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爱

即使写不好,也想表达喜欢这种感情。

© 陌小爱
Powered by LOFTER

【FGO】【 帝韦伯】飓风 - 贰 -

前文: - 序 -   - 壹 -


在得到了亚里士多德的承认之后,留在这个地方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未知的节点,无法确认的目标,不知是否存在也不知身在何处的圣杯,对于韦伯来说,这是一次不知目的灵子转移。

既然不知道目的,那么就代表着一直待在这个节点的可能性。

虽然很无奈,可是韦伯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不过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若是能避免战斗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若是不能避免,借用孔明的力量也是可以勉强逃脱的。

唯一让韦伯感到不爽的一点就是,作为君主埃尔梅罗二世的自己,居然被迫重返课堂,作为一个学生与其他学生一起上课。

身为Servant被赋予了在降临的同时便立即了解当地的语言这项技能,而且还依靠着庞大的知识量立于时钟塔教师讲台的自己,怎么说都不像是要上课的样子,可是在亚里士多德的压迫之下,只能乖乖回到课堂上。

在一开始的时候,韦伯不是没有尝试着去联系自己的Master和罗曼,可是无论是通过自己的现有知识或者是通过亚里士多德庞大的资料库所寻找到的资料,他依旧找不到回到迦勒底的办法。

久而久之,便随遇而安了。

所有的偶然都有着它的必然性,既然自己是因为一个意外来到了这个节点,那么就必然会有自己非来不可的理由。

至少韦伯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我说你啊。”在骑术课程上被坐骑颠簸得半死的韦伯,在从马上掉下来的瞬间被幼帝稳稳地接住了,“我以为经过老师的教导你的骑术会稍微好一点,结果还是从马背上掉下来了吗?”

马术训练是韦伯和亚历山大唯一相同的一门科目,所以幼帝见证了他无数次从马背上摔下来的情景。

“我是军师……”韦伯有气无力地为自己平反着,即使这并不能改变什么,“骑马这种那么野蛮的运动根本不适合我啦。”

“明明就是你太弱了。”亚历山大毫不留情地拆穿他一点可信度都没有的谎言,“我发现你和其他人相比体力明显更差诶。”

“胡说。”因为腿软而只能靠在幼帝身上才不至于让自己跌倒的韦伯哼哼道,“明明是因为你们根本就不是人,怎么有可比性嘛。”

作为神之子,幼帝亚历山大的容貌绝对是上乘的,韦伯也曾经因为他不经意的笑容而感觉到怦然心动过,当然,一旦联系到他长大后的样子,那份心悸就立刻变成了顿胸捶足。

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将这个红艳美少年变成那样的!简直是暴遣天物啊!

看到韦伯那副已经将体力彻底透支的模样,亚历山大觉得他似乎已经无法将课程继续下去,只好提议道:“要不今天就到此为止?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行啦。”韦伯发出哀嚎,亚历山大都能看见那双眼睛里有泪花在闪烁,“如果不能完成那个老不休布置的任务,下节课他会给我加倍的!加倍啊!”

仅仅只是基础练习量就已经让韦伯叫苦不迭,在加倍的话估计他要一个星期都下不了床。

“你就不能好好叫老师吗?”

“是他自己不让我叫的。”严格来说,称得上韦伯的老师似乎只有初代埃尔梅罗,虽然亚里士多德的才能足以让韦伯称他为老师,可是他本人却不愿意接受 这个称呼。

其原因,大概是与他体内的诸葛孔明有着脱不开的干系吧,即使他极力隐藏,可是还是让亚里士多德看出了一丝端倪。

亚里士多德让韦伯最忌惮的一点就是这里,即使接触了那么久,他依旧不知道他到底摸清了自己多少底细。

“还差多少啊?”

“还有一套基础练习啦……”耐力一直是韦伯最差的一项能力,魔术回路虽然能强化别的地方,却无法强化耐力,正是因为无法强化才要加强练习,看穿了这一点的亚里士多德每次都会在这一方面给韦伯布置超过他能力范围的练习量。

“真拿你没办法。”亚历山大将宝马唤过来,将身体虚软的孔明扶上马,然后再他支撑不住几乎要摔下来之前翻身上马,将他的身体支撑住,“我帮你一把吧,军师。”

幼帝将弓箭塞到韦伯的手里,用双腿夹住马腹让它保持移动,然后紧握着韦伯的手将弓箭抬起,用自己的力量指引他拉弓。

因为这个姿势,韦伯的后背紧紧贴着亚历山大的胸口,他能感受到他胸膛因为呼吸而上下起伏,也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轻拂在自己的后颈上。

“集中精神。”似乎能感觉到韦伯的分神,亚历山大提醒道,韦伯顺着箭头的方向望去,他的手被幼帝的手包裹住,拉弓的力道也只用了一成,力道全部掌控在幼帝的手中。

在韦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亚历山大松开了手,他只听到离弦之箭划过空气的声音,然后就看到箭稳稳地刺入靶心。

“看清楚了吗?”亚历山大的声音在韦伯耳边响起,鼓动着他的耳膜,让他根本没有办法专心。

“没有。”

“那就再来一遍。”

靠在亚历山大怀里的韦伯将体重全部压在幼帝身上,这让他轻松很多,在他的指引下,最后一组的练习几乎不怎么费劲就完成了。

“送我回去吧,亚历山大。”即使与成年后宽阔的胸膛不一样,幼帝的怀抱依旧让韦伯感受到安全感,“我腿软了。”

“就你这个样子,怎么上战场打仗?”亚历山大虽然感觉到了无奈,可是还是没有将韦伯赶下马,“敌人随随便便就能将你砍死。”

“你会保护我的。”这并非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就像是圣杯战争中无数次战役一样,伊斯坎达尔总是能将坐在他身边的韦伯保护好。

“哦?所以你是要成为我的军师吗?”

“只要你成为王,我便追随你。”或许是因为过于疲惫,韦伯的声音开始变的模糊不清起来,“永远……效忠于你……”

亚历山大看着靠在自己怀里,呼吸逐渐平稳的韦伯,说道:“一言为定。”




最近好忙好忙,更新可能会很慢很慢,但是争取一抓到时间就码文

虽然宁愿躺在床上也不愿意起床开电脑才是现状

但是我会尽力的啦!

说起来在三藏池里歪出了狂兰的我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评论 ( 2 )
热度 ( 65 )
TOP