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恋与】【全员X你】茶会

童话风的小甜饼

所以到底最后得到了小兔子呢?


小兔子准备举办茶会。

邀请的有总是笑眯眯脾气很好的狐狸许墨,还有看上去不近人情其实很好说话的小鹰白起,和自己总有聊不完话题的小奶狗周棋洛,最后是……

小兔子邹起了眉,犹豫再三之后加上了总是欺负自己的大灰狼李泽言。

虽然他总是一副想要吃掉自己的样子,可是兔妈妈说他不会真的伤害自己,所以小兔子还是很乐意跟他玩的。

毕竟一个人孤零零的太可怜了不是吗?

小兔子揣着请帖蹦蹦哒哒地出了门。

她先去的是隔壁的狐狸家,狐狸不爱锁门,可是作为礼貌,小兔子还是敲了敲门。

她没等多久,许墨便打开了门,看见门口站着小兔子,笑意便流露了出来,他侧身她让了个位置,她便轻门熟路地进了他的家。

一点防备都没有。

“许墨,我这周六开茶会哦,这是请帖。”小兔子掏出了那叠请帖,从里面找到了许墨的那一张,递给了他。

“这周六啊,刚好我有空。”许墨接过了他的请帖,然后装作不经意地问道,“除了我,你还邀请了谁?”

小兔子给他一一列数了邀请列表。

她并没有看见许墨眼中深不可测的思绪,因为等她列举完了,兴奋地看向他的时候,他已经换回了那副温润如玉的模样。

那是小兔子最喜欢的模样。

“如果可以的话。”许墨带着小兔子走到后院,那里种了一大片的胡萝卜,“我希望你下次能够单独请我一个。”

“为什么啊?”小兔子误会了他的意思,就连看到胡萝卜的兴奋都没有了,耳朵耸拉了下来,“许墨不喜欢参加我的茶会吗?”

“当然不是。”小兔子沮丧的模样许墨也是很喜欢的,但是逗得太过火就不好了,“你的一切我都喜欢。”

“那是为什么啊?”听到不是被讨厌之后,小兔子的注意力重新被许墨刚从地里挖出来的胡萝卜吸引了,许墨家的胡萝卜又大又甜,比她自己种的好吃多了,所以每次她都很期待来他家,就为了能够捎走一两个胡萝卜。

“你这么想。”许墨将胡萝卜仔细洗干净,确定没有泥土沾在上面之后递给了满眼期待的小兔子,“如果我约你出去玩,还约上了其他的小兔子,你会不会觉得不开心?”

这个问题有点难回答。小兔子眯着眼睛啃着胡萝卜,脑补了一下他们出去玩的时候许墨带上了别的兔子,而且还把好吃的胡萝卜分给了别人,就连她最喜欢的笑容也不只属于她了。

“不开心。”这么一想,就连胡萝卜都不甜了,可是小兔子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说道,“许墨,你不要把胡萝卜分给别的兔子。”

原来只是因为胡萝卜吗?许墨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该为了自己的胡萝卜在小兔子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而开心,还是该为了自己在小兔子心中只有胡萝卜的地位而感到难过。

“那么下次。”许墨送啃完胡萝卜的小兔子出门,“单独邀请我,好吗?”

小兔子点了点头,接着蹦蹦哒哒地往下一家去了。

 

还没等小兔子走到小鹰家,她便感觉有一阵飓风在自己背后吹起,然后她就猝不及防地被抓住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一瞬间离地,不受控制地被带向高空。

“哇!要被吃掉了!!”小兔子绝望地蹬着腿,可是却没有办法从掌控她的那双爪子挣脱出来,她闭上眼,在心里默默地回顾着短暂的兔生,满心悲凉。

“别怕。”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兔子抬头,才发现抓住她的并不是别人,正是白起。

“你这么突袭谁会不怕啊!”小兔子用含着泪水的眼睛瞪他,一点威慑力也没有,“吓死我了啊。”

“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白起的声音里毫无愧疚之意,似乎并没有觉得自己做有什么不妥,“你往下看。”

飞行这件事情,是每一个只能在地上仰望天空的动物的梦想,这一点,小兔子也不例外。

小兔子睁开眼,往下看。

有狂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白起飞的很高,小兔子可以将大片的森林尽收眼底,她看见了自己的家,变成了小小的一个点,她看见那些高不可攀的参天大树,顶端枝叶繁茂的样子,她还看见了在地上奔跑的动物,原来他们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高大。

原来从天空上俯视众生是这么一种感觉。

害怕早就已经消失殆尽了,余下的只有兴奋。

白起就这么带着因为兴奋而尖叫不停的小白兔在空中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她感觉到累了,才回到了自己的小树屋。

还兀自沉浸在飞高高的快感中的小兔子蹦跶了好久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将怀里的那叠请帖拿出来,然后给了白起属于他的那张。

“茶会啊。”白起收起了请帖,想了想还是没有问还会有谁去,毕竟他隐约能猜到,“我会准时到的。”

小白兔离开树屋的时候,是坐在白起的背上离开的,毕竟她觉得被抓在爪子上更像是被捕获的猎物。

不过敢坐在鹰背上飞的小白兔,估计也就只有她一个吧。

 

挥别了白起的小兔子站在十字路口有些犹豫不决,不知道接下来是该找大灰狼还是去找小奶狗。

“你站在路口愣着做什么?”还没等她做出决定,大灰狼的声音便冷不防丁地在她背后响起,吓了她一跳。

“我我我……”小白兔被大灰狼身上的压迫感吓得一个结巴,支吾了半天愣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怎么?”大灰狼倒是没有放过这个嘲讽她的好机会,“才几天不见就变成结巴了?”

 “你才结巴呢。”小兔子气鼓鼓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不重要。”李泽言轻飘飘地带过了这个话题,反问道,“那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吗?”小兔子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这下可好了,就不用纠结先去谁家了,“我是来邀请你来参加茶会的。”

“幼稚。”李泽言在听到“茶会”这个词的时候就已经皱起了眉头,“也就只有你会想到那么幼稚的东西。”

“你才幼稚!”小兔子开始后悔将李泽言列入茶会名单了,他每次见到她都要损上两句,还说什么这不过是实话实说,她想听虚情假意的话不行吗,“不来就算了。”

“等等。”眼看着就要把小兔子逼急了的李泽言见好就收,“我又没说不去。”

“你真的要来?”小兔子将请帖拿出来,找到李泽言的,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递过去,“茶会只有胡萝卜哦。”

李泽言在看到请帖不止一份的时候便皱起了眉头,在听到只有胡萝卜的时候就皱的更深了,他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有时间就去。”

被他脸色吓得瑟瑟发抖的小白兔将请帖塞到他怀里,就飞窜着往小奶狗家方向跑去了。

留在原地的李泽言看着手中的精致的请帖,以及印在上面的小兔子的爪印,半晌才自言自语道:“到底幼稚的是谁啊?”

他一只成年狼,为什么要跟小兔子玩这种过家家的游戏,一口吃掉不就好了吗?

可是他不能否认的一点就是,他心里更偏向于把小兔子叼回窝里,慢慢养肥了再吃。

“感觉差点就要被吃掉了呢。”不得不说小兔子的第六感还是很准的,她总觉得每次大灰狼看她的表情和自己看到胡萝卜的表情一样,不过万幸的是,她到现在还是活得好好的,所以她总怀疑是自己看错了。

 

小白兔跑到小奶狗家的时候,他并不在家。

“请问,你有看见周棋洛吗?”小白兔敲了敲小奶狗邻居的门,问道,“就是住你家隔壁的小奶狗。”

“周棋洛啊?”邻居看着小兔子,思考了一下回答她,“我刚刚看到他往山坡那边去了。”

等到小兔子跑到了山坡,发现那里的草莓田结满了果子,她开心地摘了几个揣到怀里,打算见到周棋洛的时候跟他一起分享,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的身影,只好问花丛里的蝴蝶:“你好,请问有没有见到小奶狗周棋洛啊?”

“我看见他往小溪那边去了。”

小兔子又往小溪那边跑去,结果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周棋洛,石头上的青蛙告诉她,他往森林的方向去了。

小兔子抱着草莓绕着森林转悠了一大圈,每问一个人便将手中的草莓送出去一颗,直到草莓全部都送完了,她还是没能找到周棋洛。

小兔子沮丧地坐在石头上,天马上就要黑了,如果再找不到周棋洛的话,自己就白跑一趟了。

“兔子小姐。”就在她难过的快要哭出来的时候,她听见了周棋洛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金色毛茸茸的身影便凑到了她的面前,“我找到你了。”

“什么嘛。”小兔子有些疑惑地问道,“明明是我一直在找你啊。”

“明明是我在找你啊。”周棋洛将今天自己跑了一整天的路线告诉了小兔子,两个人交流了片刻之后突然对视一笑。

“原来我们一直在错过啊。”周棋洛看上去也是筋疲力尽的样子,看来他也绕了不少弯路,“不过还好,我找到你啦。”

“被找到啦。”见到周棋洛之后,小兔子觉得一身的疲惫都消失了,他就像小太阳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光与热,“对了我有东西要给你。”

“那么巧的吗?”周棋洛的眼睛亮晶晶的,“我也有东西要给你哦。”

“那我数三声,我们来交换。”小兔子将手伸进怀里,拿住了请帖,“三二一。”

周棋洛拿出来的是新鲜的草莓果酱。

“哇!”小兔子突然想到自己在路上分发完的草莓,“我也摘了草莓,可是问路的时候都送光了。”

“看来我们真的心有灵犀啊。”周棋洛小心地收起了请帖,“你这是打算邀请我去参加茶会吗?”

“是啊。”小兔子对草莓果酱爱不释手,恨不得立刻回到家尝尝味道,“你记得一定要来哦。”

“我会准时到的。”周棋洛好笑地看着她的馋样,感觉今天一整天的努力都得到了回报,“现在我送你回家吧。”

“好啊。”

夕阳西下,将他们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评论 ( 4 )
热度 ( 1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