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FGO】【 帝韦伯】飓风 - 捌 -

前文:- 序 -   - 壹 -   - 贰 -   - 叁(NC17) -   - 肆 -   - 伍 -  - 陆 -  - 柒 -


可是无论再怎么坚定的信念,在看见伊斯坎达尔的时候,还是会动摇,毕竟韦伯终究不是圣人,一路走到现在都是他的私心在作祟。

“你想问什么?”就在韦伯满心纠结,出神地想着以后的路的时候,伊斯坎达尔突然问道,“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余很久了。”

“啊,那个……”要在他面前坦白是不可能的,这不仅仅和自己有关,也会影响到之后的历史轨迹,“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随时。”

“那就……”想要顺着话题往下走的韦伯突然反应过来,“什么随时?”

“余的意思是,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出发。”伊斯坎达尔对韦伯的诧异感到不以为然,“余的军队随时可以启程。”

“在目标,策略,路线都没有制定的情况下,怎么可以贸然出征!”韦伯算是服了眼前这位大帝,“并不是有强大的军队就可以随意出征的,沿途会遇上什么,战况会有什么变化,敌人擅长什么战术,若是不理解这一点的话,根本不可能会有胜算。”

“还有,王不在的时候,国家该交给谁代理?”因为激动的缘故,韦伯的脑子转的飞快,“该找一个能出色地处理各种政务还能让你没有后顾之忧的人才行。”

“所以,余不是在等你吗?”韦伯毫无防备地被弹了一下额头,“与其为你那些不值一提的小事而愁眉苦脸,还不如赶紧过来和余商讨一下出征的计划,至于找替代我的人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

“才不是什么不值一提的小事。”韦伯小声嘀咕道,若是被士兵将领们听到他们大帝伟大的出征计划只是一时兴起,指不定连打仗的动力都没了吧,至于他口中所谓的代替他的人,韦伯是见过的,曾有人抢了他的圣遗物召唤出那个伊斯坎达尔的影子这一点,他的印象还是十分深刻的,“王想要征服哪里?”

“哦?”韦伯的这句话倒是引起了伊斯坎达尔的兴致,“依你所言,余想要征服哪里就可以征服哪里?”

只要你活得足够久的话。韦伯在这件事情上保持了沉默,他虽说也是遵循历史的召唤而来的,却不代表他可以改变历史。

明知道事态是如何发展,却无力改变,无法挽回,更不可以和任何人透露,这对于韦伯来说才是最折磨人的。

当然,伊斯坎达尔也深谙此事,也不会在这一点上为难他。

“这确实是一个让人苦恼的问题啊。”伊斯坎达尔将地图在桌子上铺开,毕竟是在古代,地图也不可能像几千年之后那样画的完善,可是已经详尽地将周围列国都画了进去,“从哪里开始呢?”

就在韦伯眼观鼻鼻观心对此事不置一词的时候,伊斯坎达尔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颗金豆子,往地图上随手一扔,豆子滚了两圈之后,落在了写着“波斯”的版图上。

“那就从波斯开始吧。”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下来。

如果大流士知道伊斯坎达尔是用那么随便的方式决定了波斯的命运,怕是要活活气死吧。韦伯不由得想到了Master召唤到迦勒底的大流士三世,突然对尚未成为Berserker的他起了好奇心。

“大流士,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韦伯的手指点在波斯的那块区域上,突然对史书中那场旷世大战愈发地期待起来。

“大抵是一个可劲的对手吧。”既然已经确定了目标,剩下的便是确定征途以及揣测途中可能出现的变化谋划应对的方案,对此韦伯则表示不打算参与其中。

“纸上谈兵终究不是我所擅长的。”这么多年以来,睁着眼睛说瞎话也算是韦伯的一项长进,“我擅长的始终是如何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做出正确的指挥。”

在历史上,伊斯坎达尔是一位常胜国王,除了英年早逝,胜利女神一直眷顾着他,这一点和他卓越的军事才能以及培养的一干优秀的军师是密不可分的。

韦伯是知道结局的,可是知道结局和参与其中始终是两码事,如何在知道结局的情况下,以不干涉的前提下参与之中,对于他来说又是一门学问。

他想要学的很多,他想要经历的很多,前世他虽然有这个机遇却没有这个机会,现在好不容易给了他这个机会,他便不会再错过。

伊斯坎达尔说的没错,与其在那些不值一提的小事上纠结,还不如着重于眼前。

赫菲斯提安的这一生也很短暂,既然他有机会亲身参与,时间就不应该浪费在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上面。



修修改改修修改改,总感觉感觉不对啊

毕竟说实话涉及史学的这方面确实不是我擅长的东西

如果有BUG的话,那就一笑置之吧

果然还是赶紧让韦伯回旮旯底比较好呢

评论 ( 5 )
热度 ( 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