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FGO】【 帝韦伯】飓风 - 陆 -

前文:- 序 -   - 壹 -   - 贰 -   - 叁(NC17) -   - 肆 -   - 伍 -


有了亚里士多德交给他的证明,韦伯很顺利就穿过了层层的守卫来到了大帝所在的宫殿处。

韦伯站在宫殿中央,抬眼看向坐在王位上的王。

孤独的王坐在他的王位上,戴着如同枷锁一般的王冠,冷漠地看着自己。

韦伯将脸隐没在宽松的斗篷下,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口气,然而总有人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在他耳边叫嚣着:“为什么见到王不脱斗篷不下跪?”

“我以为自己只是来见一位故人罢了。”韦伯将斗篷解开,露出了他那张不曾改变过的容颜,“原来还需要那么多规矩吗?”

“若是你的话,自然不需要。”高坐在王位上的大帝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虽不如记忆中一般的耀眼,却也如同让冰雪消融的春风一般,让人感觉到暖意。

若换做是别人的话,早就诚惶诚恐地为这来之不易的笑容跪下了,可是韦伯并非别人。

他见过他最好的模样,所以并不愿意将就。

“既然不愿意笑,那便不要强求自己。”韦伯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然后将亚里士多德交给他的书卷拿出,“你并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伊斯坎达尔。”

站在一旁的侍卫感到十分的为难,如果是别人,他们早就冲上去将人拿下,敢在王面前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的人,大多都被拉出去砍了,可是眼前这个人却不一样。

明明听着让人感到刺耳的话,大帝却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不开心的情绪,反而露出了开心的表情,似乎眼前这个魔术师说一些刺耳的话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余没有不愿意。”大帝的视线落在了韦伯手上的书卷上,“这是什么?”

“亚里士多德让我转交给你的东西。”韦伯走上前,一步一步接近那位高高在上的大帝,他们之间本来就不该有距离,韦伯是这么认为的,“他设下了远古的魔法阵,我无法破解。”

并非无法破解,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也是能窥探里面的内容,只是他觉得没有必要。

他相信大帝会将一切都告诉他。

大帝接过了韦伯递过来的书卷,快速地浏览了一遍之后,露出了释然的表情,却没有直接告诉韦伯书卷里的内容,而是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

“老师说的,修复偏差的方法。”

“与其说是修复偏差,不如说是让一切回到正轨的方法。”韦伯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否认了一切,“你不能停留在这里。”

“那余应该去哪里?”大帝眼中的笑意越发地深刻,他也厌倦了被囚禁在这里的感觉,“我的子民不能没有大帝。”

“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韦伯似乎已经在大帝的眼中看到了那片海,听到了海浪拍打海岸线的声音,“毕竟,又不只有一个伊斯坎达尔,不是吗?”

韦伯敏锐地捕捉到有倒吸凉气的声音,这让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他不是没有见过另一位伊斯坎达尔,在他身为艾尔梅洛伊二世的时候,曾经有人偷了他的圣遗物召唤出了一个与历史记载十分相像的另一位“伊斯坎达尔”。

韦伯终于在大帝的脸上找回了他所熟知的表情,那是发自内心感到愉悦的笑容。

“余曾经向老师讨教让你光明正大地留在余身边辅佐余的方法。”大帝扬起了手中的书卷,“直至今日,老师终于告诉了余。”

韦伯仰起头看向大帝,他有种预感,他接下来话,是他多年里一直求而不得的答案。

“韦伯·维尔维特,余此刻给你赐名,你若接受,便代表愿意留在余身边,辅佐余,至死方休,你可愿意?”

韦伯慢慢地退回了他刚刚进门时站着的位置,跪伏在地上。此刻他是君,而自己是臣,君臣之礼总是要行的。

“我愿意。”

“赐名——赫菲斯提安。”

韦伯蓦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找到了拼图中缺失的最重要的一块,此时此刻一切都完整的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属于他的时代,也是只有他能修复的奠基。

他不知道这是一个早就设计好,等着他跳进来的陷阱,亦或者是命运早就注定好的安排。

对他而言,早已停下的命运齿轮又开始轮转,而他只能顺着命运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即使前方是万丈悬崖,即使后果是粉身碎骨,他也在所不惜。

因为这是他耗尽余生也在追求的事情。

“我定当不负赫菲斯提安之名,不负王对我的期望。”



这篇真的写了好久才进入真题,我觉得在这么下去我迟早会窗啊……

活动快结束了,大家抽到梅林了吗……

作为非酋的我氪了六单才出真是气哭

评论 ( 16 )
热度 ( 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