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FGO】【 帝韦伯】飓风 - 玖 -

前文:- 序 -   - 壹 -   - 贰 -   - 叁(NC17) -   - 肆 -   - 伍 -  - 陆 -  - 柒 -  

 - 捌 -


沙漠的风沙比想象中的要大。

韦伯已经很注意了,可是还是在不经意之吃了一嘴的黄沙,或者说,只要他不以消耗魔力作为代价建起屏障,他根本没法抵御黄沙。

可是征途漫长而又没有尽头,旅途的艰辛超过了他的想象,食物的补给成了巨大的问题,更不要说他们必须时刻防备着外敌来袭,生理跟心理上的折磨让魔力的恢复变得异常缓慢。

更别提韦伯本身就是一个二流魔术师,即使变成了从者也没有太大的改变,在没有御主的补给下,他还是能省就省吧。

反正沙子这种东西,吃着吃着就习惯了。

战争并非儿戏,远比韦伯预料中的要艰难困苦得多。再详尽的史书也无法描述出其中万分之一的险峻,牵一发而动全身,形容的不过如此。

只有亲身经历过,韦伯才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幼稚。

圣杯战争,与历史中真实发生的千万人的战争相比起来,反倒是显得过于儿戏了。

“你的表现,比余想象中的要好得多啊。”听到伊斯坎达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的时候,韦伯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几天没有见过这位大帝了,明明在同一个军队中,可是因为战况紧张,他对此时的战况也没有插手的余地,所以便见得少了。

“大概是习惯了。”在冬木战争结束后,他曾在各国游历,尤其是当初伊斯坎达尔他踏过的征途,更是一处不漏地游历了一遍。

可那毕竟是隔了千年的故地重游,和此时是没法相比的。

“沙漠的夏天,阳光炽热,白天不宜行军。”入了夜的大漠寒冷入骨,即使坐在火堆旁,也还是抵御不了多少寒冷,“到了冬天,厚重的积雪则会大大降低行军速度。”

“余知道。”伊斯坎达尔看着在火堆旁蜷成一团的韦伯,解下了披风,盖在他身上,“你知道余在困扰什么?”

“国库空虚,余粮不足,补给跟不上。”虽然不曾参与军师们的会议,可是当前的局势韦伯是看得一清二楚,“王,你不能退。”

即使有了伊斯坎达尔的披风,韦伯还是觉得冷,他很清楚他的身体状况,可是若是没记错,之后的战争会更加严峻,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纵然他有惊世之才,指不定还要借助外力。

一股暖意从背后传来,伊斯坎达尔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坐到了他的身边,将他连人带披风地拥进怀里。

“你倒是比那些人看得透彻。”伊斯坎达尔倒是不觉得这个举动有多暧昧,在他看来,寒夜中取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这样,“余并不打算退。”

“王,你不会输的。”或许是因为他的怀抱太过于温暖,让韦伯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他的手搭在伊斯坎达尔裹着绷带的腰上,叹息道:“所以要保护好自己。”

“余就说怎么几天见不到你的身影。”伊斯坎达尔倒是不介意这种小伤,“在战场上受一些伤是在所难免的,你不必太过在意。”

这些他都懂,只是。或许是因为当时眼睁睁看着伊斯坎达尔消失在他眼前,他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过于刻骨铭心,所以当看到他在自己面前受伤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自己面前的感觉,他不想再经历第二遍了。

“王,我会帮你取得胜利的。”根据史书记载,这场战役最终胜利者是伊斯坎达尔,至于他是通过什么方式取得胜利,并没有详细记载,“所以……”

“韦伯?”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得到下文,伊斯坎达尔看向怀中的韦伯时,发现他已经在自己的怀里睡着了。

既然人已经睡着了,那么在外面待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伊斯坎达尔将怀里的人抱起,才发现他相比之前轻了不少,抱在怀里几乎没有什么分量感。

这个发现让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随后又发现,即使被他抱在怀里捂了那么久,他的体温还是那么低,一点暖起来的迹象都没有。

“你到底有什么在瞒着余?”

大大小小的战役下来,韦伯的反应比伊斯坎达尔所想的要冷静得多,他所见过的军师,在第一次上战场,看到尸横遍野的时候,还是会畏惧会退缩,但是韦伯没有。

面对战争,他冷静得近乎冷漠,那是一个看淡生死的人才有的态度,即使是伊斯坎达尔,也无法从他的表情中窥探出他在想什么。只有在让他做出决定的时候,他才会露出不一样的表情。

正是因为不同寻常,才让人想要一探究竟。



评论 ( 8 )
热度 ( 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