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FGO】【 帝韦伯】飓风 - 拾壹 -

前文: - 玖 -   - 拾 -


韦伯坐在床边,周围一片漆黑。

已经到了休息的时间,除了守夜的士兵仍在外面走动,周遭一片寂静和漆黑。

他手中握着那朵蔷薇,过了那么久它依旧开得无比灿烂,在一片漆黑中散发着淡淡的光,梅林的魔力缠绕在上面。

韦伯仍在犹豫,他并不想去寻求梅林的帮助,依他对梅林的了解,想要得到他的帮助必须要付出代价的。

而且他并不只有寻求梅林帮助这一个办法。

一想到另一个方法,韦伯叹了口气,有魔力在他的指尖流转,蔷薇花瓣在他手中碎裂,消散在空中。

倦意席卷了韦伯,他陷入了沉睡,睡梦里,大片的花海兀自盛放,梅林的身影几乎和花海融为一体。

“真是狼狈啊,埃尔梅洛伊。”梅林顿了顿,在他忍不住想开口的时候接上,“二世。”

“有那么明显吗?”真是一个恶劣的男人,韦伯在心里暗暗的想,但是他毕竟有求于人,不能回呛他,“一眼就被看穿了?”

“猜的。”梅林托着下巴暇好以整地看着他,“毕竟你的身体只是一个二流的魔法师,所以即便拥有诸葛孔明的力量,如果不能及时补充魔力的话,你也发挥不出他的力量吧?”

“既然你都猜到了,那我也不绕圈子了。”韦伯走到他的面前,和他一起坐在花海中,“你有什么补充魔力的方法?我需要释放宝具。”

“补魔的方法你不是很清楚吗?”韦伯在那双紫色的眼眸中看到一丝调侃,“一切体液都可以啊,唾液血液还有精……”

“我知道。”韦伯打断他,“我需要的是别的方法。”

“你这又是何苦呢?”梅林倒是来了兴致,“你明明可以从那位大帝身上获取足够的魔力,又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跑过来找我?”

“为什么呢?”其实对此韦伯也感到迷茫,在此之前幼帝也诱惑过他,若是他感到厌恶的话早就在那时候拒绝了,可是当时他并没有抗拒的意思,虽然也没有做到最后,但是当时他是顺从的。

梅林看着陷入沉思的韦伯,脸上的笑意加深了,他似乎能够猜到原因,只是他不愿意去点醒他,因为他觉得,事情的发展要他自己找到原因才会显得更有趣。

或许阿尔托莉雅说得没错,他的本质就是一个恶劣的男人,为了看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而采取一些让人知道真相后恨得牙痒痒的行动。

“我就帮你一次。”梅林在宽大的袖子里掏出一把扇子,那是韦伯熟悉的,属于诸葛孔明的羽毛扇,“下不为例。”

“一次就够了。”韦伯接过那把扇子,用魔力催动它,便感觉到有充足的魔力源源不断的涌进体内,“能支撑多久?”

“支撑不了很久。”以梅林的千里眼,自然能够看到事情的发展,扇子里蕴含了多少的魔力是早就计算好了,“如果只是释放宝具的话,那就绰绰有余了。”

韦伯看着手中和正品无差的扇子,走了一下神,在他第三次灵基再临之后,他的这把羽毛扇去了哪里?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花海在逐渐的崩溃,梅林的身影也在慢慢的变淡,这一次,他并没有留下什么,“接下来的路要你自己走了。”

梦境彻底崩溃,韦伯也从睡梦中醒来。

“我还能回去吗?”这是韦伯第一次感到如此困惑,他握紧手中的羽毛扇,却不能阻止内心强烈动摇的信念。

他原本只是为了修正历史而来到这个节点,可是偏偏在他的干涉下,历史正在逐步的偏移,在这个只有他一个从者的时代,使用宝具来帮伊斯坎达尔度过难关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他这么做到底能不能修正历史?若是无法修正的话,他能不能回到迦勒底?

一切都是未知的,没有人能够告诉他答案,也没有人知道这条路走下去到底会遇到什么,他却只能走下去,因为不存在回头路。

天已经微微亮,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的韦伯决定起身,走出了帐篷。

在日出的东方,站着一个人,他刚好挡在韦伯的面前,将阳光挡住。

“哟,醒了?”伊斯坎达尔转身,逆着光,韦伯看不清他的表情,“余以为你会和上次一样睡上两三天。”

一瞬间,那些动摇的信念突然又变得坚定起来,韦伯走上前,他的身影完全笼罩在大帝的阴影之下,他却毫不在意,因为眼前这个人就是他的太阳,他所在的地方,便是前进的方向。

即使前路再艰难曲折,伊斯坎达尔会站在他的前方,引导他前进的方向。

这就足够了。



有孔明和梅林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虽然有了梅林之后孔明就休息很久了,可是还是要吹一波!

评论 ( 8 )
热度 ( 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