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恋与】【许墨X你】暗恋

师生注意。


你有一个暗恋的人。

他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微笑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有笑意在其中流转,如同翩然而至的春风一般,让你心中的那份恋情不受控制地破土而出,茁壮生长。

他还是个优秀的人,明明没比你大多少,便已经是最优秀的教授,你坐在课堂上,看着他手执讲义,用低沉的声音解释复杂的理论时,便不由自主地沦陷在他的声线中,沉迷再沉迷,等到醒悟时,便已经无法回头了。

你跟被蛊惑了一样,喜欢着许墨。

喜欢着这个完美的,似乎不属于人间的许墨。

当然,喜欢他的并不只有你一个人,你曾经亲眼目睹了他的助教向他表白的场景,明知道这个完美的男人并不可能属于你,可是看见他拒绝别人的时候,你却在心里欢呼雀跃起来。

或许是因为你太过得意忘形,他在安抚那个因为被拒绝而哭泣的助教时,抬头对上了你的目光。

你眼底的笑意被他收入眼中,还没来得及惊慌,便看见他将手指点在唇上,示意你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学校内是禁止恋爱的,你们都很清楚,可是即使如此,你还是无可救药地喜欢着这个男人。

也是因为如此,才要将这份喜欢收藏于心中。

可是你没想到的是,即使你什么都没有说,没过多久,那个助教还是被辞退了,学校没有说明理由,可是你却隐隐猜测到是因为那天的事情。

因为许墨在你值日的时候找了个理由将你留下,从教室走到办公室那段路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这让你原本已经忐忑不安的心更是高高地吊起来,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来。

“悠然同学。”在独立的办公室里,许墨叫了你一声,却又没了下文,他只是靠在窗边静静地看着你,用沉默一点点把你蚕食你的心理防线,直到你抛盔弃甲,溃不成军。

“不是我……”你终于被他逼得无路可退,只好主动开口,“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我又没说我找你是因为什么。”许墨勾起嘴角,眼中浮现了淡淡的笑意,“你急着否认做什么?”

“那你找我干什么?”你瘪了瘪嘴,对许墨套你话这个行为有些无可奈何,毕竟他技高一筹,你只能认栽,“神神秘秘的。”

“我想说,我助教的位置暂时空缺。”许墨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在他眼中,你就是那个掉进陷阱中的小兽,而且还是自己傻乎乎跳进去的,“你要不要来帮我一下?”

有微风从窗口吹入,窗帘随风微微扬起,许墨站在窗边,沐浴在阳光里,笑着看着你,一时间让你觉得自己似乎身处仙境。

你不禁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人能拒绝许墨的请求,至少你是做不到的。

“许墨教授……”你面对着这个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的男人,喃喃地开口,“你是不是对所有人都那么温柔?”

“你是这么觉得的吗?”许墨走到了你的面前,将手搭在你的头上,揉乱了你的发丝,“你在我眼里可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你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如雷鸣一般,你感觉到自己心理那层本来就不堪一击的防线摧枯拉朽般崩塌。

你喜欢他。你再度,清晰的,无法逃避的,认清楚了这个事实。

 

在你答应做许墨的代理助教没过多久,情人节便到了。

只有在这个时候,学校才会对学校中屡禁不止的“恋爱风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纷纷按耐不住心中的悸动,向喜欢的人送上一份巧克力,毕竟即使几率很小,万一成了呢?

你收到了整整两箱巧克力,是去年的两倍。

一箱是给许墨的,一箱是给你的。

只有在这个时候,你才会想起你是恋语学校的校花,也不知道是谁发起的评选,反正在你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你便以第一名的票数被冠以校花之名,从此对你明示暗示心意的男生络绎不绝。

可惜你的心里只有许墨。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你抱着装得满满当当的箱子推开了许墨虚掩着的门,有些意外的看见他正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窗户并没有关,冬日的风有些凉。

你放下了手中的箱子,轻手轻脚地走到他身后替他关上敞开的窗户,却在转过头想要欣赏许墨睡颜的时候对上了他那双含笑的眼眸。

“抱歉,吵醒你了吗?”你强迫自己从美色中清醒过来,然后跑到箱子旁边,将满满当当的巧克力推到他面前,“这是今年份的巧克力,情人节快乐,许墨教授。”

“那么……”许墨并没有去看眼前数量可观的巧克力,他托着下巴,暇好以整地看着你,“你的礼物呢?”

“什么……?”他的话让你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你是说我收到的巧克力吗?虽然比你的少了一点,但也是装满了一箱。”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许墨低下头,揉了揉眼角,你便看不清他的表情,“既然祝我节日快乐,就应该送上礼物吧,这不是节日礼仪吗?”

“有这种说法吗?”你认真回想了一下,似乎每一个对你说节日快乐的人都有送上巧克力作为礼物,可是因为数量太多了,这个细节便被你忽略了,“我的礼物已经放在里面了,请教授慢慢地翻吧。”

许墨看着整整一箱的巧克力,显得有些无力,露出一副不知道从何下手的表情。

“那么就请教授好好享受这个情人节吧。”你难得看见他吃瘪的样子,心情变得愉悦起来,连带语气也带上了上扬的尾音,“我就先走了。”

“唔。”许墨的脸埋在成堆的巧克力里,给了你一个回应算是听到了你的话,并没有阻拦,也没有特别的表示。

是啊,你还期望他会有什么表示吗?瞬间涌上的失落感掩埋了那一抹愉悦,你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行振作起来,回到教室去处理属于自己的那一箱巧克力。

“今年也是那么多呢。”悦悦看着你将箱子里的巧克力收拾了一下,“喜欢你的男生真执着啊。”

“是啊。”虽然并不在意也记不真切,可是你却是知道有很多男生年年都会送你巧克力,虽然无法回应,却还是会被这份执着感动,“为一份无法修成正果的感情努力付出还真是辛苦的一件事啊。”

“那你怎么就不考虑一下接受他们呢?”安娜随手拿起一盒巧克力,似乎漫不经心地说道,“难道你心有所属?”

“我就只有一个人,怎么回应那么多感情啊。”你轻飘飘地将这个问题一笔带过,然后将最后一份巧克力收进箱子里,今天的课已经结束了,应该不会再有新的巧克力送过来了。

“那你怎么处理这些巧克力啊?”悦悦看着你搬起箱子准备回家,有些好奇的问道,“全部吃掉吗?”

“我家附近的孩子们估计都已经准备好了。”你又回想起上年那一箱巧克力被哄抢的场景,笑了出声,“他们可是比我更期待情人节啊。”

直到情人节结束,你都没有收到来自许墨的消息,你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到你藏在一堆巧克力里的只属于你的那一份。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你藏在巧克力的那份,暗藏的少女心事。

明明让他找到你的巧克力这件事情是为了整蛊他一下,结果到最后,坐立难安的人反而是你,你迫切地想要他知道你的心意,却又害怕他在知道你的心意之后残忍的拒绝你。

矛盾的心情让你彻夜难眠,内心饱受煎熬,却又得不到回应。

而当事人许墨,则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出现在课堂上,对你微笑,云淡风轻。

直到这时你才发现,他依然站在云端,从未向你走近,而那个近在眼前的许墨,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错觉罢了。

 

你终于下定决心想要放弃了,放弃那个并不属于你的人。

他那么完美,那么优秀,本就该不应沾染凡人的七情六欲,又岂是你可以肖想和玷污的。

可是当你每天晚上辗转反侧痛定思痛咬牙切齿决定放弃后,在第二天看见他的时候,什么决心,都被你抛之脑后,满心满意都是他的好,他的笑,他的温柔。

你在心里哀嚎了一声,将脸埋在了教材后,对于立场不坚定的自己感到痛彻心扉,却又无可奈何。

你透过书本悄悄地看向站在讲台后的那个男人,就连阳光落在他身上都似乎为他渡上了一层光环,好似天神下凡一样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缺点。

你看见他抬起头,对上了你的视线,朱唇微启,开口道:“悠然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啊,他真好看。你沉迷于美色的脑子一时半会转不过来,花了一些时间才反应过来他在喊自己。问题?什么问题?

你猛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低头看向课本,假装努力思索的样子,其实你压根不知道他问了什么,更不知道答案是什么,只能傻站着,哑口无言。

“你坐下吧。”看着你一脸窘迫的样子,许墨便没有过多为难你,可是就在你松了一口气以为他就这么放过你上课走神这件事的时候,他却又开口说:“放学来我办公室一趟。”

完了!你无力地趴在桌子上,许墨虽然平时很温柔很好说话,可是当学生犯错的时候,他的惩罚可是毫不留情的。

同桌的悦悦向你投来一个同情的目光,你愤愤地回了一个“你刚刚怎么不帮我”的眼神,接着埋头思考等会怎么样做才不会死的很惨。

可是,这样的话又可以和许墨独处了。你在心底暗骂自己不争气,可是却不由得开始期待放学了。

喜欢这种感觉,真的很难控制啊,你的喜怒哀乐全凭他一个人做主,而他只要给你一个笑容,一切坚定都会化作绕指柔。

 

你小心翼翼地敲了敲许墨办公室的门。

即使心里再怎么期待见到他,和他单独相处,你毕竟是来领罚的,只能将那点小雀跃压在心底,露出一副乖巧的样子。

“进来。”

“许墨教授。”你低着头走进办公室,顺手带上了门,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乖巧可怜,想要骗得一丝同情好让他下手轻一点。

“现在知道害怕了?”许墨的声音听上去很严肃,这让你感觉到大事不妙,“刚刚我提醒过你之后,你还是接着走神是吧?”

“我……”你小心翼翼地瞄向许墨,发现他一脸严肃,一丝笑意都没有,便不由得开始害怕起来,上次那个被单独叫到办公室训话的学生被拉去做了实验对象,回来之后洗心革面再也不敢在许墨的课堂上捣乱,足以看出他受到了怎么样非人的折磨,“我知道错了……”

或许是因为他对你的宽容让你变得得意忘形起来,你都差点忘了他是一个奖罚分明还很严厉的教授了。

“那你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了吗?”

他的话让你打心底感到害怕了起来,你几乎都要将头埋在胸口了,不敢抬头去看许墨的表情,你心中是有怨气的,谁让他长得那么好看,让你那么喜欢,却又得不到手,想要放弃又放不下,这么吊着,想不上课走神都难。

“我……”你急的眼泪都涌上眼眶了,可是偏偏又找不到辩驳的话,总不能怪他长得太好看让自己走神吧,可是你又不想接受那可怕的惩罚。

“急的都快哭了呢。”许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你面前,用手指勾起你的下巴,将你那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收入眼中,“想要让你尝尝我做的巧克力,就让你那么为难?”

“什么……?”你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许墨,他将你眼角快要落下的眼泪擦去,然后将手中的巧克力塞到你怀里。

从地狱一下子窜到天堂的感觉让你有些飘飘欲仙,你抱着怀里的礼盒,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这是给我的……惩罚?”

“不然呢?”许墨早就收起了那副严肃的模样,他看着你呆呆的模样,有些好笑的用手指刮了刮你的鼻梁,“事先说好了,我并不能保证味道。”

你看着眼前的许墨,他不再是那副神圣不可接近的模样,现在的他看上去就像邻家的大哥哥,会笑会捉弄你,充满生气,真实存在。

“许墨……”你盯着近在咫尺的他,话语不经过大脑便脱口而出,“我喜……”

“嗯?”许墨微微侧头,你突然发现你们现在的姿势很暧昧,你几乎是被他圈在怀里,“怎么了?”

你突然清醒过来,眼前的许墨比起那个不可靠近的许墨更像是你梦里的那个他,你做梦都想拥有的那个他,可是如果你此刻向他表白了,是不是有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他这一面,是不是就像那个助教一样,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眼前的机会了?

他曾经说的特别,到底是不是真的?

“谢谢你。”你往后退了两步,脱离了他暧昧的包围圈,他的气息一下子离你远去,让你有些不舍,却不得不割弃,“许墨教授。”

可是许墨并不想让你逃离,你退一步,他便进一步,直到你抵在墙角,无路可退,他才悠悠然地开口:“你是年少的欢喜。”

那是你写在包裹巧克力的锡纸上的句子,隐藏的很深,除非仔细去看,不然根本发现不了,而且即使发现了,也不一定能理解其中真正的含义。

这就是你对许墨的那份暗恋的感情,包裹再包裹,隐藏再隐藏,想要被看见,却又不想被发现。

你侧过头,不予回答。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悠然。”许墨并不打算让你逃避,从你走进这个办公室起,他便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你根本无处可逃,“在情人节收到礼物的男生,若是接受对方的感情,变会在白色情人节回馈一份赠礼,你已经收下我的礼物了。”

“你好……狡猾。”你知道自己肯定已经从脖子红到了耳根,你的心在短短的时间里已经在天堂和地狱来回了好几趟,现在正不受控制的想要蹦出胸膛,“你又怎么知道我会在情人节送你礼物。”

“别人看不出来,不代表我看不出来。”许墨的声音如同恶魔的诱惑,又如同天使的低语,“我说过,你在我眼里是特别的。那么特别的存在,我怎么舍得不去多加关注呢?”

“你从一开始就在耍我!”你恼羞成怒地推他,想要从他的包围圈里挣脱,“你明知道……明知道的!”

“我知道什么?”许墨将手臂收紧,终是将你抱在怀里,“在巧克力的包装纸上写下的这句话,你想我知道些什么?”

不能说,说了就是彻底被困死在这个圈套中。可是你听着从胸膛那传来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如雷鸣般轰动,不知道是你的,还是许墨的,亦或者是两者交缠在一起的。

“你是年少的欢喜……”你的声音越来越低,低到最后只有自己能听清了,“喜欢的少年……是你。”

“我喜欢你。”许墨将你搂的更紧了,你听到他的声音,便不再犹豫,回抱了他,“我喜欢你,悠然。”

明知道无法得到回应,却无可救药的喜欢一个人是痛苦的。

可是若是得到了回应呢?那么又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你心中的喜悦呢?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是在你拥抱你暗恋的人时,他将你抱得更紧。




难得抛弃了不可描述的事情想写一下学生时期青涩的暗恋

结果好像描述失败了呢……

果然我还是不太适合写这种纯纯的感情戏?

文字的掌控力还是不够啊

评论 ( 1 )
热度 ( 11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