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FGO】【旧剑梅林】月是故乡明

作为初来乍到的新人,面对着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却又称得上毫不相干的圆桌骑士团,亚瑟的心情是好奇又复杂的。

于是他向Master摸清了阿尔托莉雅的喜好之后,便登门拜访了。

想说的话有很多,想要提的问题也很多,可是却被阿尔托莉雅的那句轻飘飘的“梅林说过你会来”堵了回去,沉淀为良久的沉默。

和女性谈话的时候冷场并不是一个绅士该有的行为,亚瑟虽然一时半会找不出应对的话,可趁着这段沉默的空档,将他准备的东西一一摆好,不一会,桌子上便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吃的。

“果然无论是哪个梅林,都是料事如神。”

“所以你应该去找他。”阿尔托莉雅被眼前的食物吸引,倒也不再拘谨,她对面的不愧是来自异世界的另一个自己,就连口味都和自己一模一样,眼前一桌吃的都是自己喜欢的。

“我只是对你感到好奇罢了。”亚瑟倒也不急着将话题谈论下去,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整理一下思绪,调节一下情绪,“而且即使他们是我记忆中的人,我却不存在于他们的记忆中。”

明明是与同样的人经历了相同的事情,可是自己却不存在于他们的记忆中。明明是侍奉过自己的人,自己却不再是他们的王。这样的落差,却是让人难以接受。

所以亚瑟才会选择越过了圆桌骑士团,直接来找到阿尔托莉雅。这个不存在于自己记忆中,却了解一切的人。

或许是有了美食的诱惑,阿尔托莉雅倒是对他没有戒备,对于圆桌骑士团的事情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大部分与亚瑟记忆中的重叠,少部分不一样的都是来到迦勒底之后的事情了。

这么闲聊着,时间过得倒是也快。

“至于梅林啊……”阿尔托莉雅提起这个人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有些咬牙切齿,虽说是自己的老师一样的存在,可是对于他袖手旁观大不列颠灭亡的这件事,她始终是无法释怀,“是个恶劣的家伙呢。”

若是有办法释怀,便不会步入英灵座,也不会参与圣杯战争。

然而在得知即使是圣杯也无法实现自己的愿望之后,一切执念都可以慢慢放下,唯独对梅林,做不到平常心。

“你应该去找他。”若自己做不到释怀,那么眼前这位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你知道,没有人能摸清楚梅林的心思。”

“我明白了。”谈话已经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亚瑟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其实他一早就明白若是想要得知关于梅林的消息,阿尔托莉雅这里是行不通的,可是,为了自己一点私心,他还是选择了她。

通过刚刚的谈话,亚瑟大概清楚了即使有着相同的经历,他和阿尔托莉雅之间还是有着差别的。

至于梅林啊。无论是哪个梅林都不是好对付的主,亚瑟心里清楚得很,所以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他并不想和他对上。

无论是哪个亚瑟王,从小到大有什么小心思小动作瞒得过梅林的眼睛?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刻意去回避,就能逃得过的。

当那熟悉的花香袭来,亚瑟明白,该来的始终是躲不掉的。

梅林早就知道他会去找阿尔托莉雅,所以肯定事先跟她说过了不会向自己透露关于他的消息,所以想要知道梅林的消息,只有亲自去找他。

梅林早就布好天罗地网,等着亚瑟往下跳。

可是他算计的若是和阿尔托莉雅相似的亚瑟的话,或许会成功,可惜千算万算,他还是遗漏了一点。

那就是亚瑟对梅林到底抱有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在左等右等等不到亚瑟上门的梅林,大抵是猜到了什么,所以上门求证来了。

梅林是在半夜过来的,月黑风高,左右无人,若不是亚瑟还没睡下,他甚至会以为他是潜入了他的梦。

“你倒是沉得住气。”即使眼前的人不是梅林所熟知的王,可是他也知道在外人面前的伪装是没有用的,既然他能看透他们王的那点小心思,他们的王也是摸透了他的性格。

“若我沉得住气早就去找你了。”亚瑟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即使相貌上相差甚远,可是气质是不会变的,梅林就是梅林,无论是男是女,都能轻而易举地扰乱他的心。

在来到迦勒底之后,他不是没想过,如果他们那个世界的梅林也是男的话,他是不是就能守住自己的心。

可惜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

他选择不理不问不了解,以为这样就能相安无事,等到那份感情淡下去了便也就罢了,可是他偏偏忘了,很多事情是他不可掌控的。

梅林如此,对梅林的感情也是如此。

面对着和自己预料之中反应不一样的亚瑟,梅林的好奇心倒是被勾了起来,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壶酒,那是他来之前跟酒吞要的。

酒杯自然是亚瑟准备的,他看着有备而来的梅林,内心是有一些不安的,可是他在看到梅林的那一刻,就知道他是隐藏不住什么了。

有些秘密,就算他不说,也隐藏不住。

酒吞的酒自然是好酒,即使散发着是无害的果酒香,可是三两杯下肚,那烈酒的劲就藏不住了。

梅林是梦魇,抵抗能力自然是比亚瑟强上一些的,可是此时也陷入了微醺的状态。

有烈酒助阵,即使梅林无心套话,亚瑟也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什么话都往外说,他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即使身边的都是他熟知的人,可是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他毕竟是外来者。

再多想说的话,再多想叙的旧,都不知道能跟谁说。这种寂寞的感觉,他一直压在心底,自以为隐藏的很好。

或许是夜色太美,或许是因为酒吞的酒太烈,又或许是梅林的纵容,亚瑟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地方,将他压抑在心里的话全部说出来。

梅林倒也不会打断他,他想从他那里了解的不过是另一个世界的梅林是怎么样的,而他的叙述里,说得最多的便是关于梅林的事情。

这让梅林不禁想,如果他将阿尔托莉雅灌醉,是不是也会得到同样的效果?

“是我对不起桂妮薇儿。”亚瑟的话让梅林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壶中的酒已经所剩无几,大部分都进了亚瑟的肚子里,“她跟兰斯洛特没有错。”

梅林似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了,可是他却不能确认,于是他开口问道:“你对梅林,抱有什么感情?”

亚瑟沉默了,他看向窗外的那轮圆月,脸上流露出挣扎的神色,那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口的话,无论对谁。

“那你……”即使亚瑟不回答,梅林也知道他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恨她吗?”

“我怎么可能会恨?”亚瑟转过头来,对上了梅林那双紫色的眼眸,似乎要透过那双眼睛,看见另一个人,“我知道的,她始终……”

亚瑟不愿意说下去了,他定定地看着眼前的梅林,或许在他的眼中,眼前的不再是这个世界的梅林,而是他所熟知的那个人。

梅林是梦魇,他不太清楚所谓人类的感情,可是他记得有人跟他说过,如果是喜欢一个人,无论他再怎么掩饰,眼睛也是不会说谎的。

而亚瑟那炙热得似乎要将人灼伤的视线,梅林又怎么会不懂。

可是看破不说破,梅林如此,亚瑟也如此,即使是醉得连意识都开始模糊了,却也始终不会将这份感情说出来。

因为这是他能留给自己的最后一丝余地了。

梅林低下头,回避了亚瑟的目光,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壶中剩下的酒液一饮而尽。

或许喝醉了,就能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不该听到不该知道的,都当做没有发生过好了。

今晚的月色真美,像极了大不列颠的那轮圆月。



一篇没啥意义的短篇,纯粹是睡觉前想到,到底旧剑会怎么对梅林敞开心扉,然后两个人会有什么共同语言之类的

结果一觉睡醒了大部分东西都忘了

本来有酒后乱X的,可我懒得写【理直气壮

评论
热度 ( 2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