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恋与】【许墨/Ares】月半明时 - 4 -

前文: - 1 -   - 2 -   - 3 -


再度重申一遍,本文除了许墨线,其他都是友情线

其实我的内心还是有一点点偏心李泽言的



悠然听说过许墨的可怕之处,可是却完全没有想过这个人可怕如斯。

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他的身上已经完全找不到了Ares的影子,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完全符合了资料上对于“许墨”的描述。

悠然对他这种转变很满意,在许墨达到她心里的标准的时候,她剪去了她原本及腰的长发,换掉了她那堆性感的裙子,就连那堆恨天高的高跟鞋也全部被弃之不理。

她按照BS公司给她的资料,将自己完完全全打造成涉世不深的女大学生的模样。

“许教授。”悠然一手抱着资料,一手将及肩的长发拢到耳后,那双眼眸中有掩盖不住的爱慕,“关于这次的课题……”

她并没有错过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即使他很快便恢复平常,朝她露出温和的笑容:“你想问什么?”

悠然弯腰将手中的资料递到他面前,她的手指点在资料上面,抬头对上他的目光:“就是这里。”

许墨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看她提出的问题,沉吟了一下,便以最简单的方式给她解说起来。

因为资料上的文字很小,他们凑得很近,许墨的声音萦绕在她的耳边,因为在解释专业的知识,所以声音并没有太大的起伏,可是那干净的声线却让她沉迷其中,根本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说的话上面。

“听懂了吗?”许墨解释完了一长串的专业知识,见她微微出神的模样,不由得提醒了一句。

悠然咬住了唇,她摇了摇头,拢在耳后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滑落,淡淡的发香随之飘来,却又转瞬即逝,在他想去探寻的时候消失。

“那我换个方式解释。”许墨不再去看摆在桌面上的资料,他看着眼前因为害羞而有些不安的学生,再次解释他刚刚的那套理论。

悠然的手绞着裙子的下摆,她将目光悄悄的从资料里转移到许墨的脸上,却刚好对上他的目光,她慌忙地移开目光,脸却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

这次解释完了,她也不管听不听得懂,匆忙道谢之后,拿起桌子上的资料就想落荒而逃。

“悠然同学。”许墨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带着笑意,让人听着迈不动步伐,“你脸红的样子很可爱。”

“许教授。”听到这句话的悠然停下了脚步,她转身,脸上那抹红晕还在,羞涩的表情早从她脸上褪去,寻不到踪迹,“你笑起来也很好看。”

那原本浅浅覆盖在上面的笑意突然进入了眼底,阳光很耀眼,可是眼前的男人却并不比阳光要逊色几分。

悠然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她将这种感觉归类于妒忌,嫉妒他可以轻易地走出阴影,和阳光融为一体。

“怎么了?”看到她突然黯淡下去的表情,许墨问道。

“肚子饿了。”悠然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眺望向窗外无边际的大海,低声喃喃道。

 

两个小时后,许墨才意识到悠然这句“肚子饿了”是有深刻含义的,并不是单纯的独自饿了想要吃的。

华锐的本部离这座度假山庄有一些距离,可是总裁本人却在第一时间赶到了,许墨远远的就听见了引擎轰鸣的声音,然后便听见门口传来急刹的声音,紧接着,李泽言那张紧绷着的脸便出现在了面前。

“肚子饿了?”他在看到悠然的那一刻放松了下来,表情变得柔和起来,他脱下来身上那件西装外套,卷起了衬衫的袖子,他身后,一个面目慈祥的老人提着塑料袋跟着走进了别墅。

“悠然小姐。”对上了悠然讶异的目光,蔡老先生向她颔首示意,“店长让我来打下手。”

悠然蜷在了沙发里,一言不发。

许墨看向厨房里忙碌的人,感受到他的视线,李泽言回头瞥了他一眼,他们的目光快速地交流了一下,便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错开了。

“不开心?”许墨走到了她的身边,将手搭在她的头上,温柔地揉了揉,“不开心的时候摸摸头,心情就会好很多。”

“你当我是小孩子呢?”悠然“噗呲”地笑了出来,明明嫌弃着却没有拨开他的手,“我七岁起李泽言就不这么哄我了。”

“她七岁的时候就不满足口头上的安慰了。”李泽言的声音从厨房那边传来,带了点无可奈何的意味在里面,“她会要求物质上的安慰。”

虽然不知道悠然为什么突然闹脾气,可是当时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栋房子里,许墨是逃不开责任的。

“你想要什么安慰?”

悠然盯着许墨的眼睛,他眼中的无奈是真的,眼底的笑意也是真的,他看着她,像是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样。

悠然从沙发里探出个头,看了一眼背对着他们忙活的蔡老先生和李泽言,然后缩回去,一把拽住许墨的领子把他往下拽,狠狠地吻上了他的唇。

她很喜欢和许墨接吻的感觉,她贪恋他口中淡淡的薄荷味,明明用的是同一款牙膏,可是他口中的尝起来就特别清新,让她上瘾。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许墨喜欢咬人,每次吻得正上瘾的时候,他总会下意识地咬她的舌或者唇。

这或多或少会影响一些专注度,悠然结束了这个吻,她的气息有些不稳,却依旧调笑道:“这才是我要的安慰。”

许墨不发一言,他的眼底有她看不懂的情绪在流动,给他平添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却又分外吸引人。

此时李泽言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打断了沉浸在暧昧不明气氛中的两人。

“吃饭了。”

 

李泽言做的饭菜好吃得让人连舌头都想要吞下去,许墨不能理解的是,这位总裁的手艺为什么那么好。

“关于这一点啊。”悠然轻易地从许墨的表情读出了他的疑问,或者说每一个尝过李泽言手艺的人都会有同一个疑问,“从小练出来的呗。”

“你倒是说得轻巧。”李泽言毫不犹豫地拆了她的台,“还不是因为你小时候看什么电影,说里面单亲家庭里的孩子做的菜都很好吃,非得逼着我练成这么一门手艺。”

“做哥哥的不都应该惯着妹妹的吗?”悠然小声嘟哝道,“嘴上嫌弃了我那么多年,结果厨艺不是越来越好了嘛。”

许墨看着眼前你一言我一句的两人,明明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却像是隔着两个世界那般遥远。

有一股莫名的情绪在心里生根发芽,疯狂滋长,而他却无法控制,因为他并不明白这股情绪的来源。

大概是渴望吧,他想,是对“被溺爱”这种感觉的渴望。



因为受了一点启发,所以估计这篇的H会延后一点,就是说可能赶不上520了

但是520那天会有更刺激的H

emmmm就是我一直想写却一直无从下手的梗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也就只能委屈巴巴地抱紧纸片人了呢

评论 ( 9 )
热度 ( 5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