纵欲的后果就是醒来后的浑身酸痛,以及一时半会无法思考的大脑。

所以当韦伯听到陌生的笑声以及熟悉的称呼时,一时间竟难以回过神来,只能用食指用力的摁压着太阳穴的位置,好让自己能够尽快地从这种难受的感觉中解脱出来。

“你是谁?”好不容易让自己的大脑重新开始工作,韦伯感觉脑袋更疼了,随之而来的还有熟悉的胃疼感,他明明记得自己在睡前还是在伊斯坎达尔的营帐里,怎么一觉睡醒自己已经身处陌生的房间,身边还坐着陌生的人,“这是哪里?”

“余是大流士三世,这里是波斯。”看见韦伯震惊的表情,大流士三世补充道,“这已经不是余和你第一次见面了,埃尔梅罗二世。”

在信息量过载的情况下,韦伯反而冷静下来了,只是因为宿醉而隐隐作痛的头脑多少影响了他的思考,他不得不闭眼静默了一会,才开口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迦勒底的大流士三世是……Berserker才对。”

而且因为高阶的狂化,保留的“人性”所剩无几,就连最基本的对话都很难做到。

可是眼前的这位青年,虽然保持了相似的体型,可是气质却是完全相反的,甚至给人一种温和的错觉。

不过跟迦勒底扯上关系的英灵,或多或少跟史书有些出入,自从见过各种形态的亚瑟王之后,韦伯已经可以很坦然地接受与历史记载不符的事实了。

“你是在思考为什么余会以这种形态出现在这个特异点是吗?”或许是因为韦伯沉默太久,大流士三世开始说道,“或者说,这个特异点为什么会出现之类的问题?”

“来了这个特异点那么久,我现在算是找到了这个特异点出现的原因了。”韦伯吐了一口浊气,揉了那么久的太阳穴,大脑总算是清醒了一点,“你向圣杯许愿了吧?”

“不亏是埃尔梅罗二世。”这本来就不是什么难猜的事情,可是看见他并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大流士三世便问道,“你不好奇余许了什么愿望?”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韦伯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从房间的奢华程度来看,他应该是在波斯的皇宫里面,“但应该和伊斯坎达尔脱不了干系的。”

“我很好奇,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把我带离伊斯坎达尔的身边。”韦伯一边观察着房间的摆设,一边寻思着逃出去的可能性,嘴上还不忘问道,“还能做到不让我察觉。”

“这个方法不是你提出的吗?”大流士三世露出嘲讽的笑容,只是一瞬间,快得让人无法捕捉,“不是你让马其顿王将父王的嫔妃们放回来的吗?”

韦伯愣了愣,随即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倒是忘了这一点,不过你既然知道历史会如何发展,设下这个套让我跳也不是不可能的。”

“原来史塔蒂拉的出现就是你给我下的套吗?”事出反常必有妖,只是当时的韦伯并不知道大流士三世的存在,所以才放松了警惕,没想到就此栽了个跟头。

大流士三世任由他打量着房间,等他收回目光的时候,才悠悠地开口:“你觉得余的宫殿如何?”

波斯的财力在历史的记载中是非常可观的,这一点从宫殿内的装饰和奢华的摆设可以看出来,即使到了迦勒底,财力也是衡量大流士三世个人能力的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

“自然是不错的。”

“那么,就麻烦你在这个宫殿里逗留些时日了。”

“你觉得你能困得住我?”虽然身体还是处于一种虚脱的状态,可是韦伯并不认为这个宫殿里的普通侍卫有困住自己的能力,而大流士三世也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看守自己,“你应该很清楚我的能力才对。”

大流士三世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笑出声,说出来的话却让韦伯遍体生寒:“那你也应该很清楚圣杯的能力才对。”

纵然是大脑的反应再迟钝,韦伯也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从一开始他就感觉到浑身无力,他还以为是因为这是纵欲所带来的疲惫感,现在才发现并非如此,他似乎感觉不到在他身体里流动的魔力了。

只有身体里的魔术回路被干扰或者切断了,才会出现他现在这种状态。

魔术回路是魔术师天生自带的天赋,这让他们异于常人,只要魔力充足,他们可以拥有更快的恢复能力,若是不出意外,这种天赋能一直陪伴他们直到死亡,甚至还能传承给下一代。

可是一旦魔术回路被干扰或者中断了,对于魔术师而言,他们的身体会陷入一种异常虚弱的状态,虽不致死,却比死亡还要难受。

他的老师,埃尔梅罗,就经历过这种痛苦。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虽然只是一个二流的魔术师,全靠着诸葛孔明的力量才能进入英灵座,可是魔术师这个身份对于韦伯而言却是异常重要,这让他几乎无法保持冷静的态度,“你到底想怎么样?”

“余不想怎么样。”大流士三世的表情渐渐变得冷漠起来,撕碎了伪装,他也是个高傲的王,“正如你所言,余对你并不感兴趣,虽然余不知道为什么余向圣杯许愿会将你带了过来,只是我不希望你成为那个无法掌控的变数。”

“你的愿望,到底是什么?”

“你刚刚不是对这个不感兴趣吗?”大流士三世低下头,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我现在又感兴趣了。”

“晚了。”大流士三世冷哼一声,转身离去,“余现在不想说了。”

韦伯并没有喊住他,失去魔术回路的魔术师比普通人还普通,就像一只会飞的鸟突然失去了飞行的能力,要适应如何在地上走路也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虽然这个过程很漫长,但是他必须得去适应。

不会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韦伯这么安慰着自己,忍了忍,却还是没忍住那句脱口而出的“shit”。

昨天还在温柔乡里沉沦,今天就已经沦落成阶下囚,这种落差还真是让人难以适应。

来了这个特异点那么久,韦伯第一次对眼前的状况感到束手无策。



新年快乐!

新年第一篇是献给我的白月光帝韦伯!

还有就是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动画化了大家快去看啊!!!

今天帝二世的爱情也让我流泪了!

还有就是说来惭愧,写了那么久,这篇才算是进入了正题

评论 ( 5 )
热度 ( 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