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恋与】【许墨/Ares X你】似此星辰

“在想什么?”

你抬眸,刚好对上Ares探究的目光,与其说是探究,倒不如说是审视,明明是同样的脸,明明是同一个人,可是许墨跟Ares,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存在。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你的目光掠过他的肩膀往他身后的落地窗看去,窗帘阻挡了你的目光,可是昨晚下了一夜的雪,窗外想必是一片银装素裹,“梦到了你对我说,在你的身边,我可以放慢成长。”

还不等他开口,你便嗤笑一声,像是对他说,又像是自言自语道:“想来也是不可能的,你倒是天天嫌我弱小,又怎么会容许我放慢成长。”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明明是同样的声音,Ares的语调清冷许多,说的话带着一股子寒意,冷彻心扉,“既然知道是不可能的,那便不要去想。”

“我虽不指望你能像梦里那般温柔,但也不要这样残忍好吗?”你似乎终于感觉到了冷,将肩膀往被窝里缩了缩,把头埋在Ares赤裸的胸膛上,“若是连梦都不让人做了,那我还有什么动力坚持下去呢?”

“梦再美好始终只是梦,总是要清醒的。”

你听着他的心跳声,沉稳有力,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温柔的许墨,记忆中,上一个寒冷的冬天,他抱着你站在落地窗前,对你说他会陪你陪你看每一场初雪,度过每一个冬天。

那时的冬天,哪有这般寒冷。

Helios说得并没有错,用尽力气,用掉所有办法,放弃过去的一切,哪怕是抛弃自己也要变强。

这样才能把想要的,想要保护的,不想再丢失的人,紧紧地拥入怀里。

所谓的“放慢成长”,不过是那个温柔而又强大的人,以自己的身躯,用自己的能力在为你遮风挡雨,为了你而勉强自己罢了。

“有些时候,我都快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你伸手搂住了Ares的腰,将身体贴了上去,他的身体一僵,却没有躲开,“若梦里是假的,那我坚持的意义到底在哪里?若是梦里是真的,那我还要多努力,才能足够强大让一切变回原样?”

“你成长得还不够快。”Ares的手安抚似地抚摸着你的背,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般冷酷无情,“等你成长为真正的‘Queen’的时候,你便会得到你所想要的一切。”

你紧紧地抿住嘴唇,却还是走漏了一丝哽咽,泪水从你的眼角滑落,落在床单上晕开一小片水迹。

记忆中温润如玉的许墨是真的,眼前淡漠疏离的Ares也是真的。

过去的浓情蜜意是真的,如今的提防猜忌也是真的。

这一点你早就明白了,当你决定和过去两断时,就已经彻底觉悟了。可是若真的那么轻易就能放下,你就不会再Ares看到你有所成长,向你抛出橄榄枝时,毫不犹豫地站到了他的身边。

进化过程中的牺牲是难免的,你能做到的只是将牺牲降到最低。

比如说,只牺牲你一个。

这个想法你当然没有跟Ares说,若是说了他也只会嗤笑你的天真,嘲讽你的自不量力。

过去的你确实做不到,所以作为惩罚你失去了一切,可是若真的能将Queen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倒不能说没有成功的几率。

脑子里想着这些事情,眼泪自然就止住了,你冷静下来后抬头,刚好撞进Ares的眼眸中,他自然是知道你落泪的,只是从来不哄。

以前那个一边喊着“小笨蛋”“小傻瓜”一边把你搂入怀中惯得无法无天的许墨早就不在了,你自然也不能怪他,毕竟是他想尽办法,尽心竭力地给你遮风挡雨,不让你受一点伤。

就连暴露Ares的身份,都是在问过你的想法之后,才做出的决定。

“最近怎么不见你忙你的实验了。”与Ares对视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你无法从他眼中揣摩出他的情绪,却感觉像是被他看透了灵魂一般,于是你挪开了目光,“之前你不是说你的实验有了进展吗?”

“既然你的潜能已经被激发了出来,这个实验便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哦?是一个什么实验?”

“是一个仿造‘Queen’的实验。”

你蓦地看向他,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串联了起来,比如说在恋语市即将陷入混乱之前,许墨长时间的出差,整天的泡在实验室,几乎不眠不休地进行着的实验,竟然是和她有关?

Ares将她的反应理解为惊讶,于是便继续说了下去:“与其说是再造一个‘Queen’倒不如说是在有夏娃的基础上,造一个亚当出来。”

“若是……”你听见自己的声音带上了颤音,“若是成功了,那会怎么样?”

“若是造出了亚当,那夏娃就没有了利用价值了。”Ares看着怀里脸色变得煞白的女孩,以为她在害怕,于是补了一句,“不过既然你愿意为我们所用,这个实验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如果当时许墨的实验成功了,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你就能远离那些纷争,安稳地继续做你的制作人?

即使这份安稳是他拼了命换回来的假象而已。

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那个无法完成的实验,已经度过了的春天,还没来得及开始便已经结束的夏天,以及……那些许下了却没有完成的约定。

许墨这个人,向你藏了太多秘密,你看见的他不过是他想让你看见的他,而背后的秘密,越是深挖,越是让人动容。

就连爱你这件事,你所看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房内是开了暖气的,你光着腿赤着脚下床倒也感觉不到冷,走到床边,微微拉动窗帘,窗外柔和的光便洒了进来。

你总算是看到了窗外的雪景,只是没想到雪还没停,洋洋洒洒的雪花从空中飘落,树上的枝丫不堪重负般地抖落身上的雪花,很快又有新的落在上头。

在雪停之前,想必都会如此周而复始。

“你若是感冒了,我会感到很困扰的。”肩头一重,带着他味道的外套盖了上来,并将你整个人包裹在了里面。

“你明知道我想听的是你怕我着凉。”你将身体往后靠,整个人依偎在他的怀里,“说给我听,好不好?”

Ares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考虑什么,但最终还是顺从了你的请求,说道:“小心着凉。”

你勾起嘴角,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可还没得意一会,便听他冷冷地说道:“你倒是笃定我会满足你这些无理的要求?”

那语气,跟那天他掐着你的脖子时是一个样的。

你条件反射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觉到身后的人因为你这个动作而僵直了身体,见他紧张,你便放松了下来。

“把握倒是没有。”你转身抱住了他,踮起脚尖将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可是如果你答应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Ares像是想反驳你的话,可是话到了嘴边转了两轮最后还是咽了下去。

你近来总算是学会了在逆境中找乐子,因为你发现,无论是许墨还是Ares,只要找对了方法,他还是会乖乖地跟着你的脚步走的。

说到底,不过是仗着他对你的喜欢,恃宠而骄罢了。




不让开车,那就躺床上盖棉被纯聊天吧

求生欲还是要有一点的

我是真的好想开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了我的狗命

评论 ( 11 )
热度 ( 5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