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恋与】【许/李/周/白X你】失恋

许墨
“许墨,我失恋了啦。”你敲开许墨的大门,在对上他那双略带讶异的双眼时哽咽地说道。
“即使是失恋,也不要跑去淋雨啊。”许墨将湿淋淋如同被抛弃小狗一样的你拉进到沙发上,丝毫不介意你将他干净整洁的沙发弄得一团糟,“会感冒的。”
你看着许墨走进浴室,给你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仔细地擦干湿透的头发,他的动作很温柔,如同在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品。
这让你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你说我到底哪里不好,为什么他就那么绝情地抛弃我。”你扑到许墨的怀里,将眼泪鼻涕一股脑地蹭在了他的白衬衫上,“那个女生又没有我漂亮,就胸比我大了一点而已……”
许墨并没有在意你弄脏的衣服,而是用手摸了摸你还有点潮湿的头发,思考了一下开口:“从科学的角度来说……”
“你不要跟我讲道理。”你哭的更凶了,如同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我不管我不听。”
“好好好。”许墨也拿出了哄小孩的态度对你,“你一点也没错,是他瞎。”
“别哭了,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
“我去给你泡杯茶,不要冻感冒了。”
你紧紧抓着许墨的衣服,不让他离开,一副你敢走我就跟你急的样子瞪着他。
“你让我该那你怎么办。”许墨看着你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的眼泪,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他用手指勾起你的下巴,低头吻上了你的唇。
蜻蜓点水的亲吻如同轻柔的羽毛拂过你的嘴唇,还来不及留恋那触感就已经消失不见。
突如其来的吻让你愣在了原地,呆呆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终于不哭了。”许墨勾起嘴角,将你拉入怀里,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你能清晰的听见他的心跳声,一点都不比自己的跳的慢。
“他们说,治愈失恋有两个方法,一个是时间,一个是新欢。”
“我有很多时间等你,所以,你要不要跟我谈恋爱?”



李泽言
“你在这里做什么?”李泽言坐到你身边的时候,你已经喝得有点神志不清了,但是还是勉强能认出身边这个黑着脸的人是李泽言。
“喝酒啊。”酒能壮胆,更何况是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你,已经可以无视李泽言给你施加的压力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我是问你为什么喝酒。”李泽言夺过手中刚斟满的酒杯,不想让你继续喝下去。
“你干什么啊?”你站起来想要拿回李泽言抓在手里的杯子,却一个不稳跌到他的怀里,“这是我花钱买的,你要喝自己买!”
“别喝了!”李泽言看着在他怀里挣扎着想要够到他高举的酒杯的你,一气之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难喝。”
你“哇”地一下哭了出来,一边哭一遍往李泽言胸膛上锤,“我失恋已经够惨了,为什么老天还要派个李泽言来折磨我啊,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接着你无视李泽言黑的如同锅底一样的脸色,一把将眼泪鼻涕蹭在他价值不菲的西装上,然后掏出钱包将里面的钱掏出来拍在柜台上:“再给我拿酒过来。”
李泽言发现跟你这个醉鬼无法沟通之后,一把将你扛起来带离了酒吧,然后把你塞进车里。
“放我下去!李泽言,我告诉你,你这是强抢民女!”你挣扎着想下车,可是李泽言已经发动了车子,你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街景,认怂地没有开车门跳车。
“你刚刚说,你失恋了?”坐在后座的你看不见李泽言的表情,只能从语气猜测出他的心情不好,他在因为什么而生气?
是因为自己失恋买醉?还是说弄脏他的西装?还是因为她失恋这件事情?
李泽言打开车窗,夜风吹在你的脸上,让你稍微清醒了一点,也让你意识到你之前是用什么语气跟眼前的总裁说话。
“是啊。”你乖乖地坐在座位上,手指绞着裙摆,认真思考怎么认错会死的没那么惨,“他嫌我穷,说我的公司都快破产了挣不了几个钱,说我们门不当户不对。”
“他就这么说你?”
“李泽言,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啊……”一回想到那段失败的恋情,你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到现在为止都一事无成。”
“谁说的?你当我投资的那五个亿是玩玩而已?”
“什么……意思……”你有些不理解地看向他,可是隔着椅子你什么都看不见。
“我看上的人,可从来没有差过。”李泽言头也不回地从前面扔了一样东西给你,你接住一看,是一张黑卡。
“心情不好就去购物吧,刷我的卡。喝酒伤身。”



周棋洛
“薯片小姐,你怎么了?”
你从来没想过,在你狼狈地躲在街角哭的时候会遇见周棋洛。
你抬头看向戴着口罩墨镜仍然闪闪发光的周棋洛,再对比眼睛都哭肿了的自己,有些难受地将脸重新埋在手臂里。
“我失恋了。”你闷闷地说道,当时受到的打击太大了,你想都没想就找了个地方蹲着哭,以至于现在路人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周棋洛没说什么,反而拿起手机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说要请三天的假。
“去散心吧,薯片小姐。”周棋洛将你从地上拉起来,你的双腿因为保持同一个姿势太久而变得麻木,你站不稳地扑到他的怀里。
“将一切都放下,我们去玩吧。”周棋洛将你抱紧,一点都不在意他的衣服被你弄脏,“我跟你。”
这个世界上,有人能拒绝来自周棋洛的邀请吗?至少你做不到。
因为只有三天的时间,你们并没有去很远的地方,而是在离你们城市不远处的海边小镇住了三天。
小镇虽然不大,可是镇上的美食却多到让人眼花缭乱,你跟周棋洛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将它们全部尝过一遍。
美食能让人暂时忘记烦恼,若是不能,那就再加上周棋洛那张帅的惊为天人的脸。
“呜哇,胖了三斤!”你看着秤上显示的数字,哀嚎着倒在床上翻滚。
“呜哇,我也胖了三斤!”周棋洛地哀嚎紧接着响起,“完了回去要被骂了!”
“我们去海边走走吧!”你看着躺在隔壁床摸着肚子满脸绝望的周棋洛,提议道,“虽然聊胜于无,总比躺在床上养膘来得好。”
夕阳将海水染成橘黄色,也为眼前的周棋洛渡上一层金黄色的光,你看着他的背影,再回想到那个曾经将你残忍抛弃的前任,心里的悲伤被冲淡了不少。
一个明星能为你丢下工作,不顾体重,只为了逗你开心,你还怎么舍得难过呢?
“薯片小姐,你要记住哦。”在你低头沉思的时候,周棋洛已经走远了,你抬头,正好他转过身看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周棋洛永远都会陪在你身边。”
夕阳落在他的身上,此时此刻的周棋洛就像上天派来的天使一样闪亮动人。
“所以你不要难过了,好吗?”



白起
“喂,怎么了?”白起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你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你本来就抱着他不会接电话的想法打给他的,所以一时间不知所措。
“你怎么了?”白起倒没有不耐烦,只是重新问了一遍。
你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你哽咽着对他说道:“学长,我失恋了……”
“喂!白起你去哪里?”你听见电话传来了别人的声音,是他同事在喊他,“就这么罢工了?”
“我现在过来,到了给你打电话。”过了一会你才听到白起这么对你说。
“学长,我是不是打扰你工作了?”你其实只是想听听他的声音,并没有想到他居然丢下工作来找你,“其实我不要紧的……我……”
“你的事都不是小事。”白起打断了你的话,认真的说道,“你现在穿衣服,我很快就到,记得穿厚一点。”
你听着话筒传来的忙音,知道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向自己赶过来,你赶紧去厕所洗了把脸,按照白起说的找了一件稍微厚一点的外套穿上。
“下来吧。”
你走下楼,白起靠在一辆根据警车改装的摩托上,看到你的身影,将手中的头盔抛了给你,“上车。”
这是你第一次看到白起使用交通工具,平时的他都是飞来飞去的,不过,跨坐在摩托车上的他看上去特别帅气。
“抱紧我。”你刚坐上去,白起便拉住你的双手环在他的腰上,发动了摩托车。
即使隔着衣服,你依旧能摸到白起那结实的小腹,以及分明的八块腹肌。
狂风在身边呼啸而过,白起开的很快,看着身边飞速倒退的街景,你有些害怕地将他搂的更近。
在呼啸的风声中,你隐约听到了白起的轻笑声,以及那句“别怕”。
你们很快就到了目的地,白起率先下了车,看着迟迟没办法从车上下来的你,将你,笑了笑,然后将你打横抱起,走向海滩。
“我自己能走啦!”你在他怀里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
“你不是腿软了吗?”你不算轻,可是白起却能将你轻松地抱起,然后在沙滩上放下你。
“我还以为学长你会带我飞呢。”你不好意思地转移了话题。
“再等一会。”白起看了看时间,然后对你说,“时间还有些早,你先睡一会。”
你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可是靠着白起,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闭着眼,你就睡着了。
再度醒来的时候,白起已经抱着你飞到了半空中。
你还没来得及害怕,便被眼前的风景吸引住了。
初生的太阳突破了海平线缓缓升起,晨光将幽蓝的海水染成金黄色,海鸥从身边飞过,洒落的羽毛落入海水中,随着起伏的海潮往岸边漂去。
“好漂亮。”你抬头看向白起,他的双眼映着阳光,如同宝石一样熠熠生辉。
白起低头看向你,直到你怀疑是不是刚才睡觉流了口水或者脸上有什么脏东西的是,他才说道:“是啊,很美。”
“他们说看美景会让人心情舒畅,所以我想把最美的景色跟你分享。”



ps:有你们就够了哪里还会爱上别人啊!!!

评论 ( 12 )
热度 ( 46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